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奸商狩猎计划

一发完结。

谭宗明一说要住院,贴身小秘书都要给他跪下了。
笑话,谭宗明生个病还用去医院吗?
家里私人医生都在排队呢。
然而,谭宗明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去普通医院住院。小秘书拦不住,委委屈屈的要给他安排最好的病房。
谭总一瞪眼睛,我就要住普通病房,一个屋挤八个人的那种!还有,谁敢去看我,谁就带着辞职信去看我吧!

于是谭宗明自己搭了个的士,然后啥也没带就去了医院。并不是他装,而是他并不知道都要带点啥。

安排住院的事情也挺顺利,但是都是谭宗明自己架着个拐棍一瘸一拐的去办的。

其实他也没啥大病,就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左腿骨折了,本来安安心心在家好吃好喝的养着就行。但是他就是想感受一下住院的氛围,过过带着烟火气的日子。

别问他是不是有病,有钱人抽风起来自己都怕😂


谭宗明一瘸一拐的终于住进了病房,八个人的普通间,其他的病人身旁都有一两个家人在伺候着,因为这是骨科,大都行动不方便,得要个人照顾着。谭宗明有点渴了,砸吧砸吧嘴,看着旁边床的家属端茶倒水的伺候着,感觉自己更渴了。

“喏。给你。”谭宗明一低头,一只宛如艺术品的手端着一次性纸杯递到他面前。

谭宗明愣愣的抬头,然后沉默了。

我靠!!!

我这是踩了什么狗屎运了让我住个院遇到这样的医生哦天啊我愿意再住一万年这个医生我靠是这是绝色是吧老子什么天姿国色没看过这小医生简直在我心上开了一枪砰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别救我别救我别救我老子他妈今天就要死在这

我!要!死!在!这!

赵启平有点搞不懂面前这个面无表情盯着自己手里的水杯,也不接过去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赵启平轻轻推了推谭宗明的肩膀。

哇!!!我要把我的肩膀卸下来亲个遍,这可是这个绝色小医生碰过的啊。谭宗明精神世界已经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然而面容上滴水不漏。这是这么多年商场风云里练就的特殊技能。

谭宗明表面风轻云淡的接过水杯,给了赵启平一个特别绷的住的禁欲系笑容“谢谢。你怎么知道我想喝水?”

小赵医生闻言,特别和善的笑了笑 “我没看见你的家属,你自己又腿脚不方便,我想着就算你现在不想喝,一会儿也总能用的上。”

谭宗明点点头,这个小医生不仅面皮美,心灵更美,是个善良的小医生。谭宗明瞄了一眼小赵医生白大褂上别着的名牌,赵启平,很好,奸商舔了舔嘴唇,觉得自己的大买卖来了。

小赵医生不明所以,审视了一圈谭宗明的床位,发现暖壶,水杯,洗漱用品什么都没有,桌子上,床位下,空空如也,颇有些一穷二白的味道。赵启平心软,最看不得有困难的病人,遇上了十有八九都要给予特别照顾。

“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小赵医生挨近谭宗明,压低声音问到。

谭宗明是何许人也,瞬间就摸透了小赵医生的弱点:心软!

奸商在心里,迅速的形成了一套专门对付小赵医生的方案。

“唉。小赵医生吧,我不瞒你说,我真是,唉。。”谭宗明在那乱哼哼一气,就是不说他咋了。赵启平便更加确信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在病房里不便言明。

小赵医生不长心的对着老狐狸说“这样吧,我看你这也没什么吃的,身边没每个人。再说你腿脚又不方便,中午来我办公室吧,我妈给我带的饭,分你点。”

“那感情好,小赵医生你真是个好人啊。”谭宗明充满感激的笑笑,笑的赵启平都有点发愣,这个男人笑起来莫名其妙的有种英挺的感觉,唉,这么好看的人也是命苦啊,小赵医生忍不住感慨一下,然后又继续去查房了。

奸商默默盯着小赵医生藏在白大褂下细细的腰,和圆滚滚看着就很有肉的屁股,阴森森的笑。

“大哥,给你一根香蕉。吃吧,别客气。”临床的人隐约听见小赵医生和谭宗明的对话,知道这是个苦命人,落了窘迫,递了一根香蕉过去。


然后,不到一个上午,谭宗明看着自己桌子上堆的众多的八宝粥,水果,牛奶,甚至还有哇哈哈,一低头还看见一个崭新的水盆。一向无利不起早的谭宗明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反应。这些都是这个房间里的病友听说他的悲惨遭遇给他送的。

谭宗明看看这个杂乱粗糙的病房,这些人奋斗一辈子也许都买不起他的一块表。然而,今天他躺在这里,桌子上堆的东西都是给他的。谭宗明第一次觉得心里面暖的要涨出来。

中午谭宗明迫不及待的去小赵医生的办公室,想了想,又慢下来,一瘸一拐貌似极其吃力的走着。果然,小赵医生忙了一上午,在走廊里看见谭宗明,赶紧快走几步,过去掺着他。

奸商在心里狂笑着,又向小赵医生的方向靠了靠,特意把重量压在小赵医生那边,小赵医生全然不觉老狐狸打的鬼算盘,还好心的把谭宗明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

老狐狸眼巴巴的看着小赵医生打开饭盒,他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只是想看小赵医生吃饭的样子罢了。
“唔。你怎么不吃?”小赵医生看着一直没动筷子的谭宗明疑惑道。
老狐狸不吭声,然后默默的拿起筷子,手抖的夸张,然后夹了个菜,演技浮夸的又让菜掉下去。然后悲痛沉声道“这手已经废了。”
小赵医生又开始心疼了,想了想,夹了一口菜,递到谭宗明嘴边“来,张嘴。”
谭宗明心满意足的吃下。觉得医院堪比天堂。

所谓饱暖思淫欲。谭宗明享受了几天不愁温饱的日子,开始对小赵医生的屁股耿耿于怀。
谭宗明不懂声色的待在走廊里守株待兔。
没一会儿,他的漂亮猎物就出现了。
谭宗明拦住小赵医生,羞赧的神情配合着下一秒腿就软的不行要倒下去的演技,成功的引起了小赵医生的注意。
“赵医生。我,我,能不能求你件事。”
“什么事?你说吧?”
“我想上厕所。但是。。。”
“……”

“你,你倒是快点尿啊。”小赵医生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背过头去根本不敢看他。
“你扶歪了。”谭宗明坏心眼的说道。
小赵医生没办法,只得回头,装做镇定的移了移老狐狸的病根子。
对啊,因为我们谭总手废了啊。😏
“啊啊啊!!!”小赵医生的叫声响了起来“它,它,它,变大了!”
“医生,我是个正常男人啊。”谭宗明一脸的理所应当,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大吗?”
小赵医生“……”。

两个月后,谭宗明必须出院了。他觉得烦。
这两个月里,他骗小赵医生帮他做了很多事。
他是个坏人,还想骗下去。并且想着只要是和小赵医生,他能骗一辈子。
于是他给小赵医生讲了一个凄美的故事:一个保安因为受到侮辱和顾客打起来了,和顾客打斗中伤了人,把全部家底赔给了客人,房子都卖了,一无所有。顾客又雇人把他腿打折了,公司勉强掏了住院钱然后解雇了他。现在这个保安不知该何去何从。

小赵医生听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当即就把这个可怜的保安也就是谭宗明领回了家。从此开始了奸商肖想已久的同居生活。

小赵医生哪里是老狐狸的对手,就在老狐狸挖的一个又一个坑里,最终被吃干抹净了。

住在小赵医生的家里,谭宗明为了证明自己的保安身份,于是回了自己公司,硬生生扒下自己小保安的工作服,当了好几个礼拜的保安。把保安队队长吓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直到有一天,小赵医生的恋情被自己的好朋友小妖精曲筱绡发现了,缠着小赵医生嚷嚷着要看照片,看看是多大道行的妖怪能把小赵医生给收了。赵启平不好意思的拿出手机,屏保上谭宗明穿着围裙站在电磁炉边上,一脸认真的看着锅里的食物。这还是他偷偷拍下来的。
看过照片的曲妖精先愣住了几分钟,才爆发出惊叫声“我靠!!赵启平你傍大款了!还是这么大的大款。。。呜呜呜,你竟然比我先嫁入豪宅!!!我不服!我的谭宗明啊,我的房地产大亨啊。。。啊啊啊啊。。。”
小赵医生懵逼了“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房地产大亨,这是我家小保安啊。”
“你自己看!他是我铁瓷儿安迪的上司,不会错的。”曲筱绡扔给他一本商业杂志,照片上的人虽然五官都隐藏在阴影里,但是这个人赵启平绝不会认错。
天天都睡在他身旁,怎么可能认错呢。


谭宗明在家里鼓捣着自己的喂养计划,立志要把小赵医生喂的更饱满一点。
只是他左等右等,也不见小赵医生的身影。
“嘟嘟嘟”了几声之后,再打就关机了。谭宗明担心,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只是他刚走到楼底下,就看见长椅上他的小天使抱着个酒瓶,正咕咚咕咚的喝着。

“你这是干什么?”谭宗明夺过小赵医生手里的酒瓶子,有点生气,又有点心疼。
“谭总,耍我好玩吗?”赵启平转过头,一脸平静的看向谭宗明。
“一定特别好玩吧!有钱人没地方寻开心了,装作没钱,装作受伤,骗人感情玩,看着我天天为你操心,为你担忧,被你迷的五迷三道的样子一定特么特别好玩吧?嗯?”谭宗明张张嘴,还没等他回答,小赵医生又接着说“我都替你觉得好玩。还小保安,故事编那么好,你他妈怎么不去当作家啊?”小赵医生一边吼,一边眼眶就染了红。

谭宗明心疼的无以复加。
“谭总您什么时候玩腻了啊?玩完了是不是还得给我包个大红包,感谢我陪你一起玩啊?”

“启平。。。”

“臣在!您说吧,还想怎么玩,我都配合你!绝对配合!”赵启平慢慢蹲到地上。

“启平,我不是。。我。。”

“你明明什么都有,你有钱,根本就不需要我的饭菜,有的是人给你端茶倒水,还有无数人都愿意上床伺候你。。。你招惹我干什么。。。你明明什么都有。。。”开始有大颗大颗的水珠,砸进地里。

谭宗明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觉得自己就特么是个人渣,坏透了。他不敢上前去抱抱小赵医生。赵启平干净,善良,毫无心机,他机关算尽,市侩,唯利是图。他使劲想自己的优点,除了会赚钱就是会赚钱,会赚钱有个毛用啊,谭宗明第一次这样觉得。

后来小赵医生上班就不常笑了,常常对着盒饭发呆,走进八个人的病房,看着一个空空如也的床位,眼光就开始发直。

有一天院长找来了小赵医生,语重心长的说“小赵啊,真没想到你能这样。”

赵启平想着,自己确实没心思投入到工作,最近一直很散漫,也难怪院长要责怪。

“这些医疗器械真的太有用了。你真是咱们院的功臣啊,我替那些病人谢谢你。”院长说着说着就要给小赵医生鞠躬。

啊咧?小赵医生愣住了。“什么情况?院长。。”
“就是以你名义捐赠的一大批医疗器械的事啊。。”
“……”

------------------------------可爱的分割线

“谭宗明,你无耻不无耻?”赵启平躺在豪华的超大size床上,表情严肃的唾骂奸商谭宗明。

“无耻至极!”奸商认罪伏法,还亲了亲原告的小脑门。

“你别以为你以我名义做了好事我就对你手软!”小赵医生挥了挥拳头。

奸商把原告的拳头握住,放在唇边轻轻的啃。

“以后做好事都以你名义。做坏事都安我名字。”

“真的?”小赵医生眨巴眨巴眼睛。

“嗯呢。不信你可以试试。”谭宗明诚恳脸。

“怎么试?”小赵医生好奇。

“比如,你自己坐上来,然后我就说是我做的怎么样?”

“……奸商!”


奸商狩猎计划已经圆满成功。
然而,这也许是一场猎物狩猎奸商的狩猎计划也说不定呢。

你要问后来怎么样啊?
后来,这场狩猎计划的受害者就成为了受益者了呗。( ´・ω・)ノ(._.`)







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被刺激到了。
大佬说的对,只要还有一个热度,就不能退圈。
更何况,这还有这么好的他们和你们。
楼诚大旗我还能再举一万年。




































评论(45)

热度(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