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12

12. 十里洋场和一个真心人


能够在商场如鱼得水的人,在医院也能如鱼得水。
提起来能把医院住出来花的人,凌远只服谭宗明。

小赵医生有空的时候,谭总调戏调戏小赵医生。
小赵医生没空的时候,有选择的被小护士调戏调戏。

每天一到饭点,不用问,所有闲着的小护士准时去谭宗明病房报道,谭总出手大方,吃的喝的都请,关键是,他还给讲故事。

讲故事的原则是,用一个故事换一个故事。

准确的说是用一个小赵医生的故事换一个小赵医生的故事。也就是说,小护士们讲一个小赵医生的事情,谭宗明就讲一个他跟小赵医生之间的故事。

赵启平忍无可忍的站在门口,整个骨科现在都成了赵启平生平事迹交流会了!

从他在学校到他来一院,赵启平自己都忘了有的没的一堆破事儿,居然都被他们挖出来了。赵启平听着听着就听不下去了,谭宗明这都是说了些什么!

赵启平看着被围在中间花团锦簇的谭某人,冷笑,“谭总,忙着呢?”

谭宗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见是脸色不善的小赵医生,连忙见好就收,冲着小护士们拱拱手,“不好意思,今儿就不招待诸位了。家规严格,各位体谅,体谅!”

小护士们被谭宗明逗的捂着嘴直乐,神色暧昧的跟赵启平打个招呼,都自觉的退出病房,还体贴的替他们关上了门。

“谭总手腕高明!”赵启平从门口晃悠到谭宗明病床前,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看着谭宗明。

“不敢不敢。”谭宗明抿着嘴笑,要气不气的小赵医生自有独特的魅力,反正怎么都是好看的,谭宗明骄傲满满的想。

“你要讲故事能不能好好讲?我什么时候跟你摩天轮高空拥吻,牵手海底潜水,然后还山顶看日出缠绵一整夜了啊?”赵启平忍不住翻白眼,谭宗明这破故事编的他都听不下去了。

谭宗明伸手去拉赵启平的白大褂,“哎呀,这些反正我们以后也要做的嘛。提前先讲讲嘛~”

赵启平打掉他的手,“是啊,反正以后你也会老的站不起来,那我不如今天就让你能梦想成真啊?”

“你这是拔苗助长,违背了科学发展观。”谭宗明伸出两只手环住赵启平的腰,微微一使劲,向前倚靠在赵启平的肚子上。

像一只大老鼠一样,这么一想,赵启平就绷不住了。低头看看,在自己肚子上不安分蹭来蹭去的谭宗明,穿着条纹的病人服,头发梳上去,难得的有几分孩子气,后脑勺的一撮头发还不乖的翘起,怎么看怎么像吃不着奶的熊孩子。

“赵医生,我要请一天假。”谭宗明头埋在赵启平的衣服里,说话声音嗡里嗡气的。

“住院还带请假的?”赵启平被他逗乐了,伸手揉乱谭宗明的头发,混熟了,没大没小了就。

“咦,不对啊,之前劝你回家养,你死活不干,这会儿你又要请假?说吧,干嘛去?”赵启平反应过来。

谭宗明坐直了,拉过小赵医生的手,换上一副正经的神色。

“之前,你带我去看了人间地狱。我现在,想带你去看看,人间纸醉金迷的名利场。”

赵启平摇摇头,电影上衣香鬓影,灯红酒绿的奢靡场景见的多,不过就是有钱有势的人聚在一起,看谁的面具更华丽,谁的演技更高超吗?

赵启平只是想想就浑身不自在,忙不迭的拒绝谭宗明。“我可不去,那种场合,我应付不来的。”

“你真的不去?我跟你说啊,上流社会票选出最想睡的五十个男人,我排第一。”谭宗明伸手比了个一的手势,笑的一脸骄傲。

“参加投票的人瞎了吗?都被我睡过了,有什么好睡的?再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赵启平嘟囔着,侧着眼睛瞄谭宗明,挑衅的看了看谭宗明的下身。

谭总顿了一下,直接上手扒掉了小赵医生的裤腰带,“你等着,爷这就给你来点特别的!”

小赵医生被他吓了一跳,这可是病房,谭宗明不要老脸了,他还要自己的帅脸呢。

赵启平赶紧拽住自己的裤子,讨好的冲着谭宗明笑笑“哎哎哎,爷,咱能不一言不合就动手吗?都是文明人。”

谭宗明点点头,放开按在赵启平裤腰上的手,“行,既然都是文明人,那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

赵启平赞同的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再拍几句马屁,嘴唇上就压过来一团软软的东西,然后又伸进来一条湿湿滑滑的东西。

赵启平想推开面前的老流氓,无奈还要拎着自己的裤腰,于是,小赵医生生气了,他决定恶狠狠的吻回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谭宗明带小赵医生去的是一个挺重要的慈善舞会,虽然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但这是众人交流感情,交换信息,观察合作对象,建立合作意向的好机会。

带小赵医生去这个场合,其实谭总有他自己的考量。

小赵医生没想那么多,到地方只秉承一个原则--跟着吃的走。反正这儿的人都是人精,无趣的很。他懒得花心思应付,这些人说起话来夹枪带棒,不知道哪里就挖个坑。

小赵医生找个角落一倚,眼睛盯着托盘上五光十色的小点心。这里,装潢不错,美人也多,看看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典礼的过程不是很复杂,也无外乎是些冠冕堂皇走个过场的场面话,歌功颂德占了大半篇章。谭宗明被请到台上,象征性的发个言。小赵医生一边吃,一边看着台上衣冠楚楚,风度翩翩发言的老谭。

灯光很亮,他上层社会精英式的恋人,站在人群视线焦点中心,侃侃而谈。这时候,赵启平心情其实很奇妙,混合在骄傲和自卑的灰色地界。他确实不喜欢这里,除了这些食物,没有什么东西让他感到安全。

而唯一和他有连接的谭宗明,却站在离他那么远的地方。赵启平从鼻子里“哼”了一下,又专心致志的投入到食物中去。

想那么多无益,这不是能为难住赵启平的原因。他对谭宗明的信心,不来自其他人,甚至也不来自谭宗明本身,他对谭宗明的信心,来自于对自己的自信。

他相信自己的灵魂拥有能够牢牢吸引另一个人灵魂的能力,如果他也患得患失,那他会觉得自己无能。

谭宗明发完了言,在人群中找小赵医生的踪影。灯光明亮的地方不会有他,谭宗明顺着犄角旮旯看,果然发现他的美好年轻恋人,正在角落里,跟一位身材修长,气质出尘的美女吃的欢快。

谭宗明略抿了一下唇,打了个电话给安迪。

“喂,安迪啊。把我家赵医生还给我好吗?”

安迪接了电话,四处张望,发现在不远处直勾勾盯着他们俩的谭宗明。安迪笑笑,大方的冲着谭总招手,反倒是身旁的小赵医生没有那么高涨的热情。扫了谭宗明一眼,又接着琢磨起食物来。

安迪算是最早得知谭宗明恋情的人,对于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降服谭宗明这个欢场浪子,一直充满好奇心。

今日得见,已经领略了小赵医生的魅力。在这样充满着欲望,金钱,和阶级变动可能性的环境里,一个只对食物充满好奇的年轻人,这该是什么样的宝贝。

安迪很喜欢赵启平,这是她真实的内心感受。她巡着赵启平过来,简单交谈两句,已经发现这个青年的独特魅力。

谭宗明想要过来,刚要走到两人身边,就被一位老合作伙伴截了胡,只得半路停下,过去应付。

安迪指了指谭宗明,问赵启平“他对你好吗?”

赵启平看着不远处端着酒杯,一边道貌岸然跟人家侃侃而谈,一边偷偷用余光瞄他的谭宗明,猫儿一样的笑了笑,又极其真挚的冲着安迪摇了摇头,“不好。你看我这么瘦,你再看他!”

安迪跟着赵启平笑,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两个人的气场特别合。

等谭宗明终于脱开身过来,安迪已经跟赵启平聊的热火朝天,两个人都有国外求学的经历,共同语言很多,况且在一起只是吐槽老谭就能聊上大半天。

“老谭,你再晚来一会儿,我就要爱上你家赵医生了。”安迪打趣老谭,用聪明人的方式告诉她的朋友,我很满意你的伴侣。

“奖金存在与否全看你的表现了。”谭宗明不以为然的扯了扯领带,周旋在这群老狐狸中间,确实不是个容易差事。

安迪翻了个白眼,不无遗憾的跟赵启平挥挥手。“行了,我的护草使者任务完成了,改天找你出来玩。”

赵启平乖乖跟安迪拜拜,知道这也是谭宗明怕他自己待在这样场合会不舒服的贴心安排。

“吃的还满意吗?”谭宗明眯着眼睛看他,两个人所处的地方灯光不亮,暧昧的光线恰到好处渲染出两人之间不同寻常涌动的气氛。

赵启平点点头“好吃是好吃,就是我还没吃饱。”

谭宗明忍不住笑,往赵启平那靠近了一点,熟练的伸手揽过赵启平的腰,“看来以后你得离李熏然远点。不然都被他传染了!”

赵启平还没来得及替小警察反击,迎面就过来一个人,方向是冲着谭宗明去的,但眼神却粘在赵启平身上,湿哒哒的,像不见天日的腐臭的沼泽地。

不舒服的不仅仅是赵启平一个,谭宗明蓄起假笑,跟来者握了握手,表现出一副好久不见的标准化应答。这人是晟煊最近在争取的合作对象,因为一直扛着价,晟煊已经有了放弃合作的念头。那人的演技显然比不上谭宗明,猥琐的嘴脸撑不过三句话,就开始往赵启平身上扯。

“谭总到哪里找到这样的尤物啊?”那人显然是看见谭宗明搂住赵启平的腰,又知道一些谭宗明早年没谱的事儿,便以为赵启平也不过是谭宗明拿来寻开心的小情儿。

谭宗明没回答,脸色却冷了下来。

偏偏这人胡来惯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日子过得久了,忘了老虎屁股摸不得的规则。

“谭总,你看这样如何?要是谭总肯忍痛割爱一晚上,我们立刻下调0.3个百分点的价格。”那人揽过谭宗明的肩膀,压低声音跟谭宗明说话。

谭宗明似笑非笑,也把身子凑过去,靠在那人耳边问他“徐总说的是真的吗?0.3个百分点,那可差不多是一个亿啊。这可不是笔小价钱啊。”

那人又探过头,充满色情的瞅了瞅小赵医生,连忙点头,“自然是真的,一个亿而已,值得!值得!”

谭总明笑起来,虽然是笑着,平时显得平和的面容却倏地暴戾起来,赵启平惊觉谭宗明气场的变化,却也直面的感觉到,谭宗明在商场里鏖战到如今,自然不是什么纯洁的小白羊。

谭宗明凑过去,在那人耳边轻轻的说,“确实值得,值得你给自己买一份最好的保险了!”

谭宗明拍了拍那人的脸颊,又加了句,“记得要买那种大型的保险!别只买伤个筋,动个骨的那种小打小闹的,不划算。”

那人震惊的退后几步,被谭宗明杀气四溢的威胁所震慑住。

赵启平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虽然很想脱了鞋就往那个人脸上砸去,但是又怕谭宗明在这样的场合有什么不当表现,惹出什么乱子。

周围人浑然不觉这边的气氛有什么异常,在远处看只是三个人普通的交谈,赵启平正想着,这可该如何收场,谭宗明就伸手冲着远处的几个富商招了招手。

几个富商自然要过来跟谭宗明寒暄,这下子也注意到旁边的赵启平,端着酒杯友好的问“这位是?”

赵启平来之前其实也猜测过谭宗明要如何在这样的场合下介绍他,也无外乎就是,私人医生赵启平,朋友赵启平,最多也就暧昧含糊不清的一句赵启平带过。

“这是我的爱人,赵启平。”谭宗明一句话出口,周围人都陷入不同程度的僵化。

友人愣了几秒,终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也就含糊夸赞两句过去了,倒是先前出言不逊的那个人,整个人脸色煞白,知道自己这是触了谭宗明的逆鳞了,吓得踉踉跄跄的往外跑。

其他人虽然懵逼,但都赶不上当事人赵启平。

赵启平脑海里360度无死角重复谭宗明的那句“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

懵逼吗?懵逼是真的。
感动吗?说不感动是假的。

其实这就是谭宗明带赵启平过来的私心,他要给赵启平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

一个断绝自己后路的庄严宣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去的车子里,赵启平还傻呆呆的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谭宗明看他嘴里振振有词的样子觉得好笑,凑过去听他在嘟囔什么。

赵启平却突然抬头,仔仔细细的端量着谭宗明,好像要把谭宗明硬生生看出来一个洞。

“你说古人的智慧真是太厉害了!”

谭宗明被他没头没脑的话给弄糊涂了,“什么智慧?你在说什么呢?”

“爱人啊!就是爱人这个词啊。”

谭宗明不太懂,但是又有点懂了。只能笑笑摸赵启平的头发。

赵启平又突然挣脱谭宗明的手臂,咋咋呼呼的指着谭宗明的鼻子,“你太坏了!你这个奸商!你玩文字游戏!”

谭宗明这下彻底乐了,把赵启平的胳膊压下,使劲把人抱在怀里,然后用嘴唇去轻啄赵启平的额头。


爱人。
让我们来分享余生。







所以,又写了桑榆。
坑多了的苦恼就是,下一个要更什么。😂
我自己对桑榆真的太有感情,一直不更,大概是害怕辜负它,也辜负一直关注的小伙伴们。
但是也不能一直都拖着不是,希望看见它如水一样平静自然的流淌,直到有一天,流到它该流到的地方。
谢谢支持,❤。















































评论(76)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