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蔺靖】对牛谈情不弹琴

一发完结。

初十五。
萧景琰照例要去后宫和皇后吃饭的日子。
只是这边筷子还没拿起来,小太监就哭天喊地的跑了进来,“皇上,皇上,蔺,蔺阁主要寻。。寻。。短见。。您快去看看吧。。!”
萧景琰拿筷子的手一顿,点头说知道了,跟皇后说了一句抱歉,转身就跟小太监出去了。

蔺晨跟征伐的大军班师回朝之后,死皮赖脸跟萧景琰说,自己是琅琊阁主,身份尊贵,而且还有军功在身,再加上医治梅长苏尽心尽力,强烈要求加官进爵,还让萧景琰赏他一座大宅子,而且不要别人用过的,直接找块空地修。

梅长苏觉得他有病,最讨厌功名利禄,明明觉得俗不可耐,还去请赏这些干什么?
蔺晨展展衣襟,深情的说“因为我想让世人把我与他相提并论。”

梅长苏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忍不住打击他“你以为你封了侯,你俩就平起平坐了,你知道当朝光是侯爷就有多少个吗?”
“你没听过一个成语叫王侯将相吗?他是王,我就得是侯将相!侯爷多的很,是侯将相的只有本大爷一个!”
梅长苏“………”

于是蔺晨硬讨来了侯将相来当:论功行赏,他自大渝之战回来,封忠勇侯;在军中曾任梅长苏右路兵马散骑将军;如今梅长苏隐退,蔺晨便替他登朝拜相。

蔺老爷子听了这个消息直乐,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让梅长苏来打理琅琊阁,比他那个一年里有八个月不在琅琊山待着的儿子靠谱多了。

蔺晨跟萧景琰说宅子还在修,没地方住。
萧景琰说你们偌大琅琊阁,在金陵没有一处房产?
蔺晨说他如今入了朝堂,最好跟江湖离得远点。

萧景琰觉得有道理,就让他去苏宅住,反正以前也住那。
蔺晨就哭着嚷嚷,说萧景琰卸磨杀驴,要狡兔死,走狗烹,拿别人的旧宅敷衍他。

萧景琰气闷,问蔺晨“那你要住哪!”
蔺晨老奸巨猾的笑起来,“皇宫。”
随后赶紧闪到一边,恭敬的行了一礼“微臣谢陛下赐屋之恩。”
萧景琰握紧拳头。
蔺晨又往后挪了一步,还不等萧景琰说话,便又行了一礼“微臣再谢陛下不打之恩。”
萧景琰黑着脸把手放在了佩剑上。
蔺晨转身飞上墙头“最后谢陛下不杀之恩。”
萧景琰“……”

萧景琰带着小太监赶到蔺晨居处的时候,蔺晨正百无聊赖的拿着抹布擦着凳子边,一见萧景琰来了,迅速扔了抹布,踩着凳子就往事先挂好的白绫里钻,只不过蔺晨貌似低估了自己的头围,一时半会儿钻不进去,萧景琰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等他。

蔺晨好不容易把头放进去,就开始嚎“苍天啊,你开开眼吧!亲贤臣,远小人,此则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则后汉所以倾颓也!这振聋发聩的声音,如今犹回荡在今人的耳边!三闾大夫,也是因为得不到君主的赏信而悲愤投了汨罗江,我蔺晨如今也要落得这个下场吗?呜呼哀哉~可悲,可悲啊。。。”

萧景琰打了个哈欠,坐到桌子旁,“我饿了。”
蔺晨听了立刻把自己从白绫里拽出来,瞬间奔到萧景琰身边,“怎么都没吃点东西垫垫底啊!哎呀,你说你着什么急啊,我这又不急!(难道那个说要上吊的不是你。。。)吃的我都让人准备好了,今天给你做了叫花鸡,酒酿丸子,醋藕,对了还让人从江州特意带了留人醉,饭后还有榛子酥,哎,你尝尝这个荔枝,特别好吃,岭南带回来的,我昨天吃了一盘呢。。。”
小太监看着坐一起吃的欢乐的两个人,默默的可怜了一下特意炖了一锅鸽子汤的皇后娘娘。
不是自己太弱小,是敌人太强大。
小太监觉得眼睛疼,默默的退出去,叫了太医。

每当夜色向皇宫围拢起来的时候,蔺晨就带着火折子去大殿。
萧景琰全神贯注的批折子,蔺晨就让宫女太监都退下去。
天色越来越暗,他就一盏一盏的把回廊上还有大殿上的灯点亮。
有的时候萧景琰让宫女太监来点,但是都被蔺晨喝退了,他就是喜欢这种亲手把萧景琰身边的黑暗消灭的无影无踪的感觉。
他喜欢看萧景琰周身明亮地坐在亮光里,这时候他的面容是周正的是威严的,是凛然不可侵犯的,同时也是柔软的,因为心系天下而坚强,因为心系百姓而柔软。

通常的时候蔺晨是这样安分的待着。有的时候萧景琰忙完了,就唤人送来夜宵,两个人再吃一顿。
然而不通常的时候,尤其当萧景琰被各种奏折缠的没功夫搭理他的时候,蔺晨的所做所为。。。都不好意思说他。

有一次小太监战战兢兢的跪倒在萧景琰面前,连声说着“奴才罪该万死”。
萧景琰问他怎么了,他牙齿打颤“启禀皇上,奏折,奏折有好多都。都不见了。。”小太监吓的要死,他死也想不到奏折怎么也能丢啊。。
萧景琰“……”
后来萧景琰好几天都不想搭理蔺晨。


还有一次,萧景琰低头专心处理着奏折,突然觉得闻到一股叫花鸡的味道。
他抬头看了看,没发现任何异常,于是怀疑是大殿的门没关好,气味不知道从哪传过来的,没再多想。
然后他突然就意识到,今天蔺晨没在大殿上花式打滚。
萧景琰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一抬头,就见自己头上的那几片瓦被人掀开了,从上面悬下来一根绳子,那绳子上可不就是那可口,哦,不,可恶的叫花鸡吗?
萧景琰黑了脸“蔺!晨!”
果不其然从被扒开的天花板上,伸过来一张萧景琰只想一巴掌呼过去的脸,偏偏那张欠揍的脸还一脸的委屈,“陛下,叫花鸡比做叫花鸡的人还吸引你吗?”


冬天的时候,天黑的早,萧景琰回寝宫休息的时候也就早点。
蔺晨翻进去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些微凉风的味道。萧景琰的手放在衣襟上,直接黑了脸。

“擅闯禁宫是死罪。”

蔺晨点头“那我好像犯了死罪。”

萧景琰又道“见朕不行礼,不磕头,是大不敬,也是死罪。”

蔺晨耸耸肩“看来我还得死两回。”

萧景琰挑眉“出言犯上。。”

蔺晨点头“明白。死罪!”然后说完就麻溜利索的滚进了萧景琰的被子里。

萧景琰“……你听不懂人话吗?”

蔺晨点点头“我能听懂啊,陛下,你看啊,我已经冻死一回了,然后又被你吓死一回了,剩下的一次,留着微臣将功赎罪吧!就罚微臣替你暖被窝吧,这么冷的被窝足以再冻死微臣一回了!”

“哎呀,陛下你这屋子怎么都不放火盆啊,微臣好冷啊。”

“蔺晨,把你的手脚从朕的身上拿开!”

“陛下,微臣这是在给你取暖啊!臣一片赤胆忠肝,天地可鉴!”

“……”

后来萧景琰吩咐小太监在他房里放个火盆,这样就可以防止某些人以自己冷为借口然后实行某些见不得的人行为!

然而火盆后来还是被蔺晨扔了,说是武林中要是知道蔺晨房里还放火盆得笑掉大牙,内功好的人有几个用火盆的!

萧景琰看着他冷笑,蔺晨直想抽自己嘴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是他。


有的时候,冬天看星星的视野极好,蔺晨就胁迫帝君上房顶。
烫好一壶酒,再带点佐酒小菜,把皇上的毛氅围好,再硬生生往萧景琰怀里塞一个暖手炉。然后就拐带帝君不见踪影。

蔺晨拽着萧景琰袖子,指这边,指那边,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给萧景琰介绍。
当地的风土人情啊,有名的小吃啊,哪些奇怪的玩意啊,说的头头是道。
萧景琰看着一说到名山大川眼睛就发亮的蔺晨,轻轻的叹了口气。
然后他说“我不可能废后。萧景琰永远会有一个皇后。”
蔺晨愣了愣,然后反问道“我不能当皇后吗?”

萧景琰扶额,“你能给我生个一儿半女吗?”

蔺晨眨眨眼“只要我能,我就能做你身边唯一的那个人吗?”

萧景琰好笑,“只要你能生个孩子!”

蔺晨点点头,“这个简单!你等着!别反悔啊!”然后萧景琰就看见蔺晨一眨眼就飞过了几个房头,消失在了宫殿中。

萧景琰不知道蔺晨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果然还没过多久,蔺晨就提着还没来得及批袍子的萧庭生奔了过来。萧庭生没穿外袍,在寒风呼啸的房顶上一脸懵逼。

“不就是生个孩子,让你后继有人吗?简单,庭生,你叫我声娘!以后就是我生的你了!”

萧庭生和萧景琰:妈的,智障!



蔺晨夏天的时候,有时候一个人坐在屋顶上喝酒。
萧景琰从后面看他的背影,觉得像一只被扯住了翅膀的鸟儿,然后低头看看,发现扯住鸟儿的绳子就握在自己手上。

萧景琰想着,要不松开手吧。

他这一生交付给命运了,没啥可挣扎的地方。
可是蔺晨不一样,他生来就长着一双翅膀。
这座宏伟的宫墙困不住他,也没有理由困住他。

萧景琰拉住蔺晨要往嗓子里灌酒的手,然后也学着他,这边,那边的乱指。然后,轻轻的说“你走吧。这边那边,哪里都好。”

蔺晨眯着眼睛看他,见萧景琰没有任何玩笑的意思,周正的面容上异常坚定。于是蔺晨又开始心疼起来。他太心疼萧景琰了,想到的都是别人,从来想不到自己,于是蔺晨想,他不疼自己,那就让我来疼他吧。

“我以前挺信命的,觉得自己这辈子都跟朝堂没啥关系。”蔺晨往萧景琰那边靠了靠。

萧景琰侧着脸看他,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后来我发现,一个人的喜好,竟能改变命运。”然后蔺晨凑过去吻萧景琰,刚开始是很轻很轻,带着虔诚意味的那种吻,然后他狠狠的咬了萧景琰一口。
萧景琰吃痛,捂住嘴唇瞪他。

“再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去哪儿,还不都是你的地盘!那我还不如就在这待着呢!而且,我的大宅子还没建好呢!”蔺晨说完又要欺身过去,萧景琰冷笑着推开他。

“对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蔺晨,你回去躺平了,等着朕来临幸视察自己的领土!”

蔺晨“……陛下,臣这是穷山恶水,不值得陛下游览一番啊。。。陛下,陛下。。。(꒦໊ྀʚ꒦໊ི ) 泪目”






是我在做多情种。😂
本来想写荣霖的一发完结,结果一直没有脑洞。
还是写了一个蔺靖的。
一发完结第一波就到这了。
然后再可能就是从凌李开始写起。
谢谢各位的小红心,小蓝手,我真的很感激。
让我一个小透明,收获了继续写下去的勇气。
最近真的没啥灵感,😂,好难受。























评论(43)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