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曲】子曰岁寒 上

邪教来了。😂。ooc预警。
刚开始谭总可能有点渣。
介意的小伙伴们,就不要点开啦。
😂😂😂谢谢合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曲和越过谭宗明从大床上翻下去,蹑手蹑脚。天气已经转冷,木地板上凉气上返,曲和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冰的直皱眉,又不敢出声,只得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出了卧室。

他昨天没料到谭宗明能来,只留了他自己的早饭。谁知,昨天大半夜,谭宗明醉醺醺的来敲门。

曲和迷迷糊糊起来给他开门,起来的有点急,黑暗中不小心碰到了桌角,膝盖上撞出了一片淤青。曲和当时没有注意到,今早上才看到,只能皱了皱鼻子,自认倒霉。

谭宗明一喝多就特别愿意折腾人。花样迭出,任性到新高度。他喝多了,怕对着别人说错话,做错事,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就每次都奔着曲和这里来,然后胡说八道,任性妄为。

反正曲和不会伤害他,谭宗明喝的五迷三道,每次摁响曲和家门铃的时候,都是这么想。

久而久之,司机都轻车熟路,一看到谭总喝醉了,不用再多吩咐,就开车把他送到市中心的这套公寓。

这套公寓不大,但是地理位置太好,又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界。曲和看中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拒绝了谭宗明要送他一套别墅的意愿,固执的留下这座公寓。

公寓不太大,不像别墅,喊一声,都有空荡荡的回音,曲和特别听不了那种声音。尤其是谭宗明不在的时候。

谭宗明也不总在,出差,出国,应酬,还有大把不知所踪的时辰。

曲和从来不问谭宗明,在没有来曲和这儿的时候,他都在哪。谭宗明也没问过曲和,在他不在的日子里,曲和又会去找谁。

总之彼此默契的不提别人。谭宗明因此觉得曲和懂事,跟别人不一样。

谭宗明每次去找曲和基本上都会带很多东西,当然,喝醉的时候不算。其实他也没有很频繁的过来,但每次从外地出差回来,总要第一个去看曲和。

曲和光着脚在厨房里忙活,在价值不菲的炊具上煎鸡蛋,不太美观,他做饭的水平也就一般般,谭宗明过来,也跟着曲和吃不到什么好东西。但是他就是喜欢看曲和在厨房里忙活。

谭宗明睡眼惺忪的醒来,听见厨房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又看见地板上曲和安然放着的拖鞋,皱皱眉,晕晕乎乎的蹲下身子提起曲和的拖鞋,一路寻人到厨房。

“过来穿鞋。”他倚在门框上,还带着初醒的鼻音,话语里有点专制者的蛮横,还有点宿醉刚醒的撒娇。

曲和瞄了他一眼,脚底下不动弹,手上又把鸡蛋翻了个个儿。“忙着呢,走不开。”

谭宗明提着拖鞋,走到曲和身边,猝不及防的蹲下来,抬起曲和的小腿,然后把棉拖鞋套在他的脚上。

曲和先是一惊,然后咯咯的笑起来,在谭宗明抬起他另一只腿的时候,拿脚丫子往谭宗明怀里塞。谭宗明蹲在地上一面骂他小坏蛋,一面把他的脚往自己的衣服里拽,想给他暖暖。

曲和的脚一接触到谭宗明温暖干燥的皮肤,冰的谭宗明一个激灵。曲和下意识往外拽,结果两个人就开始角力。

挣扎了半天,曲和总算是自己穿好了拖鞋。但却只能跟谭宗明分享一份煎糊了的鸡蛋。

曲和埋怨谭宗明,在餐桌上小声嘀咕他。说他好好的非要来添乱,结果好好的鸡蛋变成了现在这样。

谭宗明不以为意,吃着糊鸡蛋心里头也没觉得多委屈,毕竟曲和本来的厨艺也没比这高明多少。况且,他其实是很高兴的,一向听话温顺的曲和偶尔跟他胡搅蛮缠,谭宗明总是十分受用。

外面的小野猫一个比一个野,爱玩的,会闹的,整天这样那样要求个不停。谭宗明其实挺享受这种感觉,他总是有办法满足他们各种要求,因此觉得两不亏欠。

但是曲和从来不提要求。

曲和性子太宁和了些,谭宗明偶尔不无遗憾的感慨,又想想,虽然这样,他跟曲和这样不太清楚的维持这种关系,竟然已经走过了四个年头。

他想想这些,自己也觉得好笑,但是竟然从来没有过停止的念头。曲和确实讨人喜欢,尤其软和和的看自己的时候,那种神情,谭宗明看着都心虚。越心虚,也就越沉溺。

他最初认识曲和的时候,是他的生意伙伴非要拉着他去听高雅艺术,一众商场精英跟文艺青年,中年挤在一个场子里听大提琴演奏会。谭宗明刚开始有点嗤之以鼻,对这些人附庸风雅的表现颇有怨言。

但后来,谭宗明只想好好感谢那个带他去的人的八辈祖宗。

别人听没听懂他不知道,也不记得,唯一记得的是,灯光亮起的那一瞬,他看见台上的那个人,神情优雅专注的拿起琴弓。谭宗明不太喜欢大提琴,但他瞬间看中了这个拉大提琴的人。

曲和等谭宗明吃完早餐,把餐盘,筷子,扔进水槽里,挽起袖子准备洗碗。谭宗明从后面抱住他,顺着他裸露的手臂摸到他伸进水里的手指。

“水真凉。”谭宗明轻轻“嘶”了一下,不满的皱眉。

曲和顿了一下,转过身子跟谭宗明接吻。彼此嘴里还有糊掉鸡蛋的味道,但是吻起来味道就变好。曲和稀里糊涂的被放倒在床上,衣服被拉开的时候,还在想,刚才到底有没有记得关上水龙头。

很快他就不想了,他们的房事跟两个人相处的方式大相径庭。通常情况下,不做到天昏地暗绝对不停下来。曲和暗暗感慨过,四年了,他们到底是用什么来维持激情的呢?他想不明白,但总之他真的很喜欢这样就是了。

“曲和,说爱我。”在即将攀上欲望顶点的时候,谭宗明把曲和的头固定住,用有点狠戾的眼神瞪着他,他想听曲和说话,曲和说话总是那么好听。谭宗明在等待的几秒钟有点心慌,他不知道自己在慌些什么。

“我爱你。”曲和总是能如他的愿的,这没有什么不对,这句话,他每次跟曲和做。爱。的时候都要说,四年来,曲和从来都没有拒绝的时候,但每一次,谭宗明总会心慌,没来由的心慌。

曲和说这句话,一样是在不怎么理智的时候说出来,身体都紧绷到一定程度,欲望叫嚣着压倒理智。谭宗明跟无数人玩过说“我爱你”的游戏,他确信别人都会说出来这句话,但偏偏面对曲和,他总是怀疑,曲和会在下次拒绝。

如果曲和真的在下一次拒绝呢?

谭宗明突然暴躁了起来,曲和其实真的想不通谭宗明每次在听完这句“我爱你”以后突然而起的怒意,既然听了会生气,怎么还老要他说出来?曲和觉得他有病,又想想自己每次都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三个字,又觉得自己病的更严重。

如果没病的话,怎么会把玩笑当成真话呢?不过一句增添气氛的话。

曲和想笑,但是身上谭宗明动作粗暴,他又实在有点疼。好吧,真疼啊,他笑不出来。

这个月曲和要过生日。谭宗明消失了几天,在曲和生日的前一晚给曲和打电话,告诉曲和要陪他过生日。曲和温和的说,要是忙就不用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生日,不过也行。

谭宗明电话那边非常吵,谭宗明好像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自说自话了一会儿,兀自挂了电话。

曲和发了一会儿呆,去冰箱里翻出来一大瓶洋酒,这是谭宗明的私藏。曲和不爱喝酒,喝多了拿不稳琴弓,演奏出来的都不成曲调。

曲和的巨大落地玻璃窗这时就派上了用场,他端着酒杯,懒散的坐在地上的软垫里对着屋外发呆,他嘴角有笑,却用的是最寂寞的饮酒姿势。

这么小的公寓,他还是觉得太空了一些。

不像谭宗明那边,人声鼎沸的,应该热闹的很。电话里乱七八糟的杂音里,他听见粘腻的声音嗲嗲的唤着谭总,最近苏珊很想你。

曲和又倒了一杯酒,觉得四年的光阴在他的身上玩了一次刺青。

曲和把剩下的洋酒,一股脑儿的倒进坐便里。然后洗了洗脸,爬进被窝里,手机关机,电灯关掉,陷在柔软的大床里,静静的陷入熟睡。

跟以往的每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曲和第二天打开手机,亲朋好友早早发来祝福短信,曲和感激的一一回复,心情不错的给自己煮了碗长寿面。

过了一会儿,手机提示音响起,曲和去翻,发现是谭宗明发来的地址,和两张音乐会门票的照片。是曲和一直特别喜欢又一票难求的大师的演奏会。曲和盯着手机屏幕从亮起,又到熄灭。

没有回复。






注:突然想写一个跟我以前写的不太一样的故事。
于是,就下笔了。😂
对不起小赵医生,我写完这个,就把你专一体贴的老谭还给你。😂。



























评论(35)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