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02


02 资本家的慈悲为怀

赵启平回家以后沾枕头就睡着了,约炮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其实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那天,高速上出了一起车祸,一辆大客车滚下了桥,5人当场死亡,30
余人重伤,医院里乱成一团,根本腾不出来床位,就都血淋淋的挤在走廊里。

哭喊声,叫骂声,抽泣声,搅和在一起,顺着赵启平的心脏缝隙渗进去,把他瞬间裹得喘不过气来。

赵启平一声不吭穿上手术服,一头扎进手术室。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天使,哪有天使干的是这样血淋淋的活计?他只是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力工,跟死亡角力,帮助别人拉他们的纤绳,直到把红花拉过中介点,然后生压倒了死,他就得到了报酬。

因此他在手术台上格外拼,有这秒,没下秒的那么拼。

小赵医生根本就忘了还有一发未完成的炮这件小事,他太累了,连自己都想不起来是谁了,鬼还记得有个炮友。

谭宗明离开小赵医生家的时候颇有怨念,他等了一晚上,本想等着小赵医生回来,结果没等到可餐的秀色,却等到了欧洲急电让他去处理一笔生意。

他还安慰自己:天下间没有不散的炮局!况且还是一发憋在炮筒里的哑巴炮。

炸不起来。谭宗明心里稍微平衡点,匆匆去了机场。

这一去,就是一个月。
-----------------------------------------
凌远和李熏然,忙里忙外终于把他们的新房,一切收拾停当。收拾完了,就是按老规矩,给这栋新房子,添添人气儿,找几个人一起庆祝一下乔迁之喜。

赵启平想着见到凌远可能有点尴尬,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看到谭宗明比看到凌远更尴尬。

他从出租车里一下来,就看见路边停着那辆怎么瞅怎么眼熟的凯迪拉克,比车更眼熟的是从车里下来的英俊男人。

赵启平决定怂一把,装一次瞎猫。他目不斜视的从谭宗明身边经过,一身的正气凛然,秋毫无犯。

谭宗明看到他那个心虚的样子,有点好笑。又觉得,阳光下,高高瘦瘦的小赵医生怎么看怎么好看,还有那副自欺欺人的小德行,可爱的勾人。

毕竟是一发没打响的哑炮啊,这么好看的炮,怎么就能没打响?这难道不是人生的失败?

谭宗明抿着嘴笑了一下,张口想叫住小赵医生,憋了半天,想起来根本不知道小赵医生的名字,情急之下,顺嘴喊了一声“年轻人!等一下。”

旁边一脸尴尬要死的赵启平听见这一声年轻人,瞬间破功,“噗。。。”,好吧,这下他竟然觉得舒服多了。

“大爷,有事啊?”赵启平转过去,忍不住直咧嘴,圆圆的眼睛里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谭宗明也跟着笑,“你大爷的!过来搭把手。”

谭宗明从后备箱里搬出来一个木头箱子,赵启平去帮忙。“哟,这么沉!这是什么东西啊?”

“打开凌扒皮家门的敲门砖!”

谭宗明恨恨的说了一句,赵启平好笑,两人一人抬着箱子的一边,进了凌远的家门。

“你们俩。。。怎么一起来了?”凌远顿时想起来婚礼那天厕所里那香艳的一幕,觉得暂时还没法直视这两个违背大自然物种交配法则的生物。

“哎呀,哎呀,我闻到味道了!”还没等两个人解释,小警察从客厅奔过来,嗅着嗅着就嗅到了门口,然后扑过去,抱住了,木头箱子。

凌远“……”

“李熏然,你属狗的么?拖鞋呢?不穿拖鞋就在地板上晃荡?”凌远黑了脸,转身进了客厅给李熏然找拖鞋。

“谭哥,你真是个大好人!”小警察勾着谭宗明肩膀,表达着自己的感激,赵启平在旁边看的一头雾水。

唯有凌远急匆匆去给小警察拿拖鞋的背影,他看在眼里。觉得这时候撅着屁股从地板上拿起拖鞋的凌远,好像比手术台上长身玉立的他更有几分真实可爱。

然后他提着小警察的拖鞋回来,就看见挂在谭宗明脖子上,一副咱俩哥俩好景象的小警察,凌院长冷笑着提着小警察的领子进了客厅,还不忘狠狠甩了谭宗明几个白眼,冷冷丢下一句“把箱子抬进来”。

谭宗明委屈,转眼看赵启平,“合着我给他的小警察送酒,还是我的错了?这些酒多贵,他知道吗?都是我。。。”

“我不听,我不听。”赵启平拿手捂耳朵,冲他眨眨眼,换了拖鞋,唇边噙着笑,欢快的闪进了客厅。

谭宗明“……小崽子!”

------------------------------------
谭宗明和赵启平来的晚,小警察带着他们俩参观房间,警察局跟医院的同事们在客厅打牌,看电视,玩游戏。

两个人的家布置的很温馨,细节处处体现着用心。赵启平看着,玄关处的小狮子挂件,墙上的小狮子开关花边,地毯上小狮子花纹,洗手间里颜色搭配的牙杯,样式相近的毛巾。赵启平沉默的看着,偶尔听见小警察询问他的意见,就笑一笑。

大半时间,他沉默的听着谭宗明和李熏然分享交流着装潢技巧,风水格调,各种乱七八糟的话题。

直到他看到了小警察和凌远的卧室。其实卧室比起客厅朴素的多,没有什么复杂的装饰,也就是一张柔软的大床,靠墙一面连着屋子高的柜子,还有一个中国风的木书架,赵启平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凌远的品味。

卧室最朴素,最像一个家。赵启平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点酸。眼前的床单散发着洗衣粉的清香,书柜里装着凌远喜欢的书,阳光透过窗户呼啦啦扑进来,一屋子暖洋洋的气氛。

这曾经就是赵启平想要的一切。

谭宗明真心称赞了两句,小警察听了美美的笑。谭宗明哼哼说自己饿了,拉着还在发呆的小赵医生出了卧室。

小赵医生说自己要给大家展现一下多年切肉锻炼出来的刀功,转身进了厨房给大家切水果吃。

谭宗明盯着他的背影,半晌,说要去厨房抽根烟。凌远摸着下巴,不动声色的看着厨房门打开又关紧。

小赵医生,洗干净了苹果,拿起菜刀慢慢的切。切的仔细,手起刀落,干净利落。

“不知道的以为你在切洋葱呢。”谭宗明把厨房的窗户打开,点了一根烟。背对着赵启平倚在操作台上抽烟。

烟雾有点呛,但是眼前视线模糊的感觉好像又带来一种奇异的安全感。赵启平吸吸鼻子,“怎么哪都有你?”

“你好像还欠我点啥。”谭宗明刚把手伸过去放在赵启平的腰上,还没来得及仔细摸两把,厨房门就打开了,凌远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卧槽,你们俩倒是收敛点啊!凌远腹诽。(ꏿ᷄౪ ꏿ᷄ ̨ )͞

“启平,你们俩。。。?”凌远看看一脸尴尬的赵启平,一脸黑线的谭宗明,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赵启平嘴唇哆嗦了半天,还是没能在凌远面前说出“炮友”这两个字,憋了半天,脑袋一热,把自己的手硬塞进谭宗明的手里,瘆人的笑了笑“师哥,他是我,男朋友。”

凌远疑惑的看了看谭宗明。赵启平还算是个本分孩子,可是谭宗明是什么货色他还不知道吗,从来都没有过固定的伴侣,欢场里的战斗机。难道遇见小赵医生转了性了?凌远怀疑的看谭宗明。

谭宗明这边也是一个雷劈下来,一脸懵逼。卧槽,床还没上,炮还没打,别说男朋友,连个炮友都还不算啊!!

谭宗明感觉到小赵医生掐他手心里的肉,想了想,算了,反正婚礼上替他解了围,一次两次不都一样嘛,眼睛一闭,认了算了,又不能少块肉。

“嗯呢。”谭宗明视死如归的点头。

凌远还没缓过来,奔到厨房催水果然后目睹一切的小警察,睁大眼睛,“我好像看见,黄鼠狼给鸡拜了年,,唔。。。”凌远一把捂住小警察的嘴,然后迅速把他拖走了。

谭宗明转头去看赵启平,赵启平转头看窗外=͟͟͞͞-_-||

“哇塞,好香!”小警察大呼小叫着,感慨着谭宗明带来的酒质地上乘。

赵启平三步并作两步跑出去和小警察抢酒喝。开玩笑,他抢男人抢不过李熏然,抢酒他绝不能输!

小警察酒量很好,赵启平其实也不差,但是喝着喝着,抢着抢着,赵启平就觉得自己醉了。谭宗明理所当然的送他回家。

凌远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沉吟了半天。小警察从身后抱住他,轻轻的说“他会幸福的”。
凌远大骇,差点忘了睡在他身边的可是刑警队长。凌远脖子有点凉,自觉的抱着小警察回去睡觉,别人的事情再懒得操心。

-------------------------------------
谭宗明开车送赵启平到他家楼下。
两个人站在楼梯口,吹着风。

赵启平沉吟了一下,觉得算是欠谭宗明一炮。想着还是还了吧,欠人情不好,能用有形东西偿还的,就绝对不要拖着等到用无形东西才能偿还,不然的话,玩的很大,容易闪着。

“要不,补上?”赵启平踢了踢路上的小石子。

谭宗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盯着赵启平看,眉目清秀的青年,稍有些紧张的攥着手掌,他的眼睛那么好看,让谭宗明想起来有一年去大草原上看见的星星。他这么多年没见过了。

谭宗明笑“我看还是把火字旁,换成提手旁吧。”

“啊?”赵启平没明白。

“悲伤的人不太适合约炮。今儿不约炮了,约个抱吧,怎么样?”谭宗明这么说着,一边站在原地,冲着赵启平张开双臂。

晚风作妖的吹开谭宗明没系好的西装扣子,露出他的白衬衫。路灯兜在谭宗明的头上,撒下几许阴影,他锐利的眸光好像柔和了些,窸窸窣窣的落在赵启平的身上。

赵启平愣愣的看着他。

“约不约啊?倒数了啊,3,2。。”谭宗明张着手臂,风撩起他的碎发,有一种少年再来的感觉。

“约!”赵启平扑了过去。

谭宗明觉得肩膀有点湿,感慨,又有一件衬衫即将报废。

“他很幸福。”谭宗明摸了摸赵启平的头发。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小赵医生埋在谭宗明的脖颈里闷闷的说话,声音里还藏着不想轻易泄露的秘密。

谭总老奸巨猾的笑。半晌,又突然说“赵启平,这是最后一次了。好吗?”

小赵医生刚开始以为他说的是约炮,刚想说行,又突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凌远。

“好。”赵启平决定这次彻底一点折磨谭宗明的衬衫。

反正他差不多最窘迫的样子都被谭宗明看到了。还能怎么更糟呢。这么想着,小赵医生彻底没了后顾之忧。

--------------------------------------
第二天早上,谭宗明穿着口水眼泪鼻涕洇湿的衬衫,不情不愿的爬起来。
枕头旁边依旧没有小赵医生的活人,只有一张纸条“我早班,你随意。”

谭总看看空无一人的房间,再看看自己一大早上精神奕奕的小谭。
此情此景,只觉莫名熟悉。

靠!

老子一个资本家到底为什么大发善心?

为什么本应该轰轰烈烈的第二炮又成了哑巴炮!










好像更的挺多的这一次。
突然深夜就想写了。
脑子里的东西,写不出来。😂
但是,我想我还是会坚持下去。
来自一个少女深夜的呼喊( ̄▽ ̄)。。。
































































评论(56)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