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红豆生南国5

本来想接着写明总裁出差之后时候的事,然而酝酿了一天也没有什么灵感,所以我就这样任性的暂时跳过了,以后想起来什么好点子再补上。

谢谢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天使们,我受到了非常大的鼓舞(˶‾᷄ ⁻̫ ‾᷅˵)

楼诚继续,继续。

________________
红豆生南国5


明诚觉得大事不妙!
卫生间的水声还在哗哗作响,今天心情不错的明总裁正在洗澡,偶尔从卫生间里还传来两声不成调的曲子。

明诚看着从明总裁西装兜里翻出来的安全套,彻底陷入了沉思。

明诚和明楼于房事上虽然有的时候挺没边的,但是因为家中一般都有人,所以只在房中胡来。这也就是说,套套平时都是放在固定的地方的。明楼的东西基本都是阿诚打理,所以这绝对不是家中的东西,那么,这个安全套是哪来的?

明诚脸上阴晴不定。
阿诚高中毕业,高考完的假期被明楼拐出去美其名说毕业旅行,然后就拐着拐着拐上了床,明楼也终于完成了养成大业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自那之后,小明就开始了受虐的单身狗闪瞎日常。

阿诚一般不太查岗,一来他有自己的课业可忙,二来他对明楼十分放心。然而,今天这个包装浮夸的安全套却让阿诚心中警铃大作!

好啊,明楼啊明楼,你在外面还给我玩野路子是怎的!明楼的西装在阿诚手下变了形状。
明诚盛怒之下,智慧仍存,知道对待明楼这样狡猾的敌人,不能用武力解决还得靠智取。
要是他拿着这个安全套质问明楼,他相信明楼一本正经说瞎话的能力能够重新攀爬到新的高度!
思前想后,阿诚决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借鉴伟大领袖的智慧把明楼和贼人一举拿下!

明楼擦干出来,就看见阿诚侧着身子背对着他的方向坐着,周边的空气都在说着,别惹我,我怒气值武力值现在都是MAX!

明楼咽了咽口水,规规矩矩的坐到另一边床,弱弱的问了句“阿诚啊,睡吗?”

“睡!睡什么睡!你明总裁白天还没睡过瘾吗?我去看看明台!”说完留下一脸懵逼的明长官,摔门去了小明的房间。

明总裁“……”(꒦໊ྀʚ꒦໊ི )

阿诚去厨房倒了杯牛奶,然后拿去了明台房间。
小明还在苦逼的做着作业,看见阿诚满脸笑容的进来,顿时要哭了。
“阿,阿,阿诚哥,这些题我都会,我真的都会!你千万别来辅导我,去陪大哥,去陪大哥!”
明诚无害的一笑,把牛奶放在明台的桌子上“乖,把牛奶喝了。”
小明不敢不从,在这个家里,大哥是他的天敌,阿诚哥是大哥的天敌,他只有在大姐在时才能有一片虚假的繁荣。然而,快乐都是短暂的。
明台一脸乖宝宝样的喝牛奶,阿诚满意。“明台啊,我问你,你大哥最近身边有没有奇怪的人啊?”
“啊咧?”明台歪了脖子,眨眨眼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啥叫奇怪的人啊?”
“就比如说一看就很,很那个的那种!”
“哦!就是很骚浪贱的人啊?”小明秒懂。
明诚扶额,忍不住还是使劲敲了一下小明的头“你天天都跟谁学的这些话!”
“我老师啊!”
明诚考虑应该给明台换个学校了,然而他不知道最近几天明镜下令公司里的王天风给明台吃小灶。
“所以,到底有没有?”明诚挑眉。
明台觉得他的机会来了,明楼啊让你平日里对我作威作福,呵呵,苍天饶过谁!
“阿诚哥啊,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可是你都这么问了,我可就得跟你说说了,毕竟我不想看你吃亏。我现在放了学去大哥公司,总不见他在,你说说,还没到下班时间他能去哪啊?”
阿诚沉默了。
“阿诚哥,你千万别跟大哥说是我告诉你的啊。”
“放心吧。我看你也说了这半天话了,耽误了功课不行,今晚上把剩下的那几套卷子都做了吧!”明诚阴沉着脸走了出去,把房间还给了悲喜交加的小明。

阿诚回到房间,就好像刚刚吃了火药的不是他一样,蹭到明楼身边,用手臂戳戳他,语气极其温柔的说“老明啊,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公司吧。”
“你不是都不爱去的吗?怎么又想起来要去了?”明楼奇怪。
明诚心里冷笑,哼,这是心虚了吧,不想让我去啊。面上仍是笑笑的“我这不是想多陪陪你嘛,就这么定了啊。我先睡了。”说完留给明楼一个不容反驳的后背。

第二天,明诚果然跟着明楼去了明氏集团的大厦。
明诚从进门开始,就没放弃用堪比雷达的眼睛认真的扫视了每个靠近明楼三米内的人。公司的员工知道他是明家二少,也不奇怪,就是觉得这俊秀青年的眼神可够奇怪的。
明楼一上午倒也安分的处理着文件,阿诚从他办公室摸出去打探敌情。

第一站就去了楼下的市场部主管梁仲春办公室。
“梁哥,最近忙吗?”阿诚和梁仲春还算有些交情,当时梁仲春升职,阿诚也算是某种程度上吹了枕边风。
“哟,这不是阿诚兄弟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这是?”梁仲春夸张的笑笑,心里估摸着阿诚来这的原因。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听说最近公司有点风言风语。” 阿诚眨巴眨巴大眼睛。
“风言风语?关于谁的?”梁仲春倒是有点心虚,莫不是自己和秘书那点事。。。!
“说我大哥的。”
“哎哟,阿诚兄弟,这公司乱嚼舌根子的人可多啊,要我看,这汪曼春和明总裁那肯定是清白的,你可别乱信啊,就算是汪曼春有什么心思,那咱明总裁也不能够!”
阿诚本想诈他一诈,没想到还真让他套出来一个名字,汪曼春!阿诚暗暗磨了磨牙。

从梁仲春那里出来,明诚摩拳擦掌,准备回去整治家风!没成想,正好碰见王天风。王天风叫住阿诚“明诚,我这里有份文件,你帮我一同拿给明胖子,我就不上去了。”
“你怎么不自己送?”明诚翻了个白眼。
“我昨天去送了,明胖子不在。而且,我也懒得去他办公室,闹眼睛!啧啧啧”王天风语气里都是鄙夷。
“闹眼睛?”明诚灵敏的嗅觉已经蠢蠢欲动。
“不是我说啊,明胖子这个岁数也得检点一下了!天天跟小秘书眉来眼去的这老脸得往哪搁!”
明诚转身就走,临走时还没忘把文件夹拍回王天风身上。
明台从楼梯口探出头来,悄悄跟王天风比了个yes.


阿诚直接去了秘书处。汪曼春是明楼的师妹,回国后找工作就来到了明氏,工作能力十分超群,明楼见她可用,便留在身边做了秘书。
阿诚使劲推开秘书处的门,忽视其他人的目光,面不改色的道“谁是汪曼春?”
“汪,汪处长去了总裁办公室。”角落里有人弱弱的回答他,阿诚一听更加生气,这时候脑袋里还有个鬼计策。

阿诚推开明楼办公室的门,就看见汪曼春笑嘻嘻的站在明楼办公桌旁,和明楼讲话。
阿诚气冲冲走过去,不待明楼反应过来就把手伸进他的西装口袋里,掏出来那个包装浮夸的安全套。
明台和王天风悄悄趴在在门口等着看热闹。
“汪曼春,我问你,昨天下午你是不是和明楼在一起?”
明楼刚想开口说话,明诚瞪他一眼“你闭嘴!”明楼只好把话又咽进了肚子里。
“是啊。”汪曼春眉梢一挑。
“好,那我问你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明诚气的直抖,指了指手里的套子。
“这个能是怎么回事。”汪曼春柔媚的一笑,还冲着明楼飞了个媚眼“当然是我亲自送给我亲爱的师哥的”。
明楼扶额,都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阿诚瞬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得愣在原地。脑袋里嗡嗡直响,一丝一丝的委屈从心底里慢慢缠上来。
明楼见他红了眼眶,知道再这么下去要出事,赶紧走过去,想要安抚一下他,却被阿诚甩开,“明楼,我要,我要跟你分手!”
明楼一听这话知道小祖宗是真着急了,也顾不得欣赏他这梨花带雨,为自己吃醋的绝美神色,赶紧解释道“阿诚啊,你听我跟你解释啊。”
“我不听。你就说你昨天下午去哪了?”
“我去了宜宾酒店。”
“你,你看你,你终于承认你去了酒店!”
“不不不,我去的是酒店的礼堂。”
“好啊,明楼,小房间不够你折腾的是吧,还去礼堂,你还要不要脸啊!”
“你想哪去了!我去参加的是讲座!”
“啊?你骗人,你去参加讲座,怎么人家美女还给你安全套啊,你当我三岁小孩啊!”
“我去的是艾滋病预防讲座啊。所有参加讲座的人都免费赠送避孕套一个,轮到我这没有了啊,曼春就把她的给我了。咳,毕竟我们用的上嘛。”
“……”明诚扭头看汪曼春,见她一脸看好戏的神情,还有猫在门后的明台和王天风,别以为我没有看见你们啊!


阿诚发誓他再也不想来公司了。

-----------------------这是可爱的分割线


“明楼啊,曼春姐真是挺好挺优秀的。”
“嗯。你想说什么?”明楼翻了个身,一把搂住阿诚。
“我就是觉得她在秘书处屈才了。”阿诚眨眨眼睛。
“。。。行,那让她以后去营销部。”
“嗯,人才必须得得到充分的利用。”阿诚一本正经的点点头,然后抱着明楼的胳膊香甜的睡着了。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呜呜呜。。。(꒦໊ྀʚ꒦໊ི ) 泪目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