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 03

03 他带我入桃花源

谭宗明对着面前搔首弄姿半天的洋妞儿,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33层的落地窗外,是纽约真实绚烂又残酷的名利场。

五光十色的光柱争夺着纽约沉沉的天幕,这是人间声色犬马欢愉场。谭宗明就是在声色犬马里制造声色犬马,在繁华绚烂上再添绮绣的人。

他参与制定规则,又被规则所制约。他玩游戏,也被游戏玩。他从中找到两相平衡的点,安身立命。

一通电话又把他拽到大洋彼岸,开了一个走心烧脑的会议。强强联合的前提,是要保证自己足够强,不掉入陷阱。谭宗明游刃有余,他已在这样深的水里,行走了20余年。

这样的时候,各方势力都在活动打点,对于这样的礼物,谭宗明也乐得收下,比如面前这个金发碧眼的洋妞儿。

只是他看着看着,就觉得长头发碍眼,他想起来小赵医生干爽利落的小平头。

想着想着小平头,谭宗明觉得也许是眼前礼物的性别挑错了。于是,打了个电话。洋妞儿不情不愿的退了出去,过了一会儿,进来了个妖孽美艳的外国小帅哥。

外国小帅哥,真是够靓,盘儿亮,条儿顺,一举手投足,媚的风情万种。

谭宗明贱毛病又犯了,他偏偏要去看人家的手,这一看不要紧,只觉得失望的很。眼前晃荡着小赵医生那双修长有力的双手,顿时觉得,刚刚提起来的兴致,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着远在大洋彼岸的小赵医生,谭宗明心里痒痒,却又吃不着。

眼前能够吃到的外国小帅哥,谭宗明又觉得嚼起来无味,吃不下去。

谭宗明托着下巴,挥挥手,让外国小帅哥出去了。吃不下去的东西总不能硬塞,吃坏了肚子,得不偿失。

谭宗明对着空荡荡的豪华套房叹气,操!人之初,性本贱!

 

谭宗明想着不能白白的守空房,翻出来手机,拍了一张空荡荡的床,给赵启平发了过去,潜台词就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为了某人,独守空房。

小赵医生刚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听见手机提示音,一打开,就看见备注名为谭一炮的用户发来了一条消息,小赵医生点开这张豪华套房里空荡荡的床的照片,想了想,回复谭宗明:怎么着,一会儿是要给我直播GV还是AV啊?

谭宗明兴高采烈的扑过去看手机,一打开,被赵启平气笑了,咬了咬牙,“你大爷的!小兔崽子~”谭宗明边笑,边回:都不是,给你直播猛男沐浴。

小赵医生挑了挑嘴角,然后发了一张自己的自拍过去。他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有擦干,湿淋淋的碎发杂乱性感的贴在额头上,顺着头发淌下来的水珠,有几颗徘徊在他的锁骨处,还有几颗顺着喉结赶往胸前露出来的一小片细腻柔软的肌肤。

赵启平把自拍发过去,在底下配了一行字:你是说这样的猛男吗?然后关了手机,擦干头发, 上床睡觉。

谭宗明抱着手机差点从沙发上掉下去,半晌,咬着牙,狠狠的戳着照片中小赵医生的胸口,”让你撩!等着哥哥回去的!“然后就开始捧着手机,翻来覆去的开启了对这张照片360度的探索。

长夜漫漫,这次谭总,彻底是无心睡眠了。

 

赵启平接到谭宗明电话的时候,就在一个他好不容易可以早下班的下午。他觉得真是中了邪的巧了。

谭宗明今天换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他依靠在门边抽烟,一身新款的阿玛尼闪闪发亮,长腿随意一弯,吸烟的时候露出性感慵懒的表情来。

赵启平从医院一出来,就看见他这么一出,撇了撇嘴,快走几步过去,故意使劲吸了吸鼻子,问谭宗明”我怎么闻到一股春天非洲大草原的气息?”

谭宗明诧异,也抬起胳膊,问了问自己的腋下“有吗?这是什么味道?我没有喷什么啊。可能是我天生自带体香。”

赵启平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笑的要背过气去。半晌谭宗明反应过来,翻了个白眼,“行啊,小崽子,变着法损我呢?”

赵启平不敢太放肆,这毕竟是医院门口,人来人往的,这要是谭宗明臭不要死脸的干出来点啥,他以后在医院还怎么混啊。赵启平努力控制住笑意,一本正经的问“找我有事啊?”

谭宗明看着好久不见的小赵医生假模假样装正经的样子心里直痒痒,无奈这次是有正经事,只得把一切关于运动的事情提上日程,暂时延后。

“跟我回趟家。”

赵启平愣了一下,斜着眼睛瞅谭宗明:“你这也太直接了吧!”

“你想哪去了。我说真的,不是为了那事!”谭总明被他噎了一下,轻轻的拍了下小赵医生的脑袋。

赵启平还是满眼怀疑的盯着他瞅。

谭宗明被他小模样气乐了,“我说真的。我们家老爷子摔了一跤,我想找你给他看看。”

“骗鬼呢?你们家那么多私人医生,还用找我去看?”

“我们家老爷子脾气怪的很,看不上那些人。你跟他们不一样!”谭宗明掐灭了烟。

小赵医生挑着眉毛看谭宗明,眼睛里都是玩味:“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都是拿钱治病,我在医院里又不是做义工的!”

谭宗明抱着胳膊看他,“这么说吧。我要是说,我给你500万,让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头,你干不干?”
赵启平盯着他瞅了半晌,笑了出来,“算你识货!等着,我上去拿家伙。”

“得令!您请!”谭宗明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长手长脚的又不协调,看起来有点滑稽。小赵医生摸着鼻子偷偷抿着嘴笑,上去取了些常用的工具,拉开车门,坐进了拉风的红色法拉利。

 

红色法拉利渐渐开出了城市,开出了郊区,在山道了跑了好一会儿,赵启平渐渐察觉出不对来。

“我说你该不会是要把我卖了吧?这是去哪啊?你们家就算住在最郊区的地方,这时候也该到了吧!”

谭宗明听见他问,抿嘴笑,小崽子还挺能忍的,坐了这么久才问。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爸脾气怪的很。年轻的时候是拿笔杆子的,还秉承着士农工商那一套,看不上我这个天天跟钱打交道的。不愿意跟我一起住,自己在乡下老家里住着,他觉得清净,关键是没有铜臭味!”谭宗明用手指了指杂物箱,示意赵启平先喝点水。

“老爷子自己住着啊?也没个人照顾?”

“有个阿姨照顾着。老爷子倔的很,坚持不跟我住一起,当时闹得也挺僵的。”

赵启平扭开矿泉水的盖子,想了想,还是递到了谭宗明的嘴边。

山间的公路上没什么车辆,只有拉风的红色法拉利驰骋着,跟路边的树木,野花,红红绿绿的融在一起。

“老爷子仇富成这个样子,你干嘛还开个这么骚包的车回去啊?成心的吧你。”赵启平不解,以前的凯迪拉克是黑色的,虽然也是价值不菲,但是看着不这么招摇,这么欠揍啊。

谭宗明狡黠的笑一笑“这你就不明白了。老爷子看不上我的做派是一回事,我能不能衣锦还乡给老谭家争光这又是另一回事。老爷子好面子,我开着这车,十里八村的一晃荡,也就都知道了。”

“人精儿!”赵启平撇嘴,心里想着,这人心啊,真叫谭宗明给算透了。赵启平转过身去看谭宗明的侧脸,开始觉得有趣。

好奇,通常是一种不该生发的感情的起始。但是,赵启平没有注意到。

 

谭宗明又开出去了一段距离,山路越来越窄,再往里走,车进不去。两个人下了车,徒步行走。

钢筋铁骨的石头森林渐渐地褪去痕迹,土地和山林显示出起始的样貌。汽车尾气在这里成为一件陌生的东西。

赵启平打小长在城市里,没见过这样活生生的桃花源。

在这里一切好像退却成为一枚果核。皱巴巴的果肉是齁咸的现代文明,看起来丑陋,也很容易被咀嚼,而人们逐渐忘却的自然精神才是强有力的内核。

在这里,赵启平好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而前面,背影宽厚的领路人,是最应该和眼前的一切格格不入的人,但正是这个人,曾经来自于这个地方,甚至曾是它的一部分。这种感觉,令赵启平觉得奇妙无比。

两个人穿行在黄昏的林子里,脚下是细碎的石子路,偶尔也深一脚,浅一脚的踩进泥里。白色的大鸟在林间吱哇乱叫,两个人也就踩着乱七八糟的节奏乱走。

黄昏中的村庄渐渐显露出面貌,紫色的金光笼罩住那里,烟雾缭绕的一排排房子匍匐在那片金光里,梳顺的羽毛般躺在山水之间。

这是烟火供养着的众生场。

赵启平平视前方站着休息的男人的背影,他周身嵌在金光里,赵启平只能用手遮着额头看他,发现了眼前男人,不听话的几根银丝泄露在黄昏晚照中。

“老谭。”赵启平喊他。

谭宗明回过身来,额头上还挂着长途跋涉应该带着的汗珠。

“累了吧,快到了。”

赵启平靠近他,然后抬手,扯掉了几根白头发,谭宗明龇牙咧嘴瞪他。

”拔了吧,让老爷子看到不好。”赵启平温温和和的说着,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怕大声说话。

谭宗明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然后又环顾四周,再摸了摸兜,还是没有找到纸巾,只得依旧用自己的衣服给赵启平擦汗。

动作依旧很笨拙,赵启平想起那天在海边简易厕所里谭宗明的样子,“噗嗤”笑出声来。

谭宗明被他笑愣了,一脸懵逼的看小赵医生,半晌,眯着眼睛,砸吧砸吧嘴。

“我怎么好像也闻到春天非洲大草原的气息了?”

再看小赵医生,已经一溜烟跑出了一段距离,他转过头冲谭宗明喊“大爷腿脚不好,下坡慢点走。”

谭宗明一边骂他小崽子,一边看平时道貌岸然的小赵医生像个孩子一样在田间小路上撒欢。

 

他带他来这里。

他带他来自己的桃花源。

他本没想带他来。他自己闯入了。

 

 

 

 

我承认我开始矫情了。这章情节发展挺慢的,我检讨。

看在我又码了一遍的份上,看文的小天使敢不敢狠狠的原谅我?

下一章谭老爷子上线。

谢谢大家的支持爱护关心宠。

哈哈哈。

 

 

 

 

 

 

 

 

 

 

 

 

 

 

 

 

 

 

 

 

 

 

 

 

 

 

评论(45)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