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知乎体】【楼诚】人这一生必须要思考的几个问题

其实我最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因为很多重要的决定要赶紧做。
希望大家和我都能思索明白。
谢谢。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明诚 霸道长官我来爱

谢邀 @我是明家可怜台

看到这个问题,我的脑海里已经开始浮现出我家先生一(dao)本(mao)正(an)经(ran)的神情。

他这一辈子虽然霸道,但是在关键问题上从来不过多的干涉我,而是让我充分的思考,然后做出选择。

哦,你们说他民主啊,呵呵(´⌣`ʃƪ),我盐汽水喷你一脸。
他只是胸有成竹,在他的影响下,我必然会做出他所想要我做出的选择,也就是他所谓的正确答案。

然而,人这一辈子,很多时候往往并没有所谓的正确答案。

先生让我思考的第一个人生问题是: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在他那里有无数的备用答案,他从来没逐字逐句的告诉我,然而他在进行着无耻的思想渗透。他的“和平演变”从不在大段的对白里,而是从来润物细无声的包含在他的推荐书目中。

我知道,他是想让我当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的。但他不想让我当英雄。

他也许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矛盾。只能在讲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时候,哽咽住,然后又戛然而止,并不过多解释。

我知道,他自己想为这个国家死一万次,但是却不舍得让我死一次。

他说,阿诚啊,学问好的人于我积贫积弱的民族有大益处,开启民智,这是万世之功。

他说,阿诚啊,实业救国也可算做一条正路,我国之经济命脉终究要握在我国人自己手里,断不可让外寇玩弄于鼓掌中。

他告诉我报国有千万条路,却没有告诉我让我像他一样成为一个战士,拿着枪,战斗在有人知道或者无人知晓的战场。

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处心积虑为我谋划出种种答案。
然而,我的心中,从来都只有一个信念。

如你一般的人。

这句话,我说出口的时候,我们成了亲密无间的战友。

后来,他又让我思考第二个问题:你想找一个怎样的人?

这个问题,他更是不遗余力,亲自为我筹谋。
我们家家境殷实,他又交结甚广,倒是一下子燕瘦环肥,好多选择呼啦一下子涌到我的面前。

我扫视过许多张千娇百媚的容颜,或亭亭的笑着,或羞涩的低眉,甚至有豪气干云,志趣相投的女子,然而却从来没和我梦中的那张容颜重合在一起。

他教我何为举案齐眉,教我何为琴瑟和谐,教我夫妻相处之道,却没教我如何对根本不能动心的人动心。在这一点上,我却自学成了才。

他说,阿诚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含饴弄孙之乐是人间至乐,将来我与大姐百年之后,明台也成了家,你也不孤单寂寞。

他说,阿诚啊,夫妻二人应该志趣相投,心神相契,不然一辈子对牛弹琴,也真是憋闷。我党xx同志,情志高尚,与你定能投缘。

我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费劲心神为我保媒拉纤。
然而,我的心中,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如你一般的人。

这句话,我说出口的时候,我们成了情深不悔的恋人。

人这一生,要思考的问题实在太多。生老病死,祸福喜乐,桩桩件件都不可马虎。
然而,归根结底,人生首要思考的还是这两个基本问题:我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我要找一个怎样的人过此一生?

第一个问题让你找到自我存在对自我的意义,第二个问题让你找到他人对自我存在的意义。

看来我家先生这一生让我必须要思考的两个问题,我都选择了他预先设定的错误答案。

他责怪我鲁莽,更爱我深情。

我猜我是选对了,他也不承认他错。

我有一次反问他,我说,你让我思考的两个问题,如果让你选一次,你怎么决定?

他把看的文件放在一边,然后在纸上写了这一行字:

一生仗剑为国死,负尽亲朋仍念卿。





























评论(12)

热度(152)

  1. 海岳共休苏合泽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