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情人节特辑】【楼诚】思君醉了

一个表白梗。
毕竟今天是个好日子。
祝单身狗们在楼诚文里找到幸福。

在此,特别鸣谢小明!
正是你的总被闪瞎和随意受欺凌,才有了我们更加和谐幸福的楼诚圈。
谨以此文送给那些年明家闪瞎担当,明台。
看到你的哥哥们这么幸福,你还好意思抱怨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明楼一喝多,就喊阿诚的名字。
不管时间地点,也不看谁在旁边,很有些不分青红皂白做昏君的意味。
当年戴局长宴请他,他一个没把握喝多了,剩下的后半段饭局,都是在他一声接一声的“阿诚,阿诚呢?阿诚在哪?”度过的。
为此,阿诚在军统很是出了一把名。

于是明长官颇好男风的事情也就传了出来。

“明长官,这下好了!现在都没人敢给你送美女了!”阿诚倚坐在明楼的书桌前,手里捧着个苹果,嘎吱嘎吱的吃起来。
明楼闻言放下手中的报纸,轻笑道“我这不是有你了,还要姑娘干什么?”
阿诚翻了个白眼“哎哎哎,别介啊,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就是怕喝醉了再透露出什么,确认我在旁边以免出大乱子。非搞出一副用情至深的样子,喝多了还得演!”
明楼浅笑一下,不再说话。
心里却轻轻叹了一下。

明台在王天风那里毕了业,回到上海来。
明家举家欢庆,家宴上,一家人说的高兴,明楼免不了又喝的多了些。
阿诚满以为在家里明楼应该是不用装了。
谁曾想明楼又开始满嘴的“阿诚,阿诚,阿诚在哪?”
明诚吓了一跳,赶紧扶明楼回房休息。
“大哥,你还好吗?”阿诚把明楼安置在床上,自己站在床边有些手足无措。
明楼闭着眼睛沉默半天。阿诚都以为他睡着了,转身要离开,才听见明楼沙哑的声音“阿诚啊,我喝多了”
“我知道。大哥,头疼吗?是要吃药吗?”阿诚轻轻的问,偌大的房间里两个人的呼吸变得清晰可闻。
“阿诚啊,我喝多了。”明楼从床上坐起来,阿诚立在床侧,床头灯暖黄色的灯光,把两个人筛下的影子细细碎碎的织成一片。
明楼去拉阿诚的手。
阿诚往回缩了一下,明楼又赶紧拽过来,又嘟囔了句“阿诚啊,我喝多了。”
阿诚不动了,任由明楼拉着。
明楼握了一会儿又从床上站起来,他没有穿鞋,光着脚踩在地板上,阿诚想提醒他地上凉。
话没出口,明楼却吻了上来,阿诚愣了一下,然后用力的回吻过去,阿诚咬着明楼的舌头,像是饿了一样。
明楼被他咬的吃痛,连忙拉开阿诚,然后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阿诚鬼使神差的笑起来。
阿诚看他笑,舔了舔嘴唇,道“明长官,我也喝多了。”
明楼点点头,解开两颗衬衫扣子,再次把阿诚拉进怀里,悄声问“怎么样?喝醉的感觉好吧?”

“装做醉酒,然后乱性是最下等的借口。”阿诚喘着气,想努力制止明长官放错地方的手。

“可是我是真的醉了啊。”明长官理直气壮。

--------------------------
“明台啊,你今天晚上没事就别出去了。”明楼放下手中的报纸,更去厨房拿牛奶的明台讲话。
“为啥啊?大哥有事啊?我晚上约了曼丽去看电影了。”
“电影有什么好看的,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大哥还想跟你再好好的喝一顿,咱俩不醉不归!”
阿诚“……”
明台“……(꒦໊ྀʚ꒦໊ི ) ”(宝宝心里苦,宝宝说了也没用)







评论(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