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杜方】双剑合璧小分队

一发完结。现代au。

“你大爷的!你给老子站住!”杜见锋麻溜利索的翻过栅栏,一双长腿踩了风一样冲着前方的男人奔过去。

男人手里拽着个钱包,使出吃奶的劲撒丫子就跑,左拐右拐的拐进了街巷里。

事情发生在几分钟之前,杜见锋心满意足的从银行里取了这个月的工资,准备享受几天扬眉吐气的日子,刚把钱揣进后屁股兜里,就听见走在他前面的大姐喊了起来“我的包!抓贼啊!来人啊!我的包”

杜见锋想都没想立刻追过去,开玩笑,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是他的使命,更何况,他从小就是那个嫉恶如仇的德行。

杜见锋眼见着抢劫犯拐进了巷子里,心里有点着急,这边他地形不熟,进了巷子里头,他怕堵不着人,脚上赶紧又加紧速度。

追着追着,杜见锋发现进了死胡同。那个抢劫犯也不跑了,停下来转过身,抱着包不怀好意的看他。杜见锋明白,这是有团伙。果不其然,从巷子里出来了八九个人,清一色的拿着管制刀具,面露凶色的向他靠拢。

“哟,怎么,怕一个人没法让老子爽,出来这么多给老子解闷啊?”杜见锋舔了舔嘴唇,活动了一下手腕,大喇喇的笑起来。

“呸,你别嘴硬!好好的日子你不过,学什么人家见义勇为!今儿彻底得治治你这贱毛病!”抢劫的那个男人,挥了挥手,立刻上来两个男人要来抓他的肩膀。

杜见锋怎么可能惯着他们,三下五除二就卸了他们的刀,一脚一个,踹倒在地上。

“哟,你小子有两下子,你等着,我叫人!”抢匪手里还抱着抢来的包,倒出一只手去打电话。

“噗嗤!你以为这是约架啊,还叫人?”方孟韦从旁边的巷子里走出来,实在忍不住笑出声。

杜见锋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位白衬衫,黑裤子的小青年从巷子里不卑不亢,从容不迫的走出来。好看是真好看,但是,“你他妈哪来的?哪来的给我回哪去!你不看看这是干啥呢,这是你耍帅的地方吗?赶紧走!”

方孟韦皱眉,转身看满嘴飚脏话的杜见锋,真是粗鲁。方孟韦卷起衬衫袖子,对着杜见锋说“少啰嗦,你四个,我五个。谁慢谁请吃饭,怎么样?”说完飞快的扑向最近的一个歹徒,一个拳头狠狠地打了出去。

杜见锋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活动了下手腕,也飞快的加入战斗,“奶奶的,明明应该是我五个,你四个才是!”

两个人的身影和歹徒们搅在一起,杜见锋打的挺爽,好久没正儿八经的动动拳脚,今儿过了一把小瘾。

歹徒们哪里是两个人的对手,只能被杜见锋和方孟韦打的趴在地上嚎。

杜见锋凑到方孟韦身边,笑道“你小子身手不错啊!一看就是练过!”

方孟韦走到抢匪的边上,把钱包拿回来。然后拨了个电话,“喂,许局,我这儿有个抢劫团伙,你派人来一下吧。我在爱民路。。。”

杜见锋听明白了,原来是个警察,怪不得有这样的身手。

方孟韦打电话报备后,来了几个片警帮助他们俩把歹徒拷起来,杜见锋跟着方孟韦到警局配合做笔录。

等忙活完,天已经擦了黑。杜见锋肚子一响,有点尴尬的看看旁边一本正经的方孟韦,“嘿,饿不饿?我请你吃饭吧?”

方孟韦转头有点惊讶的看他,嘴角勾了一下,“你这是承认没我快了?”

杜见锋一愣,想起来两个人动手之前,打的那个谁身手慢谁请吃饭的赌。杜见锋呸了一下,然后冲着方孟韦眨眨眼睛,坏笑着说 “哪方面比我快啊?”

方孟韦反应了一下,然后瞬间黑了脸。“下流!”

“哎,哎,我开个玩笑嘛!”杜见锋眼见着方孟韦要走,赶紧拉住他的胳膊,脸上讪讪的赶紧赔笑。“男人之间开个玩笑嘛,来来来,哥请你吃饭赔罪。”

方孟韦瞪他一眼,这个男人嘴上没个把门的。

杜见锋摸摸后屁股兜,“正好赶上我今天发工资,请你吃顿好的!咱俩这也算是英雄惺惺相惜了。”

咦,杜见锋使劲摸摸,后屁股兜里平平的。杜见锋傻眼了,把手伸进去,只摸到了空荡荡的一片空气。

“卧槽!我的钱包!!!”

杜见锋想哭,一个月的工资啊。一定是在他剧烈的奔跑当中,钱包掉了。杜见锋长吁短叹,眼泪汪汪,妈的,接下来一个月怎么过啊!

方孟韦不动声色的看着旁边,痛苦哀嚎的男人,心里头想着要不是刚才看见他的军官证,他肯定以为这是个碰瓷的。

杜见锋尴尬的要死,刚说完要请人家吃顿大餐,瞬间就变成了一分钱都没有的穷光蛋了。

这tm就很尴尬了。。。

“那个,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下月开工资,立刻就还!”饶是杜见锋一张厚脸皮,此时也觉得实在有点张不开口。可是,不开口就得饿死啊。他手下的那些兵,比他更不靠谱,基本都是月光族,小年轻儿用钱地方多,他更不好意思管人家借。

方孟韦盯着杜见锋看,不知道在想什么。杜见锋以为他不信自己,连忙拿出来自己的军官证,“这样吧,这个抵押给你。你看行不?”

方孟韦淡淡的推回去,抿了抿唇,“不必。但是我身上没那么多钱,我得先去取。”

杜见锋笑的露出一排小白牙,点点头“好勒!多谢!对了,一会儿把我的地址给你发过去。跑的了我,跑不了部队啊。”

杜见锋默默的感慨了一下人间自有真情在,眼前这个长的好看的小警察果然是个心肠好的。

方孟韦默默的看着杜见锋脸上风云变幻,这边还没高兴完,顿时又皱在了一起。

“那个,小方警官,要不,你先请我吃个饭吧。”杜见锋的肚子此时十分配合的响了一声。

“噗!”方孟韦彻底笑了出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杜见锋调回北京没多久,已经是旅长,按理说已经可以搬出部队,成家立业。

但是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出去自己买房也没必要,干脆吃住一条龙在部队。

性子野的出了名。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勇猛凶狠,带的兵也跟他学,战斗力极强。

别的事情他谁也不服,偏偏对于这个谈情说爱,杜见锋真是怂到家了。当然了,他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杜见锋自从跟小方警官借了钱之后,心思就若有若无的总往方孟韦那飘。那小白衬衫,那笔直的长腿,还有挺拔的腰板,那股精气神,那股子禁什么来着,对“禁欲”的小模样,真是太对他胃口了。

咦,这小白衬衫,这长腿,这挺拔的腰板,这个精气神,这个眉眼,卧槽!这不是小方警官吗?

杜见锋呆愣愣的看着方孟韦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一个哆嗦,手里的黄瓜掉在了地上。

方孟韦看着正坐在阴凉底下,吃着黄瓜,看着他的兵训练的杜见锋,皱了皱眉头。这个人穿着一件简简单单的破背心,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怎么看怎么像个土匪。

“你,你怎么来了?还没到月末,我还没开资。”杜见锋赶紧站起来,一副紧张的小媳妇样子,惊呆了旁边看戏的兵们。

方孟韦摇了摇手里的钱包,“有人捡到了,报了警,我刚好看到,给你送过来。你看看少没少什么东西?”

杜见锋接过来,果然是他的钱包,包里面他崭新的一个月工资熠熠生辉。杜见锋觉得这是他人生的新起点。

“太谢谢了。来来,太阳晒,你到这边坐。”杜见锋起身,把树阴下唯一他的那把椅子让给方孟韦坐,自己站旁边体贴的给方孟韦扇风。

“这还是杜旅吗?我竟不知道他还能给谁让座!”

“上次首长来视察,也没见他让座啊!”

“我靠!有猫腻,你们看杜旅那一脸狗腿的表情!”

“哦,我天啊,我他妈好不容易藏一个大桃子,就这样被杜旅给了别人了!有没有天理了!”

“这个人,不简单!”最后在副旅长的总结语中,众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都他妈死了?偷懒是吧?再给我多加二十圈!”杜见锋破口大骂的声音传过来,大家不敢再多说,哀嚎着跑了起来。

“嘿嘿,桃子甜不甜?”杜见锋转头看方孟韦,笑的跟一朵花一样,方孟韦被他笑的浑身不自在。

“我先走了。钱你有空再还就行。”方孟韦起身准备走。

杜见锋赶紧拽住他胳膊,肌肉紧实的小臂触感很好,高温的天气中也不知道方孟韦用了什么法子,身上依然凉凉的,跟杜见锋热烘烘的大手形成强烈的对比。

“别走啊,这次哥请你吃饭,这次总算是有钱了!”
杜见锋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想起来之前的尴尬,这次好不容易能在方孟韦面前赢回面子,肯定不能放过。

方孟韦也显然是想起来之前的事,忍不住嘴角挂了一层笑意。杜见锋看的一愣一愣,老心脏止不住扑通扑通的跳。

妈的,掉坑里了这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杜见锋托着下巴叹气。兵蛋子们围在一起看他们的旅长叹气。

这种我见犹怜,憔悴苍白的面容,这种托下巴的姿势,这种欲语还休的眼神。。。这分明就是坠入爱河的纯情小男生的表现!

“旅长,不要怂,就是干!”副旅长在旁边,气势汹汹的来了一句。

“放你娘的屁!”杜见锋扫了他一眼,看了看周围像看大猩猩一样看他的兵蛋子们。“你们看起来很闲呀?都给我该干啥干啥去!”

“旅长,你不解决了终身大事,咱们军心不稳!”副旅长语重心长的劝到。

杜见锋摸摸下巴,看了看众人,轻咳了一下“你们,有办法?”

“谈恋爱嘛,无非就是看看电影,吃吃饭。不约会,不相处哪有感情啊?”

有恋爱经历的士兵纷纷表示赞同,谈恋爱,约会是必须的嘛!

“所以啊,杜旅,约他!”副旅长拍了拍杜见锋的肩膀。

“能行吗?”杜见锋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_____________________

说是约会,也只是杜见锋打着还钱的旗号,约方孟韦出来吃饭。

杜见锋好好收拾了一下,穿的正正经经的赴约。方孟韦刚看到他愣了一下,好像习惯了他混不吝的样子,西装革履的样子哪哪儿都别扭。

“你,不热啊?”方孟韦忍不住打量对面衬衫扣子扣的整整齐齐的杜见锋。

“热。他娘的热死老子了!我就说这样不行!”杜见锋实在忍不住了,一秒钟破功,一把扯开衬衫扣子,飞快的脱掉外套,露出来被肌肉轮廓撑的鼓鼓囊囊的衬衫。

方孟韦盯着他笑,眉眼都弯起来,弧度正好,整个人笑的神采飞扬。

杜见锋有点羞赧,刚想跟方孟韦说点软话,就见隔壁那桌客人在离开时,顺手顺走了门口那桌人的包。

“你给我站住!”杜见锋一吼,把方孟韦吓一跳,一回头发现抢包的男人正撒丫子就往外跑。

杜见锋跟方孟韦追出去,杜见锋一边跑一边解扣子,方孟韦冲他挥挥手。

杜见锋点头,两个人从两路包抄小偷。

结果自然是,两个人又在警局过了一下午。

杜见锋欲哭无泪的回去,好好蹂躏了一番自己的兵。

副旅长听说了杜见锋的英勇又悲惨的事迹,心疼的拍了拍杜见锋的肩膀。

“旅长,你别泄气啊!你看这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你下次再约方警官,你就说上次还没来得及好好谢他,就被小偷搞砸了。这次补上一顿大餐!”

杜见锋抬头看他,顿时像抓住了一把稻草。反正杜见锋是死活不敢跟方孟韦说,我想约你的,这个借口对于他这样的恋爱怂人好像很管用。

杜见锋感激的狠狠踹了一下副旅长的屁股,“你小子太贼了!一看就没少祸害良家妇女!”

副旅长“……(꒦໊ྀʚ꒦໊ི ) 。。?我是为了你好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杜见锋再次约方孟韦出去的时候,穿着就随便多了。

杜见锋跟方孟韦在餐桌前坐下,杜见锋心里默默的祈祷,请今天的小偷一定要安分点。

上天似乎听见了他的心声,整个吃饭过程非常顺利,杜见锋跟小方警官相谈甚欢。

杜见锋觉得这个气氛非常好,不好好利用,太白瞎了,壮了壮胆子,问道 “小,小方警官,要不要一起去看个电影?”

方孟韦愣了一下,再看看杜见锋红了一个边的耳朵,心里头好笑,点了点头。

然而历史的宿命总是一遍遍上演,杜见锋很想问,他这是信了谁的邪!挡了谁的道!

两个人刚买好票,还没来得及进场,犯罪就这样在他们俩个眼皮底下赤裸裸的发生了。两个人,一个是人民警察,一个优秀军官,根本就没有不管的理由啊。

杜见锋联合方孟韦,两个人扔了手上的爆米花,追着犯罪分子满场跑,矫健的身手,默契的配合,引得吃瓜群众一阵阵鼓掌叫好。

最后,两个人又去警局约了一下午。

副旅长看着脸色阴沉,衣衫褴褛的杜见锋,默默的咽了咽口水,机智的离远一点。

“旅长,你,你还是有机会的!你还可以说,说,补看个电影!”副旅长确定了一下安全距离,弱弱的说了一句。

杜见锋伸手掏出来手机,立刻拨过去,脑海里设想的壮志凌云的那句,我想约你看电影,在听见方孟韦好听的“喂?杜见锋。”之后,变成了,

“喂,方警官,老子告诉你,老子想,想约,约你,去,去,去抓贼!”

方孟韦“……”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来,杜见锋心里是满足的。毕竟能一起捉贼也是好的。

冲着他们俩这个邪性的组合,每次上街必遇见贼的概率,两个人双剑合璧,已经让之前治安乱的一塌糊涂的街道,彻底改变了状况。

道上的小毛贼,一听见两个人的名号,立刻就要跪。

后来,他们俩常去的那条街上的小贼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找到他俩,握着杜见锋的手,声泪俱下的求他们“大哥啊,求你们了,你们能不能也去别的地方约约会!”

“咳~”杜见锋咳了一下,踹了小贼一脚,“你在说什么呢,我们是在行侠仗义,什么约会!”

方孟韦瞪他一眼。没说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在杜见锋觉得自己能一直跟小方警官行侠仗义下去的时候,小方警官突然说,这个周末他不能来了。

杜见锋缠着他问为什么,小方警官淡淡的回了一句,要相亲。

杜见锋彻底傻了眼。心里头像被人砍了两斧头。

“哦。”杜见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小方警官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连个再见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杜见锋约着副旅长去喝酒,想着借酒浇个愁。还没到地方,看见他常捉的小贼。

小贼远远看见杜见锋,下意识以为方孟韦就在附近,赶紧抱头“二位大侠,二位大侠饶命啊,我今天真没干坏事,就单纯出来撸个串!”

杜见锋愣了一下,突然撒丫子狂奔起来。

方孟韦一开门,一脸震惊的看见拄着腿靠在他家门边喘气的杜见锋。

“你,你干嘛?”

杜见锋往前走了几步,一把扯过方孟韦胳膊,把他带进屋子里,踢上门。

还好方孟韦自己住的公寓,不然这个架势,别人估计早就报警了。

“方孟韦,我,我跟你说啊,我心上有一个人,只有一个人。。。我,我,我吧。。。”

方孟韦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看杜见锋语无伦次。
嘴角挑了挑,“你确定你心上只有一个人?不是两个?”

杜见锋听他这么说,顿时就急了。

“放他娘的屁!老子心里就你一个,死活就你一个,上哪找两个去!”

方孟韦忍不住哈哈大笑,杜见锋反应过来方孟韦在嘲笑他呢,呸了一下,扑过去,一把把小方警官抱起来,扔到床上。

“好呀,让你说老子‘怂!’,这下子让你看看老子到底怂不怂!”

--------------------------------

“孟韦,约会去吗?”

“嗯呢。等我再拿两副手铐。”

“行,我再去找两根绳子。”


小贼“(꒦໊ྀʚ꒦໊ི ) 泪目……”





终于又写了个杜方。
心怀感恩,继续前行。❤











评论(3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