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楼诚】给哥哥们的一封家信

看见过楼诚互相给予对方的书信,但是很少见到小明的。
于是开了个小明这个整天被虐的第三方视角的脑洞。
私设为,抗战胜利后,楼诚向明镜坦白关系,明镜不同意,明楼无计可施便带着明诚去了巴黎。

因为相爱,所以无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亲爱的大哥、阿诚哥:
上次给你们写信已经是五个月前的事情了,上海也迎来了阴冷的冬天。我记得阿诚哥肩上有枪伤,还好你们没有在上海,不然这样的天气恐怕对他来说太难熬。
巴黎那边最近的天气还好吗?阿诚哥上次在信中说大哥头疼的老毛病好像又加重了些,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不能拖。前一阵子找了我的同学,是神经方面的专家,他给介绍了些特效药,我附在这封信的后面,你们记得去找靠得住的医生询问一下,赶紧抓些药来吃。
对了,大哥,阿诚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下个月要结婚了。曼丽是个好姑娘,我一定会好好对她。大姐这几天为了我结婚的事情忙里忙外,一边嘟囔着,是上辈子欠了我的,要这样给我劳心劳力,一边又整天笑的合不拢嘴。
所以,你们俩,下个月,能回来一趟吗?
那个,当然了,你们不回来也没关系,我和曼丽度蜜月的时候就改道巴黎去看你们。不过,大姐其实也是盼望的。
这么长时间了,她嘴上不说,其实心里早就后悔了。好几次,我都撞见她在自己房里看着你们俩的照片,偷偷的抹眼泪呢。家里过年过节,你们俩的位置也是不许坐人的,都给你们俩留着。好几次大姐回了家,糊涂了,张口就叫“明楼,阿诚!”,我在楼上听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还有一件事,我忘记汇报了。大哥你可千万不要打我。上次阿诚哥的回信,我没藏好,被大姐发现了,于是信就被没收了。我想着,你生病的事情大姐应该是知道了。大哥啊,阿诚哥,我知道你们之间情深似海,可是啊,当初一走了之是不是还是太冲动了呢?
我这快要结婚了,就更加的体会到有了爱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咱们都是从战争年月走过来的,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哪怕是有一分希望能和挚爱相守,就绝对不会放弃。为此,我一直支持你和阿诚哥。可是看着大姐日渐憔悴,我又忍不住想,平常人家弟弟和爱人私奔了,这是剜了做姐姐的一块心头肉,尚且疼痛难忍。可是咱们家呢,你和阿诚哥一起远走高飞了,这是硬生生剜了大姐两块心头肉啊!
你们俩不知道,在你们刚走的那几天,大姐她甚至一天要去好几趟火车站,在那一待就是好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盼什么。她是气你们俩要让明家绝后,可是她更是心疼你们将来路不好走啊。
以前的惹祸精明台现在已经要为人夫了,不久还要为人父。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大姐,好好照顾明家。
对了,我还想跟你们说说我老师的事情。我猜想,我觉得,我怀疑,王天风可能大概应该是对咱大姐动了心。(友情小提示:看到这,拜托阿诚哥一定要死死按住我大哥,把他手边不论大小规模杀伤性武器都收起来)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啊?大姐终归要找个疼她的人好好照顾她,咱们才放心的。只是,你们说,我老师能行吗?
我现在真是没了主意,我好想你们俩回来啊。这样我还能继续做那个什么都不用考虑,天塌了有哥哥们顶着的无忧无虑的小明啊!我还想被无限制的闪瞎,被大哥欺负,被各种滚出去,被煮面条,然后再被大姐实力偏袒。。。
大哥,阿诚哥你们俩现在过得幸福吗?算了,我知道我这句话问了也等于白问,两个二三十岁就开始了五六十岁夫妻模式的人,哪有不幸福可言?这下子,我倒是羡慕你们身边可以天天被你们俩闪瞎的人了。
我那日见大姐望着你们俩的那幅《家园》出神了好久,我猜她也是想知道,你们俩现在有没有建立这样一个家园?更重要的是有没有在这个家园里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我想只有你们俩个回来,让大姐看看,才能彻底解决她心中的这个疑问吧。
我这啰啰嗦嗦的也说了一整篇了,曼丽催我去洗漱。呀,她刚刚告诉我,大姐把家传儿媳的玉镯子给她了,哈哈,阿诚哥你得不到喽!想要吗?想要的话,回来吧,和曼丽抢。
我想着,大姐那么疼你,肯定最后还是给你。

弟 明台





------------------------
写的我自己肝疼。
我唯有祝愿,唯有祝愿。













评论(1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