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杜方】最佳相亲对象

一发完结。现代AU

杜见锋坐在明楼家豪华舒适的真皮沙发上,觉得底下有一万根针在戳着他的屁股蛋子。戳的他想跳起来,扬长而去,然后再把这家主人的门给卸了,怎么他娘的爽怎么来。

然而,实际情况是,杜见锋笑的一脸温驯纯良,还不住狗腿的点头称是,一副小的唯命是从,老大你说啥都对的样子。

“见锋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身边没个合适的人照料着,怎么能行!”明楼语重心长的看着杜见锋,一脸我为你担心死了的神情。

杜见锋手里端着阿诚给泡的咖啡,嘴上称是,心里想着: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离了你家那口子,生活都不能自理啊(ˇ╮ˇ)←。

“我家阿诚有个弟弟,人是一个好的没话说。你去见见。”明长官完全是用陈述句说的这句话。杜见锋抬眼偷偷瞄了一眼明诚,心里犯合计,既然是阿诚先生的弟弟,那么,他敢说一个不字,明楼估计不拆了他也差不多了。杜见锋偷偷咽了下口水,还是不敢顶这个雷。只得一口答应下来,准备以后见招拆招。

杜见锋纵横军中怕过谁?
他还真怕明首长和他秘书。明楼和明诚救过他的命,明楼把他当关门弟子那么疼,杜见锋的军事指挥是明楼手把手教的,近身格斗等技能也有明诚亲自指点。换句话说这是他的师傅和师母。
他能忤天逆地,他不能忘恩负义。

方孟韦坐在约定好的咖啡厅里也是一脸的不愿意。
这个人要不是他好不容易相认的二哥明诚介绍的,他死也不会来的。
然后他看到摇摇晃晃走进来,一脸戾气显然比自己还不爽的杜见锋,方孟韦觉得还不如死了呢。

“方孟韦?”
“杜见锋?”
两个人确认了身份,坐下来,一个脸色比一个臭。杜见锋偷偷打量对面的人,人倒是高高瘦瘦挺清秀,但是老子他妈的喜欢的是性感屁股翘的啊,杜见锋瞄了一下方孟韦的屁股,然后想了想,默默的改成了性感屁股翘--的辣妹。

方孟韦也盯着杜见锋瞧,那人显然没把这相亲当回事,衣服都没正经换换,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方孟韦最爱干净,直想伸手扒了杜见锋有些灰尘的衣服。
“你会爱上我吗?”这是方孟韦对杜见锋说的第二句话。
杜见锋一口咖啡没咽下去,直接喷出来。方孟韦嫌弃的看了看有些喷到自己这边来的咖啡,皱了皱眉。
“会就会,不会就不会,怎么磨磨唧唧的!”方孟韦继续嫌弃脸。

“不会!”杜见锋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答道。
“你确定?”方孟韦瞪大眼睛盯着他瞅。
“确定!老子怎么可能喜欢上你!要不是老子惹不起明楼,你以为你在这能见到老子的身影?”杜见锋一个控制不住又满嘴的飚脏话。
方孟韦点点头,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双手抱胸,用他好看的眼睛盯着杜见锋道“很好,那我们来谈谈合作的事。”

杜见锋有点懵逼。
“说实话,这不是我哥第一次让我相亲了。但我短时期内并没有找一个伴侣的计划。所以,即便我和你不成功,他们还得给我接着找下家。我想你也应该有此困扰。因此,我想我们不如合作一下,各取所需。”方孟韦优雅的抿了口咖啡,眉眼舒展的像只晒足了太阳的猫儿。
“你是说咱俩合起伙来骗我师父和你哥?假装咱俩相成了?”杜见锋有些琢磨过味儿来。
“是的。这样你我都没有后顾之忧了。反正也是假装的,咱们俩彼此不干涉,如何?”方孟韦的衬衫扣子扣的一丝不苟,雪白的衬衫上还飘着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
杜见锋瞅着他,发自内心的笑起来,这个娃儿还挺有意思“成交。”

于是已经做好准备孟韦十有八九要回来掀桌子说不行的阿诚,在听见方孟韦这句“对方挺好的,我相中了。”后半天没缓过神来。
“大哥,见锋那边怎么说?”晚上阿诚还处于震惊中,忍不住拉过明楼,询问杜见锋的意见。
“孟韦那么好的孩子,他那个熊样的能看不上?放心吧,说是挺合心的,一看就挺喜欢。”明楼拍了拍阿诚的手背让他放宽心。

然后报应来了。
杜见锋之前一直在外省任职,这次被调回来,升了职,不用住在部队里。事情是好事情。
只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房子,只得托他的恩师明楼帮他留意一下住处。
明楼推了推眼镜“这还用找吗?你早晚都要跟孟韦住在一起的。现在住进去正好!他房子离你单位也不远。你跟孟韦商量一下,直接搬过去吧。”
杜见锋呆若木鸡的看着镜片反光的明楼,卡在嗓子眼里的那句“这不合适吧。”终究没吐出来,还就着阿诚给做的美味佳肴死死的咽进了肚子里。

方孟韦一边替他收拾放杂物的房间,一边恨铁不成钢的骂他“你说说你,好好一个大老爷们,不知道什么叫拒绝啊!不是特种部队队长吗?怎么连个不行都说不出来啊!现在好了,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住我家里这叫什么事!”
杜见锋点了根烟“别说我,你还不是一样,你哥说让我过来住的时候,也没见你他娘的放个屁!”
方孟韦站起身来,从杜见锋嘴里一把拽出来烟头,然后踩灭了,捡起来又揣进杜见锋兜里。
“先生,这里禁止吸烟。”
杜见锋“……”


两个人的同居生活相当温馨。吧。
厨房只有一个,卫生间只有一个。方孟韦是警察局的副局,杜见锋是部队的旅长,两个有头有脸的人有爱的坐在桌边,吃一盘炒的黑糊糊的鸡蛋。
“你他娘炒个鸡蛋能炒成这样!老子也算是开了眼了!”杜见锋一筷子夹下去,皱皱眉,然后闭着眼睛张开了嘴。
“还不是因为你占着厕所太长时间,我的个人问题一直得不到处理,心急!以后你要是能少在厕所里待一会儿,我估计能炒的好吃点。”方孟韦喝着手边的牛奶,还是没有勇气去碰自己的一盘杰作。
“嘿,你他娘的个人问题没解决就报复社会啊!太阴暗了吧!”杜见锋瘪嘴,突然又坏笑起来,拉低声音到“哎,什么个人问题没解决?是不是一大早上,小孟韦兴奋了?嗯?来,让哥哥看看。”杜见锋冲他眨眨眼,一脸不言自明的猥琐。
方孟韦把手里的筷子砸过去“下流!”,然后头也不回离开餐桌。
杜见锋哼着歌继续吃着黑鸡蛋,每次看见脸红的方孟韦他的心情都特别好。

两个人轮流做饭吃。今天该杜见锋了,昨天杜见锋嘲笑方孟韦的烂厨艺,鼓吹着自己当年在深山老林打野味喂养自己的光辉历史。
然而端上来的菜卖相比方孟韦的还差。
“你不是说在深山老林里你都自己养活自己吗?”方孟韦黑着脸说道。
“咳,咳,是啊,那野兔子什么的,直接弄熟就能吃嘛,弄,弄不熟也可以吃。”
方孟韦一脸无语的伸筷子,已经有吃完就英勇就义的心理准备。
杜见锋却一把将盘子抢过去倒掉,摸了摸后脑勺,冲着方孟韦道“别吃这个了。哥带你去下馆子!”
方孟韦站着看杜见锋略显窘迫的高大身影,玩味的挑起眉毛,然后在杜见锋看不见的地方,弯了弯好看的嘴角。

杜见锋拉着方孟韦去撸串。方孟韦刚开始还绷着,一脸的嫌弃脏乱差,然而当肉串进了他嘴里之后,所谓的彻底停不下来就是指他。
两个人点了一打啤酒,吃着热乎乎的串儿。
话渐渐的多起来,杜见锋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方孟韦说他去执行任务途中遇见的好玩的感动的危险的事,他从来说不出口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对着方孟韦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就什么都能说出来。
方孟韦听着,笑着,觉得杜见锋跟他想的不太一样,他看着混,看着痞,其实比谁都有原则。
两个人喝的有点多,晃晃悠悠的走在街上,杜见锋还哼着不成型的曲调,方孟韦被他逗的不行,两个人就那么毫无形象的逛荡着。

然后一通电话让两个人彻底醒酒了!

“完了,我哥说一会儿来看咱俩!”方孟韦转向杜见锋,用火烧屁股的音调吼了一句。

“我操!!!!快跑!”
杜见锋也瞬间清醒。然后一个警校的佼佼者,一个军队的特种兵,就这么在大街上撒丫子开始狂奔起来。
画面还。。还挺美的。。

两个人飞快的跑回家,来不及休息,就开始搬家。
主要是把杜见锋的东西从杂物间搬到方孟韦的主卧,枕头被子,换洗的衣物,还有各种小东西,两个人忙的昏头涨脑。累到要虚脱终于都搬完了,阿诚又打来电话说今天不来了。

两个人对着收拾好的东西,大眼瞪小眼。
杜见锋摊手“反正老子是没力气再搬回去了。”
方孟韦自己也累的够呛,懒的说啥,洗漱上床,闭眼睡觉。临睡前他特淡定的问老杜“你有没有什么不良癖好?打呼噜吗?”
杜见锋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咳,我可能有点打呼噜,你多担待啊。”
方孟韦翻了个白眼,努力忍住把他踹下去的冲动。

然而到了后半夜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杜见锋一脸无奈的看着旁边打着滚儿练着功夫睡觉的方孟韦,扶额。
杜见锋从床中间被挤到床边,实在忍无可忍,想叫醒这个睡着的小恶魔,然而真看着方孟韦的睡颜,他又不忍心了。杜见锋忍不住笑了笑,轻轻揉了揉方孟韦的头发“奶奶的,像个小孩儿。”
然后长手长脚的杜见锋,双臂环住方孟韦,用长腿压着方孟韦的腿,把终于消停下来的副局固定在自己怀里,终于沉沉进了梦乡。

“啊!!!杜见锋,你王八蛋!”
还没等杜见锋彻底醒过来,就被方孟韦一脚踹下了床。
“咚!”杜见锋揉着老腰起来,这下完全醒了。
“我靠!!!你这一大早上干什么呢?!”杜见锋看着脸都红透了方孟韦,又看了看自己精神奕奕的小兄弟。瞬间明白了,然后尴尬的咳了一下。
“那个啥,这说明我是个健康状态良好的男人。”杜见锋面不改色的说着。
“哼。那好啊,让我帮你检查一下到底是不是健康状态良好啊?”方孟韦冷笑着,冲着杜见锋就扑过去,一副不废了你誓不为人的表情。
杜见锋见形式不好,抱头鼠窜。最后见逃不过,只得服软道“哎哎哎,商量一下,别动下面,我这没娶媳妇呢!”
“行啊。那打脸吧!”方孟韦冷笑。
杜见锋觉得成,把脸凑过去,给方孟韦打。
方孟韦举手要打,然后又停下,一本正经道“你这脸在哪?脸都没了,还打什么打!”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卫生间。
杜见锋愣了一下,然后低着头抿着嘴笑,冲着卫生间喊“老子看你就是舍不得!心疼老子了吧?”
杜见锋就听见卫生间一阵乱七八糟的响声,然后传来方孟韦好听的声音“你的剃须刀牙刷毛巾都不知道怎么就掉坐便里了!你应该是不能用了。”
杜见锋“……”
“哦,还有,坐便堵了。坐便你也不能用了。”
杜见锋“……”

后来阿诚还是带着一大包东西来看了他们俩一次。
阿诚满意的看见并排放在一张床上的枕头被子,柜子里挂在一起的两个人的衣服,然后阿诚又翻了翻床头柜,皱着眉又出去了。

明诚把买来的吃的放进冰箱安顿好,然后对着沙发上搂在一起看电视的“甜蜜的”小两口说道“咳,你们俩个虽然年轻,但是也要注意卫生,注意安全知道吗?”
方孟韦闻言不解“啊?哥,哪里收拾的不干净吗?我们有好好打扫的。”
明诚摇头,“我不是说那个。你们俩也太粗心了,床头柜里的安全套和润滑液都没了,也不知道赶紧买好。还好我给你们买了点。下次注意啊。”
方孟韦、杜见锋“……”

晚上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杜见锋以实在不想折腾为名坚决拒绝搬回杂物间。
方孟韦说他臭不要脸。杜见锋说自己年纪大,方孟韦应该听他的。
“杜见锋,你要这么说,我就跟你掰扯掰扯!我哥和我哥夫是你师父吧,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管我哥叫哥吧,所以你看,你其实是我侄儿!好侄儿,你快叫声叔叔听!”方孟韦兴奋的笑着,这边还没高兴完,身后杜见锋已经跟一只八爪鱼一样缠了过来,“大叔!快睡吧啊!晚上还得练功打把式呢。”方孟韦脸红,切了一声,就乖乖的睡过去。

这天,跟炊事班的兄弟学了一手的杜见锋准备给方孟韦开开眼界,炫耀一下大厨潜质。
然而左等右等,也联系不上方孟韦。
他知道最近方孟韦在追捕一个抢劫杀人的团伙,杜见锋觉得心里不踏实,抓起衣服就往平时方孟韦蹲点的地方赶。
还没走到,就听见一声一声“噗嗤噗嗤”拳头和肉撞在一起的声音。杜见锋心里一沉,转过巷子,果然看见方孟韦和一帮歹徒缠斗在一起。
方孟韦脸上有擦伤,歹徒有几个还拿着刀,杜见锋喊了声“你爷爷的!老子的人你也敢碰!”扔下衣服就加入了战斗。
杜见锋打人狠,身手也好,方孟韦自然也不差,只是歹徒一个团伙都在这,跟方孟韦一起的警察先去报信,歹徒手里又有刀,方孟韦应付的很吃力。
杜见锋冲过来,挡在他身前。一大片阴影罩下来,方孟韦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想笑。
两个人配合着周旋,撑到大批警察到来。
两个人都有点脱力,坐在地上休息,方孟韦看着呼哧呼哧喘气的杜见锋,忍不住笑。
“杜见锋,你承认吧,你就是喜欢上我了!”

“承认就承认。老子他娘的就喜欢你了,咋滴!”

“哈哈哈哈,你这是啪啪啪的打脸啊!我记得某人刚见我就说不会喜。。。唔。。!”

方孟韦看着面前放大的杜见锋,本就圆圆的眼睛睁的更圆。

杜见锋狠狠的吻他,吻完了还喘着气,亲亲了他的耳垂。

“老子现在不只要啪啪啪打脸了,老子还要啪啪啪!”

-------------------------------分割线
“其实你早就喜欢上我了!大侄子!”方孟韦得意的笑。
“啥时候?我咋不知道?”杜见锋望天。

“从你倒掉你做的难吃的饭那时开始。”方孟韦捏他的手。

“咳,老子就是舍不得你吃难吃的东西。”杜见锋摸了摸方孟韦的耳垂,想了想又问“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嗯。。。你猜!”方孟韦从床上爬起来。

“从我请你撸串儿那次?”

方孟韦摇摇头,走到卫生间门口“不是,从你说不会喜欢上我的时候开始。”说完推开门进去。

杜见锋一个人琢磨,半天突然从床下飞下来,砸卫生间的门“我靠!!!那不就是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吗?方孟韦,你他娘的对老子是一见钟情啊?”

杜见锋头一次被算计了还有种还贼幸福的感觉。

“来来来,方孟韦你出来,我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注:撸串儿,方言,意思为吃烧烤。(˶‾᷄ ⁻̫ ‾᷅˵)

评论(42)

热度(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