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楼诚】红豆生南国8

《当阿诚没有成为我男朋友的时候,我在做什么》

好久不写这个了,过来暖一暖。
7《和阿诚喜欢的一切在一起》下篇的这个脑洞我已经忘了,所以,8我又任性的跳开了。
哈哈哈,好久不写的红豆,宝宝又来了。
现代au 明家日常
对啦,设定是阿诚还在上学,而明楼接管了明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阿诚没有成为我男朋友的时候,我在做什么》

明楼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真的只是在阿诚洗澡的时候,不小心一屁股坐到了阿诚的手机上。
他真的只是打开手机想看看有没有压坏。
他真的只是点进微信想看看微信功能有没有失常。
他真的只是……

只是……
这满屏的“么么哒”是什么鬼。
明楼脸一黑,直接把阿诚的手机扔到地上。

“啪。”明楼看着身首异处的手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卧槽,这手机是来碰瓷的吧!

阿诚洗完澡,一推开门出来,就看见坐在沙发上懵逼的明楼,和地上被分尸了的自己的手机。

“大哥,你对它做了什么?”阿诚眼角直跳。

“它包庇了犯罪,是邪恶滋生的温床。而我,代表正义审判了它。”明楼面不改色的说着。

阿诚挑着眉毛看明楼“那你给它机会申诉了吗?”。

“冥顽不灵,就地正法了。”明楼摇摇头,从沙发上站起来,背着手,气定神闲的开溜。

“站住!”明楼乖乖的停住脚步,心虚的转过身来。

“收拾干净了。→ →”阿诚指指地上陈列着的手机的遗骸。

“哎。”明楼乖乖蹲下,把地上的手机拿起来,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收拾起来,立刻抬腿想走。

“等等。”阿诚在他临出门的时候又喊住他。

“您还有什么吩咐?”明楼苦着脸看向阿诚。

“把你手机留下。”阿诚冲着明楼抬抬下巴,明楼有点方,“为什么?”

“你把我手机处决了,我还得给同学发消息安排活动呢,把你手机交过来充公。”阿诚撇嘴,斜着眼睛瞪明楼。

“哦”明楼把手机递过去,然后按下门把手,准备从阿诚房里出去。

“站住!”明楼心里抖了一下。

“又什么事啊?”明楼说话明显底气不足,这个家里他说的算不算向来取决于其他人想不想让他说了算,(꒦໊ྀʚ꒦໊ི ) 泪目

“密码?”阿诚摁亮手机屏幕,等着输入密码。

明楼微微咳了一下。

“生日。”说完明楼半个身子都钻出了阿诚的房门。

阿诚输入明楼的生日,却显示密码错误。“不对啊,你确定是生日?”

明楼脸上更红了,落下一句“你的。”,然后就逃也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阿诚捧着他的手机笑的一脸痴汉。(⺣◡⺣)♡

果然输入阿诚的生日,密码锁就解开了,阿诚心里还没美完,就看见消息记录里汪曼春的名字占了一整片,哼,阿诚冷笑,对着窗户顺手就把手机扔了出去。

二楼高的地方扔出去,手机完美报废。

阿诚扔完手机有点后悔,但是想了想又觉得这么可气的手机还留着它干嘛。

第二天,明楼管阿诚要自己的手机。阿诚这边早餐包子还没塞进嘴里,手顿了顿,一脸平静的说“你的手机通敌叛国,和一些渣滓走狗为伍,经过我的感化,觉得没脸存活在这个世间,以死谢罪了。”阿诚说完,还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牛奶。

明楼点头,“确实可耻。有遗言吗?”

阿诚想了想,说道“有。它说以后不要让其他兄弟重复它的老路。不然,来一个,它带走一个。”

明楼更加郑重的点点头“嗯,看来是得好好吸取教训。一会儿去买新手机?我知道有个牌子出了最新机型很好用。”

阿诚冲着明楼点点头,赏了今天早上给明楼的第一个笑容。

小明坐在餐桌上,听着他们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他大哥和他二哥每人各提了一个新款手机回来,小明心里呵呵哒,两部手机同样的类型,款式,只不过颜色一个黑,一个白。

小明觉得眼馋,想了想,把自己用了好久的旧手机扔进了坐便里。

然后呼天抢地的去找明楼和阿诚,“大哥,二哥,我的手机说它爱上了坐便,死也要和它在一起。然后就,就。。。”小明哭戏演的很认真,戏好是真的。

明楼笑笑,给了阿诚一个眼神。阿诚也笑笑,去客厅拿好了长椅子,放外地中央。

明楼挽挽袖子,冷笑着拿鸡毛掸子,阿诚把小明压在凳子上,明楼就一鸡毛掸子下去,“小小年纪还学会奢侈浪费了!好好的手机就敢往坐便里塞!小兔崽子,反了你了!节俭是明家家风,在你那被狗吃了!小时候怎么教育你的!!还敢不敢了?。。。”

小明眼泪汪汪,宝宝心里苦,宝宝还是太嫩了。。

后来,小明这个富可敌国的明家的小少爷,用回了最古老的诺基亚。

新款手机?呵呵哒。。。

~~~~~~~~~~~~~~~~~~

阿诚从学校回来就开始生气。这一点明楼明显的感觉到了,而且按照他对明诚的了解,这种愤怒百分之八九十都和自己有关。

明楼有点忐忑,吃完晚饭就躲进了书房。

明诚冷笑着推开明楼的书房门。明楼装作看文件,一脸淡定的问他“有事吗?我在看文件,现在有点忙。”

阿诚指了指他手里的文件“拿反了。”

明楼一哆嗦,立刻笑呵呵的拉着阿诚去沙发上坐。

“阿诚啊,这么晚找我什么事啊?”

明诚翻了个白眼,瞪他“明先生!我总听说有老师经常去家访的,从来没听说过还有家长总去校访的!你没事老去我学校干什么,老师还不得以为我有什么问题,要不然家长怎么总来呢!”

阿诚生气,明楼隔三差五就要去他们学校看看。去就去吧,低调点也行,关键他还总是非得带着一大包吃的,耀武扬威的去班级看他。

都有同学传他是不是有病,他大哥老不放心,总是过来看他!

明楼尴尬的咳了一下,然后说“就为这个事啊。你放心,我去你学校看你,都是先去老师办公室,我每次都说是明台有多动症,不放心他又闯祸才来看看的。”

吃了饭,去厨房端水果回房,正好路过大哥书房的明台“……”

我就说为什么老师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明台心里奔腾过一万只草泥马。。。然而,没用,他的心里却没有草原。

~~~~~~~~~~~~~~~~~~

后来,明诚问明楼,当时为什么明楼去学校看他总要先去老师办公室?

明楼笑着说,因为老师办公室里有班级里的监控。

半晌阿诚才反应过来,冷笑着说,我就说当时我跟我同桌相处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被调开了呢!行啊你,明楼!

明楼抿着嘴笑,“那时你还不是我男朋友嘛,我不看紧点怎么行?”

明诚想想觉得明楼有点幼稚,又有点可爱,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坐在旁边又被秀一脸的明台表示,当阿诚还不是我大哥男朋友的时候,我依然在受虐,现在是了,我特么还是在受虐。

背锅的永远是我。

没有什么不同。(-ι_- )。。。






突然想写了,所以就写了。
哈哈哈,任性来一发。
遵从原始欲望,大家别见怪。😏
下一篇会写桑榆向晚吧,一发完结系列也会继续的。还可能穿插我不知道就何时抽风的脑洞。
谢谢谢谢,其实千言万语,还是这一句。
像尔康答应紫薇一样的答应我,还要一起继续狠狠爱楼诚,好吗?





















评论(30)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