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凌李】这日子有法儿过啊

只是一点放屁打嗝的日常,不填坑没脸打tag😂。
小段子,手痒了。可能有些ooc吧~


李熏然已经连续三个礼拜周末没有跟凌远一起出去吃饭玩耍打啵啵了。

六月是结婚高峰期,这下子李熏然算是见识到了。初中同学结,然后高中同学结,结完了大学同学又结。

李熏然摸着自己干瘪的小钱包,诅咒这些吸血的异性恋们,心塞的无以复加,妈的,都是收不回的份子钱啊!

人家结婚收一次,生孩子再一次,孩子满月了要办酒席,孩子升学有升学宴,将来孩子还要结婚。。。

李熏然坐在婚礼现场一边感动着新郎新娘的感人告白,一边咬着牙给凌远发短信控诉着自己在随礼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的悲惨命运。

“老凌,我心好痛!我也要办个庆祝仪式,我也要收钱!”

信息发出去没一会儿,凌远的信息就回了过来。

“乖,今年办个庆祝你三十一岁生日的大party。把你同学朋友都请来,告诉他们只送礼物不送礼金的勿扰。”

李熏然看着手机嫌弃的撇嘴,又忍不住被凌远的冷幽默戳到,偷偷笑了下,看见台子上正大光明挽着手接受别人祝福的一对新人,默默的又给凌远敲了一条短信。

“老凌,你现在要是在我身边,不管这里灯光多亮,我都要一把抱住你。”

凌远看见这条短信的时候,对着手机发了很久的呆。然后从胸腔里挤出来的似的,深深的吐了口气。

他这几天一直沉重的心情突然间明亮了起来。

他不敢告诉李熏然,几天前,卫生局的领导找了他去谈话。话里话外,暗示他的个人问题一定不能影响到工作,一个医生应该方方面面都让病人所信服,更何况他还是一院之长,某些时候要注意影响。

凌远跟着明明暗暗,兜兜转转的打哈哈,这种事领导不会直说,因此凌远有装作听不懂的权利。

跟他相熟的卫生局朋友告诉他,有人写信举报凌远是同性恋,说他个人作风有问题。

凌远和李熏然在一起了好几年,两人之间的事情绝对不高调,但也没有特别讳莫如深的避讳过谁。这种事情又传的快,几年下来,知道他们俩事情的人也不少。

凌远最近在申请大笔的专项基金,焦头烂额,虽然他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伴侣是男性而觉得丝毫不妥,但紧要关头,人家来拿这个做文章,也让他头疼。

毕竟,这个社会还并没有宽容到那个地步。网络上对于同性恋看似宽松的舆论环境,拿到现实中却得大打折扣,盲目相信现在同性恋已经是趋势化是愚蠢的,凌远自己觉得还好,他怕把李熏然也暴露在危险之中。

这也是他不敢回李熏然:咱们也办个婚礼,而只能回给他办个生日party的原因。

自己收到过举报信,难道李熏然就没有吗?想到这,凌远就觉得头更疼了。

小警察没跟他说过,可凌远自己推想都觉得难受,李熏然年轻有为,能干,爬的快,局里嫉妒他的,难免旁门左道的搞他,没准这唯一的黑点还真就是他有一个同性恋人呢。

凌远叹气,扔了报告,准备回家给他的小警察做点好吃的。

得补充营养,他家小警察总挂在嘴边,自己得多吃点好吃的,毕竟比凌远年轻,还有机会把几厘米的身高差给补齐!



晚上李熏然风风火火的奔进家门,吸吸鼻子,笑逐颜开的往厨房闯,从身后一把搂住凌远的脖子。

“帅哥,给我做好吃的呢?”

凌远笑着打掉他的手,熄了火,又关油烟机。转过来身抿着嘴笑,又特意怪声怪气的问小警察,“那你是要先吃好吃的,还是先吃我呢?”

小警察帅气的抓住凌远的围裙带,牵着他往饭桌走,“废话!当然是小爷先吃饱饭,才能有力气吃你啊!”



“今天婚礼怎么样?”凌远饭桌上提起这件事,小警察就打开了话匣子。

从新娘踩了新郎的脚,到饭桌上哪个菜好吃,再到同桌的人喝了几瓶酒,凌远一边听,一边沉默的笑。

生活有时候挺难的。

“我狐朋狗友们都跟我说交了我这个朋友,特别值!”小警察眉飞色舞的突然提起来这句话。

凌远有些不解的抬头看他,小警察把自己的饭碗递到凌远面前,眼巴巴看着凌远面前的大虾。

“他们说,因为无论他们多晚结婚,我都能给他们当伴郎!”

凌远被小警察的语气逗笑,往小警察的碗里夹了好几个大虾,又蹙着眉头瞪小警察“懒死你得了!”

李熏然咧开嘴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又一会儿才说道,“但我以后不想给他们当伴郎了,怎么说我也算是有了家室的,我得有点自觉!”

凌远愣了一下,复又笑起来。觉得手上空荡荡的,是时候弄个戒指什么的戴戴。

两人都不是愿意搞形式主义的人,又因为职业都不方便戴戒指,也就没动过这个念头。

小警察埋头吃的开心,凌远看着他心里头有点五味杂陈,他的小警察啊,最好了,感觉到自己的低落,就急忙不着痕迹的来安慰他。

凌远摇摇头,嘲笑自己胡思乱想。虽然没有婚礼,但两个人认认真真的在过日子,一点也不比别人差。



晚上临睡前,小警察窝在被子里刷手机,凌远洗完了澡,凑过来,摸了摸李熏然的脖子。

小警察觉得痒,掀开凌远的手,又在凌远的怀里舒舒服服的拱了块地方,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

凌远觉得心里头被填满了,连胡思乱想的地方都没有了。

“哎,老凌,你说咱俩也没有结婚证,算不算非法同居啊?”

凌远翻了个白眼,伸手打开床头柜,把房产证甩在李熏然面前。

“白纸黑字,这房子归李熏然和凌远所有!我们的房子,我们住着!请问,这位先生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没有了!明天我们去买个相框给它裱起来!”

小警察乐呵呵的又拱进凌远怀里。


在生活不易的地方,让我们保持一点天真欢喜。



注:文中涉及到的法律常识,还请询问专业的法律人员。如果有不妥之处,还请小伙伴们指出。

另外,非法同居和房产证那个我只是抖个包袱,请小伙伴们不要当真。😂

祝福所有认真对待感情的人,获得幸福。❤


评论(61)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