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520特辑】一场名为私奔的出游(路上篇)


“ 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
想带上你私奔,去做最幸福的人。”
----《私奔》郑钧

“都准备好了没有?咱们连夜就走。”明楼整理一下大衣,看向满屋子的弟弟和弟弟的男朋友,略微停顿了一下。

阿诚赶紧凑过去,“天气预报说没有雨。适合出行。”

嗯,明楼点点头,看向在楼梯的扶手上坐着,还把脚探出去的蔺晨,“蔺晨,黄历看了吗?”

“宜出行,宜嫁娶,忌口角。”蔺晨从楼梯上翻下来,回他。

明楼点点头,作为家里的大哥,他就是本次私奔行动的最高执行官和行动负责人。

“下面以小队为单位报数!”明诚开始最后一次清点人数。

“蔺靖!”
“凌李!”
“谭赵!”
“杜方!”
“黄曲!”

“报告长官,楼诚小分队,共12人,实际出席12人,全部到齐,报告完毕!请长官指示。”阿诚跟明楼一本正经的报告。

明楼点点头“开始行动!”。

“是!”

于是众人浩浩荡荡的把车开离明家。

本次行动代号,叫做“楼诚突然想私奔觉得还不错准备试一试弟弟们也觉得好干脆一起去私奔”。

行动保密等级为绝密,这也是众人决定连夜开拔的
原因。毕竟没有谁私奔要搞得人尽皆知。

六台劳斯莱斯,一辆跟着一辆,悄无声息的驶上高速公路。明诚和明楼的车打头阵,这条路线由阿诚亲自挑选,安全,保密性高。周围是一片片庄稼地,开着车窗还能听见蛙声一片。

“哎呀,老凌你看,刚才飞过去的那个是什么啊?是飞蛾还是蝴蝶啊?怎么还发光呢?哎,你看你看,那个是猫头鹰吧?我天,我第一次看见活的!”李熏然兴致昂扬的打开车窗往外看,沉浸在发现新天地的喜悦之中,凌远开着车,忍不住提醒他“李熏然,我们正在私奔呢。你能不能严肃点?”

“哦。”被训了的李熏然闷闷不乐的坐好,看见凌远目不斜视的开车,坏笑了一下,😏,伸手摸进凌远的衬衫里,凌院长一个呼吸不稳,差点没把住方向盘,凌远频频转头瞪李熏然,盯着他到处作怪的小爪子,喉头动了一下,小警察看见了,一本正经的说道“凌院长,我们正在私奔呢。你能不能严肃点?别老想些有的没的。”小警察把手收回去,板板整整的乖乖坐好。



“前面路口,咱们俩换一下吧,我来开。”曲和有些心疼的看着开车的黄志雄。

最近黄志雄因为以前酗酒,遗留下的胃病老是复发,把黄志雄折腾的够呛。曲和心疼他,每天变着花样学些养胃的菜肴。

“不用,今天晚上胃里没那么难受。你睡一会儿吧,这几天也跟着折腾累的够呛。”黄志雄匀出一只手来,摸了摸曲和的耳朵。

“嗯。”曲和点点头,看着黄志雄的眼神有点发直,心里头又有点得意,这就是他的黄志雄,对全世界板着脸只对他温柔的黄志雄。曲和往下躺躺,扯过黄志雄放在后车座的外套,盖在身上,于是他感觉黄志雄的气息瞬间就把他围裹住了,说不出的安心。
“往常都是你给我演奏曲子,今天换我给你唱一首。听说,古代的卓文君是因为司马相如弹的一曲就跟他私奔了。”黄志雄的声音笨拙的传过来,这些是平时不怎么经常被他说出来的情话。

“我也给你唱一首,不知道你听完以后想不想跟我私奔?”黄志雄说完了以后,自己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就开始唱起歌来,轻轻柔柔的哼唱着,哄曲和入睡。

夜色温柔,他的爱人在带他私奔啊。曲和把脸埋在黄志雄的外套里,听着他爱人深情的歌声,渐渐睡了过去。

“咦,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是不是黄哥在唱歌?”赵启平把头伸出车窗,想听清是不是黄志雄在唱歌。(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谭宗明翻了个白眼,“赵启平你把脑袋给我缩进来!你不知道什么是危险吗?”

“没事,我相信你,你驾驶技术绝对过关!”小赵医生无所谓的摊摊手,明目张胆送过去一顶高帽子。

谭宗明正想着,这小兔崽子是抽什么风,嘴这么甜,就见赵启平又想到什么似的,翻了个白眼。“毕竟是十年以上驾龄的老司机。”

谭宗明被他噎了一下子。小兔崽子莫名其妙的吃飞醋,想想又觉得挺可爱。

“肉体和灵魂,一直总有一个得飚在路上是吧?”赵启平见谭宗明不吭声,只一个劲儿的笑,心里头更气,忍不住又补了一句。

谭宗明哈哈大笑起来,乍一听,跟着路边的蛙声像一唱一和似的。

“可是以前我是开公车的啊,现在我可是只开私家车。”

赵启平咂巴咂巴嘴,觉得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心里头舒服了点。

谭宗明又笑着补充。“以前灵魂和肉体飙车在路上的时候,总有一个缺席,合不到一起。现在,我才是灵魂和肉体同时飚在路上。”

明明是有点污污的话,赵启平却听的心满意足。在这条私奔大路上,他觉得可以跟谭宗明奔很久,开车奔也行,开飞机奔也行,哪怕走路奔呢。反正两个都是老司机,这样的驾驶技术,奔到天南海北都可以。

小赵医生开心了,奔过去捧着谭宗明的脸,“吧嗒”咬了一口。

“哎哎哎,开车呢!”谭宗明吓了一跳。小赵医生眨眨眼睛,“你开你的车,我开我的车。”(⺣◡⺣)♡


“蔺晨,为什么谭先生和赵郎中的车开的七扭八歪?是不是这样的硬壳子开起来特别困难?” 萧景琰好奇的看着一点就会,一教就通,安安稳稳开着车的蔺晨,虚心的问道。

“额。。。”蔺晨语塞,孩子智商总不好,多半是做少了。

“话说,上辈子就想好好试试私奔!结果一直没试成,这次算是圆了个梦!”蔺晨努力转移话题。

“……”萧景琰不说话了。

蔺晨等了半天没有回答,转过头看他,萧景琰把头转向车窗外。

蔺晨多多少少知道他的心事,叹了口气,“行,行,咱不提上辈子了。就看看这辈子!”

萧景琰闻言终于肯转过头来,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

“其实,上辈子,有一次雪天,我早上起来,突然觉得白茫茫的一片,特别冷。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骑马去了琅琊阁。赶到山脚下,才仿佛突然醒了。怎么也不能再往前了。”

蔺晨苦笑了一下,“我知道。”

“你知道?”萧景琰震惊,他一直以为这是他埋在心底的一个关乎疯狂的秘密。

“你在山脚下发呆,我就在不远处看着你发呆。”蔺晨此时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然觉得那是他做过的最艰难的决定之一。

“那你怎么不过来?”萧景琰奇怪。

“我若是过去了,能忍住不带着你私奔就出鬼了!估计要真过去了,把你打晕拖走都有可能。”蔺晨叹气,复又有点骄傲。

“我哪里舍得让你负天下人,背负永世的骂名。”蔺晨摇摇头,噙着嘴角苦笑。

萧景琰迟疑了一阵,小声嘟囔了句,“还好有这辈子。”

风声从车窗外灌进来,有点吵,蔺晨没听清,问萧景琰在说什么。

萧景琰摇摇头,半晌又补了句 ,“能私奔真好。”




“杜见锋,请你把音响关小一点。咱们这是私奔,不是飙车!”方孟韦扶额,怎么看一边开车,一边抖腿的杜见锋都跟私奔的画风不搭。

他觉得杜见锋真奇怪,然后想想觉得自己更奇怪。

莫名其妙的爱上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还爱的死心塌地。而且竟然莫名其妙的答应跟这个莫名其妙的人私这个莫名其妙的奔。

“私奔真带劲!老子早就想带你私奔了!”杜见锋一边开车,一边还偶尔跟着音乐嚎两嗓子,方孟韦默默地拿出了脑子墨镜带上,他丢不起那个人。

“老子就想跟你两个人,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就咱俩,天天这样那样!”杜见锋嘿嘿嘿笑着,充分展现出流氓本质。

方孟韦装听不见,他反正是服了杜见锋的脸皮。

“所以,这么想想,老子不仅想跟你私奔,老子还想跟你裸奔!”

方孟韦:……我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

“孟韦,你怎么老不说话啊?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是不是生了那种要我亲亲才能好的病?”杜见锋有点担心的问他。

“杜见锋,从现在开始,你要再说话,你就给我下去!”方孟韦瞪他。

“哦。”杜见锋可怜兮兮的答。

然后杜见锋就被扔下了车。




楼诚的车里,气氛相对就安稳的多。
明长官亲自开车,决心担负起私奔的责任。

“我看那些弟弟们都腻歪的很,不像咱们,老了。”

“嗯。”阿诚回他。

“唉,可能时间真的会冲淡一切吧。”明楼重重的叹了口气。

“嗯。”阿诚继续回他。

“真的赶不上他们了,时时刻刻都亲密互动。唉,再看看咱们俩个。。。”明楼继续伤春悲秋。

“大哥,你要感慨,也请先把我的手放开,好好开车行吗!牵手开车是违规的!(; ̄д ̄)!”






一发简陋的520表白函,表白所有楼诚的同好们。

让爱继续,感动恒久。(⺣◡⺣)♡

如果我有爱的人,好想拐他去私奔。









评论(58)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