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08

08. 巫妖和他的浮士德先生

注:这章本来应该归属到第七章,但由于上一章实在过长,我就写在这了。所以,也算一个双更的繁荣假象。

谭宗明和赵医生长途跋涉终于返回大都市的人潮中,这个城市依旧是那副处处笙歌的欢乐模样,丝毫不知道他们从哪里的腥风血雨中回来,又带着怎样的一身欲说还休的故事。

谭宗明成功拐跑小赵医生,载着他回了自己的花园一样的别墅。两个人长途跋涉,又加上心理上的放松,只想好好的补个觉。

尤其是小赵医生,简直觉得自己体力精力已经达到上限,他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来供资本家剥削。在简单抵抗了两下之后,还是没忍住谭总提出的回他的豪华大床房补觉的诱惑。

谭宗明让管家准备好干净的睡衣给小赵医生备用,两个人彻彻底底的洗了个澡以后,(别污,各自洗的!😂),心满意足的跌进谭总引以为傲的高级超豪华舒适大床中。

谭宗明看看洗完澡香喷喷的小赵医生,四肢摊开,一脸享受的陷在蓬松的被子里,默默的咽了口唾沫。

小赵医生感觉不好,默默的抽出一个枕头横在老谭和自己中间,然后用手指指谭宗明,又指指自己这边,“你!过来,死啦死啦滴!”,然后伸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恶狠狠的瞪了蓄势待发的老谭一眼。

谭总小心思被识破,清了清嗓子,“咳,我是那种人吗?咱们不约,不约!”谭宗明一本正经的在自己的一边躺下,默默的在心里念叨,小不忍则乱大谋,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结果,小赵医生却开始翻来覆去睡不着,也许是高强度的神经仍然没有放松下来,虽然困倦,却怎么也没法入眠。

小赵医生咳了一下,拉下被子,喊了一声“谭宗明。”

谭宗明动也不动。

小赵医生伸出手越过枕头戳了戳谭宗明的脸,“谭宗明!”

“嘿嘿。”谭宗明一把抓住小赵医生的手,果断的把横在中间的枕头扔下床去,整个人凑过去“你是不是反悔了?是不是想做点什么有趣的事?”

“……”赵启平惊叹了一下老谭这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属性,又默默的看了看神不知鬼不觉把自己围住的某人的手臂和腿,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我睡不着。”赵启平懒得动手推他,索性由他去让他抱着,反正人肉抱枕也没有很差。

“好嘞,马上就天黑了,咱们行动起来!”谭总兴奋的凑过去亲了亲赵启平的耳朵,刚准备动手解睡衣
扣子,小赵医生冷冷清清的声音就响起来。

“我想听故事。”

谭总闪了一下子,深深地觉得自己是不会好了。又看看黑眼圈严重的小赵医生,心里头终究还是心疼压过欲望。

“行。讲个什么故事呢?”谭宗明把小赵医生的被子
轻柔的掖好,满意的看着小赵医生嵌在柔软的床铺里,捂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里露出来一双黑水晶一样的眼睛,亮亮的盯着他看。

谭宗明撑起手臂,拄着头侧着身子躺下,摆出一副标准讲故事的造型。

“听说小赵医生喜欢王小波~那咱们讲一个,他的小说里,农学院的学生组织去看种驴交配的故事吧,话说学生们一听说要去观摩种驴交配,都特别盼望,到了这一天啊,班上所有的同学,哪怕平时逃课的同学全都来了,甚至一位骨折了的体育生也一瘸一拐的来了,要去看种驴交配~还是现在年代好,网上什么资源都有,哪里用的着这么费劲。。”

“……打住!怎么老交配交配的!你就不能讲的别的?”赵启平翻了个白眼,对于老司机的故事储备深感担忧。

谭总(꒦໊ྀʚ꒦໊ི ) 泪目,我能不讲着讲着就讲交配上了吗。。。我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

谭总憋了半天,最后可怜巴巴的说了句“没有交配的故事,那我只能讲儿童文学了,《舒克和贝塔》?这个保证没有!”

“噗”小赵医生憋不住笑起来,爽朗的笑声一下子把偌大的房间装满了。

外面天刚擦黑,傍晚暗紫色的光线,透过谭宗明卧室大大的落地窗投过来,把两个人笼在一起,缠啊,绕啊,分不出彼此。

这里好像变成了一座童话里,森林深处巫妖的城堡,周围被丛丛荆棘,藤蔓围起来。这个孤独的城堡中心,是巫妖和他爱人所处的玻璃房子。他们不闻世事,夜夜欢爱,在爱人的肉体中堕落,却因此觉得获得更崇高的灵魂。

屋里好像瞬间被某种气氛击中,谭宗明一点一点把头垂下来的时候,赵启平突然感觉到满屋子都萦绕着谭宗明深情的气味。

他有点目眩神迷。谭宗明把手搁在他的头上方,一点一点覆盖住他,低下头,凑近他的唇,轻轻的啄了一下。

是一个干净,平和,充满了一种爱情崇拜意味的吻。

小赵医生伸手环住谭宗明的脖子,看谭宗明藏着星辰大海的眸子,看这眸子里可吞日月的深情。

“你看过《浮士德》吗?”小赵医生抬起手摸了摸谭宗明的眉毛。

“嗯。”眉目英俊的男人回答他。

“当浮士德说出‘你这么美,可否逗留一下?’随即就倒地身亡了。”赵启平眼睛里浮起万般情绪。

谭宗明愣了一下,蓦地感受到小赵医生暴露出来的恐惧迷茫还有大片的迟疑,谭宗明鼻子一酸。立刻承认爱情对于理性的摧毁是全面的,他在这样全无防备,已经算是打开心腔给他看的小赵医生面前,没有任何抵抗力。

要怎么做,才能抹平眼前的这个青年,这么多的不安,踟蹰,谭宗明第一次对自己掌控全局的能力提出了质疑。

谭宗明把赵启平写满疑问的脑袋搬过来,对着他葡萄酒一样的眼睛,无比温柔的回答他。

“可是,浮士德死去后,他的灵魂进入了天堂,并没有进入地狱。”

赵启平瞪大了眼睛看他,圆圆的鹿眼湿漉漉的,像刚从冰窖里取出来的酒瓶上凝着的那团雾。

胸腔里有一股情感澎湃着涌出来,充满他的四肢百骸,他好像终于从若干年的迷雾中抽身而出。

赵启平把嘴唇凑上去回吻住谭宗明,绵长,湿热,用唇舌和彼此交换信赖,托付,安心,迷恋,
和不适合用词句言说的深情。

爱情本身,是朴素的,自然的,非常简单,也毫不费力。

----------------------------------------------
谭宗明在小赵医生睡着了以后,摸到阳台上,拿小赵医生手机,打电话。

“喂,凌远吗?”

“。。。你最好有屁快放!”听见谭宗明的声音,电话对面的凌远语气极不耐烦,相当负能量。

谭宗明皱皱眉,觉得凌远脾气越来越差了,嘴也越来越黑。

“我跟你说,马上放赵启平三天假!这三天里我不会让他开手机!提前跟你说一声,你好好安排!出了任何医疗事故他概不负责,一切经济损失由我支付!你懂了吗?”谭宗明一口气说完,说完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把这些话说这么快干什么。

“……所以,小赵呢?”凌远喘了一下。

“他累极了,睡着了!”谭宗明心疼的砸吧砸吧嘴。

“……禽兽!”凌远咬牙切齿。

“不是我!就因为他太累了,本来应该干什么的,他却睡着了!所以我才要让你给他放大假!”谭宗明委屈的解释了一下。

“你确定不是你技术太差,小赵无聊的睡着了?”凌远冷哼一声,“啪”的一下,挂掉了电话。

谭宗明“……你大爷的!你等着,我这去雇医闹!”


小警察凑过来问凌远“怎么了?谭哥说什么了?”

凌远摇摇头,“一个土财主的经典台词!……我们继续!”

小警察“啊……慢点……”



所谓人比人,气死人,但在阳台上傻呵呵吹冷风的谭总没有意识到。

也算,傻人有傻福。(〃'▽'〃)





写完发现,我的天,我写了这么多。😂
这么勤劳,我自己都害怕了。


评论(59)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