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红豆生南国1

写写自己心中的楼诚。
那个年代的历史厚重感我的笔力实在是写不出来,只好借道现代,写一写两个人的天荒地老。
冬日天寒,暖一暖你我。


红豆生南国1


“可以帮我画一幅财神爷吗?”
阿诚听见这句话,实际上是懵逼的。
眼前如春花般明媚绚烂的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声音里透露出一丝腼腆。
阿诚在这人来人往的过街天桥上卖画已经有小半月了,人们多是要求画自己的肖像,有时候也要几幅风景,再不济也是静物,阿诚第一次遇见要求画一幅财神爷的。
有些好奇的同时,也觉得蛮有趣。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这为什么要画财神爷啊?”阿诚一边动笔画起来,一边忍不住询问。
小姑娘脸有些红,小声说道“那个,我暗恋的人是搞经济的。”
“噗。。。”阿诚忍不住笑起来,觉得这小姑娘的脑回路也是曲折。
阿诚把画递给小姑娘,看着她心满意足的走了。
自己心里又有点心潮起伏,所以,搞经济的果然应该是挂个财神爷比较好吧。
阿诚这么想着,已经下意识的又铺好纸笔,准备再替明家某个搞经济的好好的画一个财神爷。

现在已是黄昏光景,天桥下是川流不息的车海,汽车引擎声轰鸣而过,虽然嘈杂,却给人一种真切活着的充实生动感。

“嘀!嘀!嘀!”阿诚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声简单的提示音,却勾起了这位标准美男子的笑容。
阿诚小心翼翼的把刚刚完成的画作收起来,背起自己的画夹,快步走下天桥。

路边停着一辆劳斯莱斯。
在黄昏已临,夜晚将至的光景,每日准时等候街头卖画的明诚。
然后明诚弯着形状极美的唇,钻进车里。
跟着车里的人,欢快而迅速的隐没在天桥上众人的视线里。


他们去哪啊?
他们要回家。

评论(14)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