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黄曲】爱好不对等吸引论

一发完结。ooc。


黄志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只想要把楼上这个时间还在拉大提琴的禽兽给宰了。
自打他的病好了,他的睡眠质量已经没有问题,虽然偶尔会起夜,但是都属于正常现象。

然而,楼上新搬来的家伙简直要把他的病给再逼出来一回。
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在任何时间点拉上一段。

黄志雄已经忍了两天了,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怒气值直线上升,忍无可忍。
黄志雄从床上翻起来,披上件外衣就去敲楼上的门。

黄志雄暗暗告诫自己,要是位女性,自己要礼貌的说句抱歉,打扰了,然后再狠狠地吐槽一顿;要是个熊孩子,直接进行严肃的思想教育;要是位男性,很好,一拳头过去,啥也不用说,关门走人。

然而,打开门的人,穿着一身晚礼服,脖子上甚至还系着一个小领结,一身要出席国际音乐会的打扮。这套礼服线条流畅,不对,说错了,是穿这件礼服的人线条流畅,直直的和他面对面站着,像株挺拔的小白杨。只是小白杨的头发有点乱,眼神也有点朦胧。

黄志雄下意识看了看表,凌晨一点,再看看这家伙穿的这一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妈的智障!

黄志雄还没来得及举起拳头,就见对面的人就笑了起来,“哎呀,我的听众来了,你快进来呀。”然后曲和就拽着黄志雄的领子把他硬生生拉了进去。

黄志雄被曲和拉进去安置在沙发上,又去搬了把椅子,坐在黄志雄面前,端好大提琴,准备要起范儿了。

黄志雄刚想动弹,又被曲和按下。然后眼前这个男人还不怕死的摸黄志雄的头,还拿大眼睛瞪他“不许动,老实听,我的音乐会票价很贵的!”
黄志雄觉得自己遇见卖切糕的了。

不是他不想动手,关键是对面这个小白杨太他娘的好看了。不仅面皮好看,还瘦,黄志雄下不去手。再加上,他扫视了一圈,发现了一地的空酒瓶子,他跟一个醉鬼较什么真,谁还没醉过,更何况还是一个好看的醉鬼。

黄志雄索性也就不挣扎了。对面的人拿起大提琴时,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高贵典雅,沉郁浓厚,修长的手指和琴弓相得益彰,温柔的眼睛里藏着星光和大海。

曲和还没正儿八经的拉两下,就哭起来。黄志雄看呆了。眼前温柔好看的男人,抱着大提琴哭的像一个孩子,黄志雄想翻遍自己口袋,看看有没有糖果可以给他。

曲和一边呜咽,一边说“我拉的不好听是不是?他们都说我是靠着别人的。我不拉了,你们拉的都比我好不是吗?那你们拉啊,我不拉了。”然后曲和一把把大提琴塞进了黄志雄的怀里。又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硬生生的和自己换了个位置。

黄志雄坐在曲和的位置上,怀里抱着个大提琴,对面坐着个哭的稀里哗啦等着自己给他拉琴的醉鬼,彻底的懵逼了。

黄志雄这辈子跟音乐犯克,他最欣赏不来这个劳什子的古典音乐,别说没拉过了,他就是遇见了都绕着走。他想要不自己还是帅气的扔琴走人吧,随便这个醉鬼怎么闹,然而他看了一眼还在哭着的曲和,咬了咬牙想,战场老子都不怕,不就拉个大提琴吗,别怂!

黄志雄一闭眼,就开始使劲的拉琴弓,全无章法,毫无技巧,瞎猫碰死耗子的奏鸣方式,震撼力堪比原子弹,微风过境,寸草不生,鸟兽不活。生人不想活,死人不想生。😏

曲和坐在沙发上忘了哭,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敲门声就响了起来,然后走廊里就响起了这样和谐的声音“哪个龟孙,大半夜的要命啊!再拉我就报警了!你是不是深夜报复社会啊!挺好的人能不能阳光点!老子我是信了武侠小说里弹琴把人弹死了,太特么邪性了!”

曲和一下子没憋住,笑瘫在沙发上。黄志雄黑线,制住在沙发笑的滚来滚去的曲和。“你笑什么?还不都是因为你!”

黄志雄叹气,伸手开始解曲和的衣服扣子。

曲和还没笑完,被他的动作噎在了嗓子里。
“我没醉,我告诉你,咯~,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就算你长的好看,我也不会随便,咯~随便,就。。。”

曲和话没说完,黄志雄已经把他身上的礼服脱了下来,又把领结摘了,扔到一边。

“现在知道怕了?当初把我拉进来的不是你啊?”黄志雄瞪他,曲和怂怂的移开了视线。

“你自己走着去寝室,还是我抱你进去?”黄志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还故意的扯扯领子,动作还没做完,曲和已经一溜烟,跑回了卧室。

黄志雄失笑,这孩子是属大猫的吧。

其实曲和知道黄志雄不会对他做什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黄志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很容易让人感到踏实的感觉,也许是他曾听人说起邻居有一位当过兵的,也许是他下意识觉得当兵的都是好人,也许是因为黄志雄刚刚给自己解领结时候一点都没有情色意味,也许是因为曲和就是信任他,

总之当黄志雄用热热的毛巾给曲和擦脸的时候,曲和心里还闪过一丝,我衣服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啊的失落感,随后在觉得自己疯了的情况下陷入了睡眠。

黄志雄当然不是活菩萨,只是看着曲和醉酒的样子,免不了想到自己那时候的艰难岁月,所幸,一切都过去了。再怎样难过的日子总有过完的那一天,黄志雄这样想着,进了曲和的厨房,找到面条,煮了碗清汤寡水的面,放进锅里,然后回了家。

曲和在头痛万分中醒来,对于昨晚的事还是有印象的。其实搬家那天他见过黄志雄,知道这个英俊的男人住自己家楼下。曲和找了一圈没有看见黄志雄身影,知道人家是回家了,怎么可能还守着自己一夜啊。曲和笑自己很傻很天真,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想着去厨房煮个鸡蛋吧。

曲和一打开锅盖,发现里面静静的躺着一碗看起来没什么食欲,但是就是让曲和五脏六腑都温暖起来的素面。曲和一边哼歌,一边把面从锅里拿出来,想了想,觉得生活哪有那么操蛋,明明还是充满了希望的!

黄志雄病好了之后,在一家俱乐部,找了份格斗教练的工作,工作挺清闲,工资也不低。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出去走走,在家安了个拳击袋,晚上吃完饭就打打拳。

过了几天之后,曲和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幼儿园当音乐老师,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感觉很奇妙,好像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无忧无虑,自己都年轻了好几十岁。

曲和心情好,想着要把黄志雄的人情给还上。特意去买了点饺子,准备去找黄志雄吃个饭,其实他想自己包点,又琢磨着自己的手艺,还是算了。

来开门的黄志雄穿着白背心,大短裤,露出形状好看的肌肉。曲和提着一袋饺子站在门口,眨了眨眼睛。

“恩公,吃饺子吗?”
“啥馅的?”
“白菜肉。”
“进来吧。”

黄志雄接过饺子,转身进厨房拿盘子。曲和盯着他的后背瞅,又摸了摸自己瘦巴巴的胳膊,皱了皱鼻子。

两个人吃完了饭,曲和环视了一圈黄志雄的家,这里简单的简直不能再简单了,没有几件家具,所有东西基本都以单数出现,曲和都开始可怜来黄志雄家偷东西的小偷了。

“哇塞,你好这一口啊?”直到曲和发现了大大的沙包,才觉得这个家还算有点人气。

“嗯,闲的没事练一练。”黄志雄点点头,把旁边的手套扔给曲和。“怎么样?试一试?”

曲和心虚的接了,想想自己长年与琴为伴,斯斯文文拉琴的手,也有一天要和沙包亲密接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在黄志雄面前露怯。

曲和接过手套,想了想,跟黄志雄说“这样吧,打沙包没意思,咱俩过两招怎么样?”

黄志雄惊讶,打量了一下曲和细细瘦瘦的小身板,有点不可置信,“你确定?打疼你,你可别哭啊!”

“不能不能。快来打。”曲和把黄志雄拽到客厅,拉开架势。

黄志雄半信半疑,刚抬腿准备轻轻踢一下,还没碰到曲和,曲和顺势就倒在地上“哎呀,我摔倒了。好疼!”
黄志雄“……”
黄志雄被地上忘我表演着的曲和气笑了“合着你小子这是表演碰瓷呢?”
曲和不理他,继续演。
“快起来,地上凉。”
“我摔倒了,要黄志雄抱抱才能起来。”
黄志雄“……”

曲和经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一段失败的生活。对很多事情都有了新的想法,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是脱胎换骨,重新做人,这一次,他只做自己,只做自己期望中的曲和。

曲和和黄志雄的来往渐渐多了起来,黄志雄看着有点冷,也不是十分爱说话,但是其实心很细,很多地方想的比曲和远。

比如,现在他们俩郑重其事商量的这件事。
“说说你的看法。”黄志雄抱住手臂,看对面的曲和。
“我没意见。找个日子签个字吧。”曲和点点头。
“嗯呢。就今天吧。”

然后两个人一起去了商场,在购买合同上把那辆两个人看好的车开回了家。是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拼车。(并不是)
黄志雄和曲和的工作单位离的不远,但是离他们俩的住处却不近。两个人都是搭公交上班,路上折腾的时间长太麻烦。各自买车又觉得有压力,黄志雄觉得两个人合买一辆车很划算,而且又在两个人的经济承受范围里。

于是,每天黄志雄先开车送曲和上班,然后再继续往前开送自己上班。周末一起用车,到超市采购生活用品,再一起载回来。咦,你问为什么不分开去买,黄志雄会告诉你这样省油!

有的时候两个人分别有应酬,朋友聚会什么的,就一个开出去,一个在另一个喝了酒之后把车开回来。反正楼上楼下住着也没有压力。

过了不长时间,两个人又严肃的商讨了一下另一件事。
曲和觉得,自己一个人做饭实在很浪费,又麻烦,常常做的多了,吃不完就倒掉很可惜。而且自己拿手的菜也就那么两个,生活质量很差。
对比黄志雄表示深有同感,他自己在饮食上常常糊弄,而且手艺也就一般般。
两个人一致决定,以后一起拼饭!
正好曲和跟黄志雄各自会几个拿手菜,拼到一起就是一顿丰盛的菜肴。而且又一起开车上班,一起吃饭也很方便。

过了一段时间,黄志雄把自己的房间退了,抱着他的大沙包,拿着行李卷,搬去了曲和家。
他们认为自己一个人住这样的房子太浪费了,两室一厅,他们俩的东西又少,房租也有点贵,如果两个人租一间,那么可以省下不小一笔钱。反正饭和车都拼了,也不差房。
于是两个人,郑重决定,拼房!

黄志雄把沙包拴好,曲和也把大提琴拿了出来。
两个人看着对方笑。
“你这个我可欣赏不来。”黄志雄指着曲和怀里的大提琴摇摇头。
“你这个我也来不了啊。”曲和也指指黄志雄身后的沙袋。
“噗。”两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笑。
“那以后,我打拳的时候,你就拉琴。”黄志雄摸摸自己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
“行啊,我拉琴的时候,你就打拳”曲和轻轻的笑起来,眼睛里是黄志雄第一次见他拉琴时候的星光海洋。


黄志雄接曲和下班的时候,发现曲和被人堵住了。
那女人很漂亮,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曲和低头和她说着什么,她轻轻摇着曲和的手臂。

黄志雄远远在车里看着,突然觉得有点烦躁。
黄志雄摸兜想掏出根烟来抽,又猛然想起上次戒酒的时候把烟也一道给戒了。
酒!黄志雄打了一个机灵。又不耐烦的往那边瞅了一眼,看见曲和抬手摸了摸那女人的头发。
黄志雄嗓子难受,把车打着火,转向去了酒吧。

他太久没碰酒了。全身的细胞都吵着要醉一场。

曲和把崔瑶送走后,等了半天也不见黄志雄过来。打电话也是关机,曲和有点担心,又怕黄志雄回来见他不在家,又再出去找他。于是就回家坐在沙发上等。

他听黄志雄说起过他的过去,说起生和死,说起道义和良心,说起硝烟和鲜血,也说过他醉生梦死的那段记忆。黄志雄最后说,都过去了,活着就有机会重新活,死了才连改变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珍惜活,不再需要酒精了。

曲和受到了非常大的鼓舞,他从黄志雄身上看到一种重生的可能性。于是他今天可谓是心智坚决的拒绝了崔瑶提出的复婚请求,他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再也不会为了任何外界的因素,而让自己动摇。

曲和等了太长时间,跑去看黄志雄的沙袋。又觉得
黄志雄去哪都不给自己发个消息,让自己这么等着,有点生气。曲和想了想,从抽屉里面翻出来把剪刀,刚想偷偷给黄志雄的沙袋戳个眼的时候,黄志雄就踹门进来了。是的,没错,是踹门进来的。

曲和手里还拿着把剪刀,瞬间有种做坏事被当场捉到的心虚感。“你回来了。呵呵。。我。。这个。。喔!”
曲和还没反应过来黄志雄就把他手里的剪刀扔出去,又把他打横抱起来,恶狠狠的摔到了床上。
不等曲和爬起来,迅速欺身上去,开始扯曲和的衬衫扣子,曲和感觉到他暴躁的情绪。
“黄志雄,你怎么了?”曲和推了推黄志雄的肩膀。

黄志雄不说话,却不动弹了,乖乖趴在曲和的身上。
曲和刚开始以为他又喝酒了,没法控制自己。可是趴在自己身上的黄志雄身上没有任何酒味,也没有烟味,倒是有很大的泡泡糖味。
“我今天差点就又碰那个东西了。”黄志雄窝在曲和的颈间闷闷的出声。曲和有点明白了,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发安抚他。
“一只脚都迈进去了。”
“那怎么又没进去?”
“我想起来我家里还有个艺术家跟我拼着房呢。”黄志雄好像很享受曲和的手指,用头蹭了蹭曲和的下巴,接着说“他还会拉大提琴,我喝酒了,就不配听他拉大提琴了。”

曲和听着心里有点涨涨的,还有点疼。
“所以你就嚼了一晚上泡泡糖?”曲和有点想笑,更多的是想哭。
“嗯。。。老子腮帮子都要磨漏了。”黄志雄坐起来。
“噗。。。。”曲和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可爱的分割线

“跟你商量个事。”两个人吃完晚饭,黄志雄对坐在对面的曲和一脸严肃的说道。

“咳,我也有个事想跟你商量。”曲和点点头,脸色有点不自然。

“你先说吧。”

“还是你先说吧。”

“那要不一起说?”黄志雄脸有点红,看了一眼曲和,也没好哪去,曲和点点头。两个人一起数了三个数:

“拼个床吧!”

“拼个家吧!”


























评论(61)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