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凌李】不想当院长男朋友的吃货不是好警察

一发完结。


凌远松了松领带,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估摸着离正常的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便换了风衣,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又去隔壁办公室管韦三牛借了副墨镜,临走的时候还顺手牵羊拿走了三牛的棒球帽。

凌远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避着人走,走到一个转角处还要趴在墙上观察半天。一直到医院大厅门口都没有情况,凌远刚要松口气,想着今儿应该是能消停一下了,就感觉一阵小笼包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凌远瞬间涌起不好的预感。

“哥,你今儿下班好早。我刚买完小笼包,你就出来了。唔,超好吃,你要不要尝尝?”

果然。。。又是这个小冤家。。。凌远欲哭无泪,自从他妙手回春救了受了伤的小警察,小警察就开始了各种凌院长的跟班日常。没过几天,李熏然的名号在附院已经人尽皆知了。

小警察人长的讨喜,待人又和气,还特别喜欢吃,总带着各种各样的吃食过来,小护士别提有多喜欢他了,明着暗着支援了李熏然许多凌远独家新闻。

只要他一来,上至凌院长的亲传弟子,下至打扫卫生的阿姨没有一个不欢迎的,唯独除了凌院长自己。

“我。。。打扮成这样,你都认得出来?”凌远挫败的摘下墨镜,转身看向捧着一袋子小笼包,正吃的一脸满足的小警察。

“唔,哥,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李熏然冲着凌远仰头咧嘴笑,还隐隐有点掩饰不住的小得意,小鹿般明亮的眼睛里,除了纯净的欢欣,凌远从中看不到任何杂质。

小警察吃小笼包吃的满嘴的油,又站在向光的方向上,阳光包裹住的李熏然,眼睛和嘴巴一样明亮。凌远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在小警察肉感十足的嘴唇上抹了一把“知道你自己是干什么的,还吃的毫无形象。”

李熏然瞬间就愣住了,凌远尴尬的咳了一声,暗暗骂自己刚才鬼上身了。
李熏然只愣了一会,就反应过来,扑过去扯凌远的袖子,幼稚的把脸扬起来,“哥,再给我擦一下嘛,我嘴上还有油。”

凌远额角抽搐了一下,“自己擦。”
“自己擦就自己擦,有什么了不起。”李熏然嘟囔着,就在附院门口凌远的地盘上,拉起凌大院长的袖子,大大方方的擦了嘴。
凌远盯着帅气的风衣上,赫然多出来的两块油渍,只想好好用拳头和小警察谈谈人生。
只是这边拳头还没提起来,小警察一脸得意洋洋坏笑着的小表情就先撞进来,凌远叹了口气,对嘛,这才叫冤家啊。

他烦李熏然的原因之一就是,李熏然总有办法让自己拿他没辙。

“那个,救死扶伤的凌院长啊,我爸妈出去旅游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家会饿死的”李熏然星星眼看着凌远,可怜巴巴的说道。凌远扫了一眼小警察手里还冒着热气的小笼包袋子,翻了个白眼。

“我能不能去你家蹭个饭?”小警察一路小跑迅速锁定凌远的车,到达指定位置后还自带标准笑容的跟几步之遥的凌远招手。
“只是蹭个饭?凌远挑着眉看他。
“嘿嘿,顺便蹭个床。”李熏然眨巴眨巴眼睛。
凌远很想义正言辞的告诉小警察:自己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应该有自己的私生活。
然而,每次李熏然睁大眼睛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凌远就觉得自己嘴巴和舌头都变成了摆设,根本说不出话来。

凌远先带着李熏然去超市买菜。
凌远选了些蔬菜水果,他一本正经的挑挑拣拣,努力忽视后背的那道烫人的视线。
“不要胡萝卜。”李熏然用手指戳戳凌远的后背。
“不行。”凌远斩钉截铁的拒绝,边说着手上又添了好几根胡萝卜。
小警察瘪瘪嘴,翻了白眼,决定整整三分钟不理凌远!
“去挑零食?”凌远试探道。
“好呀好呀。”小警察立刻回以春天般温暖的微笑,凌远叹气,这孩子也太好骗了。

李熏然兴高采烈的拿起一袋薯片,刚要放进车子里,一抬头就看见凌远一脸“你有本事买,你有本事你吃啊?”的表情,小警察悻悻的又把薯片放回原处。

李熏然想着没有薯片,我还有可乐,他刚一伸手,就听见凌远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小警察手一软,只得含泪跟可乐挥手告别。

李熏然只能寄希望于辣条,这种便宜又好吃的东西才符合他无辣不欢的本质嘛。只是他的腿还没能在辣条区停下,就听见凌院长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想都别想”。

李熏然彻底怒了。他斜着眼睛盯着凌远看,半晌突然抿着嘴唇笑了一下,眼睛里布满了小星星。

“凌远,你是不是喜欢我?”

“李熏然,我们医院精神科欢迎你。”凌远觉得自己有点头晕,很想打开李熏然的脑袋研究一下构造。

“哟,小凌啊,来买菜啊?”凌远正头疼,迎面来了一位大妈,眼尖先看见了凌远,笑呵呵的打招呼。
“是的,张婶,大爷没跟您一起来?”凌远见是他家楼上的邻居,也温温和和的回话。
“没有,你张大爷去接外孙女了。哟,这个小伙子是谁呀,长的这么俊?”张婶看见小警察,立刻眉开眼笑,开玩笑,这么多年,小警察一直都是师奶杀手!
“张婶,我叫李熏然,是凌远的男朋。。。”李熏然还没说完就见凌远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捂住了他的嘴。
“啊?”张婶有点方。
“呵呵,他是说南京的朋友,那个,张婶我们先走了哈,回见。”凌远堆满褶子的笑笑,挟持李熏然立刻逃离现场。
“你要害死我啊?”凌远冲着李熏然瞪眼睛。
小警察挣开凌远的桎梏,笑的直打跌,“反正我以后肯定会是嘛。哈哈哈,凌远你脸怎么那么黑?”

李熏然最后还是带着一袋子零食回了凌远家。只不过都是大枣,枸杞,鱿鱼丝,杏仁,这种东西,更夸张的是竟然还有红糖。李熏然垮着脸,觉得自己生无可恋。

但还好,凌远的厨艺可以弥补一切食物带来的不平衡。吃了饭,李熏然去洗澡。凌远去书房准备明天开会用的材料。

“嘿嘿嘿。”李熏然站在浴室镜子前面,开始策划自己的色诱大计。我已登堂入室,还能放过小娘子!小警察摸了摸自己弹性十足的手臂,嗯,完美!又看了看平坦白皙的小腹,嗯,完美!最后又看了看自己挺翘圆润的翘臀,嗯,简直不能更完美!

小警察想了想,把浴袍的带子解开,虽然真空出去是最好的办法,但是,那个,毕竟小警察还是害羞的,想了想还是套上了自己的平角内裤,然后又把袖子撩起来,他没有喷香水的习惯,身上只有干净好闻的沐浴露味道,还是凌远的沐浴露。

“老凌,我们来谈谈人性。”李熏然努力装作淡定来到凌远桌子前面,用自己能想到的最深邃的声音说道。
凌远头都没抬,直接伸手指了指书桌对面的床。
小警察大喜,觉得事情有门。赶紧一路小跑过去,立刻爬上床,想了想,还是拗了一个电视剧最常见的勾引造型,然后又把浴袍的前襟往外拉了拉,露出好看的胸膛和殷红的小樱桃。

“咳,我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李熏然努力让自己显得不要那么紧张,佯装平静的说道。

“我还得等下,处理完文件就去。”凌远也没抬头,专心致志的处理着文件,明天是商量分院开办的第一次会议,举足轻重。

“哦”李熏然点点头,想着不打扰凌远,先忙正事,他等一等。结果等一等,等一等,就等到了后半夜,李熏然当然挺不住,就保持着拗的造型,睡了过去。

凌远终于结束工作,看见床上造型别致的李熏然,哭笑不得。“不是都让你先睡了嘛,这是作什么妖呢!”李熏然迷迷糊糊的还回答他“我们来大战三百回合。”
凌远失笑,这才明白李熏然刚才是会错意了,自己指床是让他先睡,结果这个小警察脑袋里乱七八糟不知道想些什么。
凌远眼神向下移了移,觉得喉头紧了一下。赶紧轻手轻脚的把小警察裹紧被子里,确保李熏然的四肢都好好的被子里。才关上灯,走出了书房。

第二天早上起来,小警察的勾引大业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凌远黑了脸,直接把小警察扔出了门外。

日子就这么在李熏然紧追不舍中行进着,凌远从最初的惊慌失措,现在已经可以淡然处之了;从最初看见李熏然就自动抬腿要跑,变成看见李熏然就自动开想晚上做什么菜治小警察的偏食了。
凌院长觉得情况不妙。

这天晚上,凌远开了一天的会终于熬到下班,刚走出门口,就被一左一右两个身影拉住了胳膊。
不用想肯定有一边来自李熏然,另一边呢?
凌远一转头,看见了他的前妻林念初。


“凌远,我有点事想找你。”林念初还没说话,眼睛先红了一圈,凌远终究是不忍心,点点头。
小警察抓着他胳膊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李熏然,我今天有点事。你先回去吧。”凌远柔声道,莫名其妙心里有点虚。
小警察握着他胳膊的手逐渐松开,头低的很低,连个招呼都没打,转身就往回走。
凌远看着小警察落寞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头一次心里头觉得涩涩的。

凌远应付完林念初,脚步沉沉的往回走,思考着要不要给小警察打个电话。正在犹豫间,就看见有个身影缩在一起,蹲在他家门口,身边还放着一大包零食,薯片,可乐的身影若隐若现。走廊里已经有不少吃完的小食品袋子。小警察蹲在地上,听见脚步声,抬起头。

凌远沉默的打开门,李熏然沉默的跟着进去,还没等凌远走出两步,嘭的一声,凌远觉得天地一转,就被小警察按在了门上。

小警察身手还挺敏捷,凌院长刚想开口逗一逗小警察,就见小警察迅速的把头埋进了自己的怀里,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鸵鸟。

“凌院长,我把这些好吃的都给你。”李熏然努力吸了吸鼻子,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哭腔。
“你,你不要跟她走,好不好?”可是太委屈了啊,满心都是委屈,满满当当的塞在李熏然的心里,他想忍住不哭,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
凌远觉得自己胸口的衣服湿了,还不停的加湿着,滚烫的温度落在他的心口上,把他心里头烧的火热。
凌远抬手摸小警察的头发,柔软的发丝跟小警察的人一样,善良,柔软,暖烘烘的一团。
小冤家啊,凌远这样想着。低头吻了吻小警察的头发。

“这些零食都归你,凌院长也归你了。”

冤家路窄就冤家路窄,虽然路窄,但是可以彼此拥抱着挤过去。

从此,小警察结束了在附院门口对凌院长的围追堵截。
开始了凌院长在警局门口蹲点送饭的新纪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李熏然!这是你最后一次吃这种东西了!知道吗?”

“凌远,这是你最后一次见林念初了,你知道吗!”

在这场人民警察和白衣天使斗智斗勇的拉锯战中,人民警察最终赢得了精神压倒性的胜利。
白衣天使最终赢得了肉体压倒性的胜利。
嗯,输的是我们单身狗们。





























评论(51)

热度(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