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蔺靖】爬一座山,像爱一个人

一个小段子。最近手好懒。
随便写写,不打tag了。


金陵城里,最高的那处建筑里的人,已经睡下了。

他伏在案上的身体瘦削而单薄,藏在空荡荡的袍子里,像那枝冬日的嶙峋的梅。

大殿里的灯大约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明明灭灭,下一秒仿佛就要彻底陷入黑暗。

萧景琰睡着了,趴在又硬又冷的几案上。被呵退的侍者已经在被榻里享受了很久的温暖睡眠,唯有这个迟迟不睡的人,在偌大的宫殿里,除了三两点火光,也就剩下那柄寒光凛凛的剑作陪。

十年过去了。这把剑的主人,再没露过面。


是生是死的执念,有的时候重要,是因为还有相见的可能。
有的时候不重要,是因为无论是死是活,反正是见不到了。



金陵的除夕特别热闹,宫里也不例外。

张灯结彩,人人笑脸相迎,宫里的家宴每年按时举行,陛下和后宫众人一起守岁。

他登基的第十个年头,在除夕前偷偷去了琅琊山。

宫里于是守了一个没有萧景琰的岁。




琅琊山上的小径呈现出荒芜颓败的样子,杂草长的老高,埋没了前行的道路。

萧景琰抽出来寒光凛凛的剑斩草,舍不得除根。

琅琊阁最好的时候,他见过。

琅琊阁里摆着天下间最好的酒,别具匠心的托盘里盛着最好的美食,他调教出来的歌姬艺人演出着最美的歌舞,竹榻上坐着的是天下间最好的人。



萧景琰在午夜之前爬上了琅琊山的山巅。

星月朦胧的夜,星光不亮,寒露已结。

萧景琰盘腿坐下来,冲着北方遥望。

轻轻唱起歌谣来,他的嗓音低沉,在空荡荡的山谷传出去。

“长风送云,大浪卷石。
今朝渡河,却屐脱袜。
解冠开衫,除带散发。
携我之灵,棘路同行。
游连山兮辟杂草,
浮沉渊兮降蛟龙。
云不住兮水不凝,
石不移兮魂不冥。
悲露凝,萧风停。
十方歌舞初停罢,
断剑断念断金陵。”


当时写这首歌谣的人,喝醉了倒头栽到草丛里。
睡了一夜无情觉,第二天随挚友奔赴战场。
再没回来过。


在我们分别第十年的除夕,爬一座高山。

像一喘息那么漫长。






注:i do not know我在写什么😂~
任性~





























评论(2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