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庄季】骄傲和骄傲的简单相加

第一次把魔爪伸向庄季。
我手又痒了的小段子。
ooc预警一下。


------------------------
01.

“能帮个忙吗?”

庄恕点开这条来自于署名“word白”的短信,一时间心里有点百味杂陈。

准确来说,一个月前,季白备注使用word白这个称呼还是合适的,但是现在情况就不同了。

庄大医生没那么无聊搞一个情趣备注,这是小姨子,哦,不,是前小姨子赵启平功勋簿上的一笔。

庄医生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瞪着这个称呼半天,终于强迫症发作,改成了“前word白”。

事情总要一码归一码,情况是什么样子就得是什么样子。

然后庄恕给前word白回了短信。

“可以。”

短信很快就回复了,庄恕看看表,推测季队最近应该是不忙。

“都不问问什么事,就答应?不像庄大医生的性子。”

庄恕一边回短信,一边嘴角却翘了起来。

“到现在还没说什么事,这也不符合季队长的性格。”

季白收到短信,沉思了一下,破罐子破摔似的,飞快按下一串字,然后点击发送。

“我哥让我们周末回家吃饭。之前我说你工作忙,推了几次了,这次实在推不过去了。我,我还没跟他们说咱俩分手的事情。”

庄恕边看信息,脑海中边浮现了一下季白他家个个有如神探狄仁杰样智商的哥哥和哥夫们。

“好。周末见。”


02.

季白迟迟不敢跟明楼明诚说他跟庄恕已经分手的事,是因为他当初指天指地的跟哥哥们发誓说,他跟庄恕一定会一辈子在一起。

明楼明诚起初是反对庄恕的,觉得季白跟他两个人都太强势,没一个能低头服软,这样子怎么可能把日子过下去。

季白窝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回想了一下自己当时,眼含热泪跟哥哥们发誓他跟庄恕是真心相爱,死活也要在一起的怂样。

季白忍不住自己嘲笑自己。他这一辈子,也就那个时候最怂了。

可当时,也是真心的。

那怎么,和庄恕就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两个人在正式分手之前,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冷战期。

要么他不在家,要么庄恕不在家。偶尔两个人一起在家,没几句话就针尖对麦芒。

然后就剩下沉默。

有的时候看见下了手术疲惫的庄恕,季白心里很想走过去抱一抱他,然后温柔的么么哒。

只是吵架的时候太过用力,话说的过火,一时间圆不回来,他低不下这个头。

季白揉揉额头,又觉得,这也不是他自己的错,庄恕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啊。

两个人最不喜欢做的事是无比的统一,那就是解释。

谁都不愿意去解释。

有些事情可以不用甜言蜜语,但是出了事情,两个人都相对着闷葫芦,简单的事情在沉默中衍生出了很多莫须有的意义。

误会越缠越大。绷不住了,就断了。

跟爱不爱的没关系。



03.

“来的挺早呀。”季白在警局门口跟他阔别了一个多月的前男友成功会师。

“还要买点东西带过去。”庄恕示意季白上车,一边把车熟练的开往市场。

“我记得阿诚哥上次说有家榛子酥不错,咱们顺路买了带过去。哦,还有大哥上次说的那个紫砂花盆,一并给买了吧。最近李熏然有没有迷上什么新零食,给他带点?”庄恕唠唠叨叨的说着,季白盯着他的侧脸,半晌把头转向另一边。

冷冷的来了一句“庄恕,你可别太入戏啊。我这也就是找你救个场。”

庄恕点点头,云淡风轻的回他。

“嗯。我知道。既然答应了帮你,我就会全力配合你的。”

季白听到这话翻了好几个白眼,心里头更火大了。

季白不想再理他,把手伸进衣服兜里掏烟抽,他其实已经不太抽烟了,只是存心想给庄恕添堵。

以前他一拿出来烟,庄恕就开始给他讲他手术的时候看见老烟枪的肺是什么什么样的,季白总是怀疑这时候的庄恕一定是中文系毕业的,用词之生动精准,简直令人仿佛身在其中,感染力极强。

季白点上烟,斜眼偷瞄庄恕,内心里想着,但凡还有一点感情,以庄恕的性格,总会来制止他的。

庄恕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暴躁中的季白,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季白把烟狠狠地扔在车子的抽屉里。

心里头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庄恕,你大爷的!



04.

明楼明诚住在郊区的别墅,一家人虽然忙,却时不时要聚聚。

庄恕和季白到门口的时候,看见凌远和谭宗明的车已经停在那里,知道他们俩是最后到的。

“走吧。”庄恕走过来,搂住季白的肩膀。

季白想了想,还是没挣开。

“三哥,你们回来了!”李熏然迎出来,跟同属人民警察队伍的三哥来了个亲密拥抱,然后自然而然的伸出手到庄恕面前。

“三哥夫,老规矩!”

庄恕笑笑,把给李熏然特意带的好吃的递过去。“什么时候警察都开始玩收过路费那一套了?”

“这不是为了更好的跟罪犯进行换位思考吗?”李熏然笑嘻嘻的打开袋子,然后感慨一番庄恕对他真好云云。

季白站在旁边看着这俩人一副哥慈弟孝的样子,心里头越发不是滋味。

庄恕啊庄恕,你演技可真行!演戏你是认真的!

“老三,你干嘛发呆?”赵启平凑过来,伸手在季白眼前晃晃。

“没事。你家老谭呢?”

赵启平努努嘴,“在楼上跟大哥研究生意呢。”

“嗯,那我去厨房看看阿诚哥。”季白摸摸鼻子,一闪身进了厨房。

“奇了怪了,什么时候你这么积极进厨房了?”赵启平嘟嘟囔囔,领着李熏然和庄恕进客厅。


05.

“阿诚哥,远哥。”季白进了厨房,跟正忙活着的明诚和凌远打招呼。

“你们来了?都是大忙人,三请四请的才赏光!”阿诚一边往锅里下菜,一边还不忘奚落一下季白庄恕。

“哎呀,工作忙嘛。我们俩这职业,更是由不得人。”季白讪讪的笑。趾高气昂是给外面人看的,不是对着自己亲哥哥啊。

凌远在旁边听着,不动声色的笑了一下。

“别,远哥,你别那么笑,我瘆得慌。”季白摸摸自己脖子,赶紧从厨房出去。

这一家人没一个人好惹的。搞不好就看出来了什么端倪。

他当然不是想瞒一辈子,但至少也是能挺多久是多久吧。跟庄恕在一起也就两年多,这样就分手了,让他们知道,多丢人啊。

赌咒发誓的,那时候以为自己英勇无比的能用爱对抗全世界。到后来,却发现,连两个人自己都对付不了。


06.

明家家宴的气氛一般都比较欢快轻松。

简言之,就是一场华丽的秀恩爱大会。

你方唱罢,我方登场。你喂一口菜,我扒一个虾,整顿饭全是亮点,秒秒高能。

从明楼明诚老夫老夫式默契十足温情关怀开始,到谭赵激情高昂眉来眼去小动作不断,再到凌李甜蜜宠溺喂饭夹菜摸耳朵,季白和庄恕僵在饭桌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以前俩个人好的时候没太注意别人,现在两个人分手了,坐在一群秀恩爱,好吧,是真恩爱的人之间,说不出的尴尬。

季白腹诽“秀什么秀,秀什么秀!自己不能夹菜吗?吃个饭还管不住自己的手,往哪摸呢?看看看,看什么看啊,眉来眼去吃个饭,菜都掉了啊喂!”

季白又想想自己跟庄恕这段感情,心里头委屈的没边了,要不干脆扔了饭碗就走吧,又想着装都装了大半天了,要是走了,不就功亏一篑了吗?

正恨恨的戳着饭,碗里就多了一块红烧肉。

“你这两天,好像瘦了。你不是馋红烧肉了吗,我做了,你又嫌不好吃。今天阿诚哥的手艺,多吃点。”庄恕说着又夹了几筷子放进他碗里。

季白盯着饭碗愣神,眼圈差点就红了。

“嗯。”季白低头乖乖吃着碗里的饭,一时间也不想去想这到底是不是庄恕的“演技”。反正,他已经很久没听见庄恕这样跟他说话了。

心里头那道坎过去,季白也就不总去琢磨了。就算是演戏,就算是像庄恕说的全力配合他,至少,他也可以将计就计私心把这当成是真的,反正就算是最后一次的放纵吧。


07.

抱着是最后一次的想法,季白在看电视的时候主动握住了庄恕的手。

惊的庄恕差点从沙发上滑下去。

庄恕偏头看他,猜不透这是不是季白为了让明楼明诚更加放心的计策。

也只能抱着且握且珍惜的心态,使劲的反握过去。然后想了想,还是凑过去,让季白靠在他的怀里看电视。

“哎呀,三哥你跟三哥夫的感情好像变的更好了!以前你们都没这么亲密,都端着,现在这样多好。”李熏然在厨房里跟拿水果的季白这样说,说的季白心里头一愣。

愣完了,又剩苦楚。

晚上下了大雨,明楼明诚执意留大家过夜,反正房间足够用,凑合一晚上也没什么。

季白跟庄恕在房间里沉默。

“那个,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打地铺。”庄恕想了想,问季白。

“都睡了那么久了,也不差这一天,一起睡吧。”季白脱下外套,掀开被子躺进去。

庄恕等了一会儿,见季白真的没有反对,也脱衣服被子。

外面雨下的大,两个人平躺在床上沉默,房间里就都是下着雨的声音。

半晌,庄恕侧过身来,对着闭着眼睛假寐的季白,叹着气说了一句,“以后别再抽烟了。”

季白听见这句话也不知怎么,委屈气愤心酸一股脑儿的涌了上来。

“你不是不管我吗?”

“你不是不想我管你吗?”

季白噎在哪里,气冲冲的转过身去,背对着庄恕。

“季白。”庄恕在背后叫他。声音轻轻的,又好像充满厚厚的深情。

雨声哗啦啦,季白装作听不见。

“季白。”庄恕停了一下,又开始说。

“季白,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真骄傲,但骄傲的不让人讨厌……后来再见你,我就觉得你这人有毛病,得治,也只有我的医术能治好了……我没想到你真的能给你哥跪下说要跟我在一起……”

庄恕叙叙叨叨的说着,季白红着眼睛跟着听完,依旧没回答一句。

“季白,我们真傻。”庄恕说完这一句,就靠过去,伸手从后面抱住季白。

季白高冷的哼了声,算是给了个回应,却没挣扎,身后人的体温,是熟悉而温暖的。

一如以往很多个日夜,他们都这样抵足而眠。


08.

“去警局拿东西回家?”从明家出来,庄恕开着车,心情好好的问同样好像心情不错的季白。

“嗯。”季三哥依旧高冷的一句哼。

“好咧!咱摆驾回宫!”庄恕喜笑颜开,一副开天辟地的新气象。

“你去帮我拿东西。我在车里等你。”季队觉得不能太便宜庄恕,以后不用再彼此心灵折磨,但是身体上也不能这么容易放过庄恕。

“行!”庄医生还是笑的合不拢嘴。

“把你手机给我玩会儿。”季白伸手,庄恕把手机递给他,转头还没走两步,就听见季白深情的呼唤他。

“你大爷的!庄恕!什么叫前word白!就这么两天就打算换人了是不是!就这么两天我就成前了!”季白气不打一处来,格斗技准备中。

“前word白,中word白,后word白不都是你吗?反正都是word白。”庄恕咧开嘴一笑。

哎呀,说情话的感觉不错啊。

“你,你你你……”这下轮到季白瞠目结舌了。

一个会说情话的恋人,好像还不错哈。


09.

骄傲和骄傲的简单相加。

变成了骄傲和骄傲都会说情话。





注:没什么故事情节的故事,也很ooc。
表骂我。我很爱他们。😂









评论(50)

热度(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