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七年了,你痒吗?

就是想替老谭秀个恩爱。

----------------------------------
今天是我跟赵大夫在一起的第八个一周年纪念日。

早上我们家老爷子给我打了个电话,还祝我们俩八周年快乐。

电话握在手里,听的我一愣一愣的。

搁早些年,要是有人问我将来会不会有七年之痒,我一定痛痛快快回他:别说七年之痒了,你tm先告诉我怎么度过这七天之痒?

眼看着赵大夫从小赵变成赵哥,从副主任变成副院长,我庆幸的是我一直是老谭,从来没变过。

早上他去上班,我迷迷糊糊还在被窝里。别想着电视上演的早安吻什么的,没有起床气就不错了。

当然啦,没有早安吻绝对不是嫌弃对方没刷牙什么的,纯粹是因为他比我起得早,没必要非得把我弄醒亲一个。

其实我真没意识到跟他在一起已经这么多年了,好像一天一天过下来,特别自然。果然,仪式感这种东西偶尔还是有点必要的。

之所以把这一天当做纪念日呢,大概是因为八年前的这一天我们俩轰轰烈烈的出了柜。惊心动魄之过程记忆犹新,两家老人都哭成了泪人,我们俩也是,这一辈子那点男儿泪,那一次用掉了大半部分。

谁能想到,八年以后,老爷子还打电话祝我们八周年快乐。

家里人嘛,看到我们俩是真心实意在一起过日子,也就放心了。更何况他赵大夫哪点都招人喜欢。我嘛,至少家大业大,事业成功的,也还不错。

我说赵医生这几年脾气越来越大,赵医生说我这几年脸皮越来越厚。然后我凑过去咬他耳垂,他上手就掐我大腿,得了,两个人都彻底坐实对方给的罪名!

赵医生昨晚睡前照镜子跟我说,老谭,我们同事老孙嫌他老婆年老色衰,在外面找了个漂亮小情。结果东窗事发了,他老婆找到医院来,闹的沸沸扬扬的。

我躺在床上看股票,身上穿着他挑的睡衣,斜眼看他不满意的捏捏自己日益变软的肚子,心里头好笑。

他掀开被子钻进来,同款睡衣穿他身上还是怎么看都比我好看。

他突然赌气似的坐起来,上去就掀我的睡衣下摆,虽然早不是在床上一点就着的年纪,但这么主动的赵启平也不太常见,我刚琢磨着要不然做点什么,你们赵医生就拿手指头戳我肚子,之后好像松了口气,然后转身就睡了,就睡了!

半夜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往我怀里拱,我觉浅,瞬间就醒了,下巴抵着他毛茸茸的头发,突然间感慨万千。

我想跟他说点酸溜溜的情话,以前总忙着做火辣辣的事情,没说太多的在乎啊爱啊之类的。

我正在思考这样复杂的心情从哪里开始说,你们赵医生上去就给了我一巴掌,嘴里还哼着,“谭宗明,你要敢给我找漂亮小情,老子这就阉了你!”

嗯,梦里的赵启平也是这样活力满满呢。😐

八年来,赵大夫变化其实挺大的。

刚同居的时候,赵大夫连面条都能煮糊,现在的赵大夫,根本就不会进厨房。(-ι_- )。

刚同居的时候,赵大夫有几次因为我打呼,半夜爬起来去书房睡,现在的赵大夫,我就算在他耳边唱我的太阳,他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刚同居的时候,赵大夫晚上不回来吃饭是这样告诉我的:亲爱的老谭,我晚上不回来吃了,因为某某事情,大概几点回来,你自己在家乖乖吃饭!(˶‾᷄ ⁻̫ ‾᷅˵)。现在的赵大夫不回来吃饭给我发条短信:你今晚放假!

但是赵医生有一点一直没变过:这么多年了,赵医生的追求者这个位置,一直就没空缺过。

谁还没有个诱惑呢?生意场上更是莺歌燕舞,花样不断。

赵大夫偶尔也吃个飞醋,我偶尔也闹闹脾气。两人都知道对方既没那个贼心,又没那个贼胆,但还是忍不住拌两句嘴。

这世界上还能有比赵医生好的人吗?
必须有啊,但是我就不要,哎,我就不要。

赵大夫老了,我也老了。床上翻滚的次数少了起来,两个人在一起可以做的事情却变多了。

最近赵大夫的新爱好是督促我打太极拳,没错,督促,也就是他抱着胳膊站在旁边看着我打。他说这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还能多为他服务两年。

我说你怎么不让我去学广场舞呢?听说也对身体好。

他翻了个白眼,一脸嫌弃的说,怎么可能给你机会勾搭老太太!

翻个白眼,我都觉得迷人的不行,你说我还有救吗?

赵大夫作为一个白衣天使,特别爱干净,家里佣人也有,但他就是不肯让别人打扫我们俩的房间。白衣天使除了爱干净,还特别忙,像我这种也就是天天看看电脑,然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吆喝几句话的闲人(赵大夫原话),就得去打扫卫生。

别看赵大夫在我们家懒,一回我爸妈家,简直是二十四孝儿子。抢着洗碗,给我妈揉肩,还替我爸泡茶。我看着他像一阵小旋风在我们家刮来刮去,最后我等来老爷子一个大耳刮子,他觉得赵启平这么能干,是因为我平时总欺负他。

赵大夫抿着嘴志得意满冲我笑。


七年之痒,确实痒过。
但也只有一个赵大夫,是我永远的皮炎平。
(没做广告)








注:爱情是一件小事。柴米油盐和你。
七年之痒的梗,单纯的秀恩爱。
大家开心快乐。
桑榆撞日不如择日😂😂~












评论(60)

热度(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