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楼诚】礼物

依旧是小段子,不打tag。


许多年的悲戚,黑暗,挣扎,抗争,隐忍,总算是过去了。

当我们逐一走过这些命中注定的崎岖之后,命运也已经接近尾声。

上海的那个明家,已经淹没在新中国的浪潮里。
巴黎的那个明家,还沐浴在熹微的晨光之中。

明襄在明诚的房间里,翻出一个大盒子,上面的漆已经斑驳,显示出破败的意味来。

老迈的明诚身上裹着毯子,视线顺着明襄看过去,眼神里流露出温柔的神色。

“二爷爷,我可以打开吗?”明襄显然很好奇这个盒子里都装的什么。

明诚和蔼的点点头,嘴角边的笑容仿佛来自三十年前的旧时光,屋子里是一股掩藏着金沙金粉的宁静气氛,明襄小心翼翼打开盒子,发现满满一盒子旧物。

物品是很旧的,但保存的仔细完整,透露出主人对它们的爱护。

明襄将盒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惊呼 ,“哇,好酷啊~这些都是二爷爷的吗?”

明诚点点头,声音已经有些苍老,“这都是你大爷爷送我的礼物。”

“大爷爷的品味还可以嘛。”明襄顽皮的笑着,从盒子里拿出来一条做工讲究的皮带,就着阳光看。

“这条皮带,是二十岁的生日礼物。当时也是贵的让我心疼,但是他执意要送,说是买一赠一,自己也留一条,呵~”

“那这个呢?”明襄又从盒子里翻出来一条条纹领带。

“这个是为了庆祝我第一天工作吧。正式工作了总要有一条像样的领带,他说这个牌子的领带好,他自己也用着呢。”

“这个是限量版德国大师手工打造的匕首,十分锋利。是我有一次出任务受伤后他特意送过来的,当时真是被他骂个半死,还好我坚强。”

明襄一边听,一边跟明诚一起笑。当年的刀光剑影,生死迷局,如今风轻云淡的讲出来,分享时还有幽默的空间,这是明诚豁达开放的人生观,这是他咽下血和泪之后数年成长的结果。

“呀,这块表好贵重。”明襄像发现了什么宝一样,从盒子里扒拉出来一个不起眼的盒子。

“小家伙还挺识货。这块表确实金贵,当年出任务,风里来,雨里去的也不舍得戴。倒是真没戴几次。”

“这个表我知道,全世界只有单独的一块。大爷爷不能同款了。”明襄眨眨眼,冲着明诚揶揄的笑。

明诚也不反驳他,金表虽然贵重,但到底只是身外之物。

“二爷爷,大爷爷送过你这么多礼物,最贵重的是什么呀?是这块表吗?”明襄问的天真坦诚,阿诚却陷入了沉思。

“明襄,你过来。”阿诚冲着明襄挥挥手。

明襄不明所以的过去,一脸惊奇的看见阿诚解开自己的衬衫领子,露出来肩上的那块伤疤。

子弹留下的疤痕,虽然已经不如当初那么明显,但在盘亘在阿诚的皮肤上,仍然清晰可见。

“爷爷说,二爷爷到了阴天下雨会肩膀疼,每次都要来给你敷热毛巾的。原来是有伤。”

明诚点点头,脸上的笑容,有点近乎神圣的意味。

“这就是你大爷爷送给我最好的礼物。”

“啊?”明襄彻底糊涂了,“这是大爷爷开的枪?”

“嗯呢。这些年,每到下雨阴天就会复发。于是,疼痛让我每一次都无比清晰的意识到,我们曾共同为了信仰并肩作战的真实感。这么多年了,总是怕遗忘什么。尤其是这么重要的回忆。”

明诚微笑着的眼睛里有一层猜不透的哀伤,好像裹进了巴黎的暮色,带着一点点萧瑟的落拓感。他兀自说下去,像是重复某种信念。

“那种感觉你知道吗?把性命交到一个人手上的信任感。那时候我完全不担心,这一枪会有什么意外,好像清楚的知道他能保全我的性命。只要相信他,不必忧虑。”

“这是他给予的痛觉。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可理解,可是我知道,这一枪对于他是很难的。这个伤疤,是我们绝对默契的证明啊。”

明襄似懂非懂的望着明诚,第一次听见明诚跟他说这么多,还不太能理解,但是深情是能够相通的。明襄有点想哭,只能呆呆的看着明诚桌子上摆放着的有些老旧的明楼的照片。

照片里的明楼是明襄从来没见过的年轻模样,风衣在走动中摆起来,不怒自威。阿诚走在旁边,一样的帅气潇洒,却又多了些灵动。

那时候,应该是一则神话吧。

明襄心里想着,看着陷入沉思的明诚的脸。不忍心再打扰,只能无声的退出阿诚的房间。交还给二爷爷独自的空间,以承载他的思念。

明襄觉得自己尚且年幼,纵使能理解这生死与共的深情,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大爷爷就出去跟退休的老头子们下个棋,二爷爷就悲伤的像是发生了什么生离死别一样。


人一老,好像更矫情了。(-ι_- )。。。

评论(72)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