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凌李】那个给我糖吃的小哥哥

不太算暗恋的暗恋梗。
设定:李熏然是明楼明诚的弟弟,凌远是明楼同学兼好友。
我又来小清新狗血剧场了。
对了,还是八九十年代生活设定。
全文胡扯ooc。
哈哈哈哈哈哈~
----------------------------

01.

从小我大哥就教育我,在外面,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随便吃。

这一条我牢牢记住了。

于是,有一天,一个很好看的陌生人要给我吃糖,我坚定的递给了他我兜里仅有的五角钱。

大哥,我可没有随便吃。我给钱了。

后来,我还是被打了屁股。


02.

陌生人看见我被打屁股,笑的如花似玉。

好像是这么说的吧,反正老师说这个词是用来形容一个人很好看的。

很好看的陌生人原来不是陌生人,他是我大哥的同学。

大哥还是很生我的气,阿诚哥说,别生气了,你看咱家熏然多么懂礼貌。

大哥就不敢生气了,还跟阿诚哥说,毕竟凌远也不是陌生人,教训一下就是怕他下回不长记性,再被别人骗走了。

给我吃糖的好看小哥哥蹲下来问我,“小弟弟下次是不是不会再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了?”

我点点头,心里想着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

好看的小哥哥于是心满意足跟大哥阿诚哥回屋讨论作业了。

妈蛋,既然不是陌生人,你还我那五毛钱!


03.

好看小哥哥跟我大哥阿诚哥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每天早上,他都来我家等我哥哥们一起上学。

他家好像是卖糖的,每次来都给我带块糖。

麻蛋,以为我不知道,肯定又是大哥的圈套,我万一要吃了,肯定又得打我屁股。

我都说了自己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我虽然喜欢吃糖,但我不能什么糖都吃!

像他昨天拿的那种甜到腻的太妃糖,我就不太愿意吃,不过前天的菠萝味水果糖还不错……

……

开玩笑!我真的没收他的糖果啊!

他每次都掏兜掉在地上能赖我吗?


04.

等我上了初中之后,早上就我们四个人一起去上学。

家里本来两辆自行车,阿诚哥说他带着我上学,大哥自己骑一辆。

结果大哥说他腿疼自己骑不了,一定得阿诚带他。(  ̄^ ̄)

那没办法,我又不会骑,只得凌远小哥哥带着我。

小哥哥看起来好像挺平静的。

我坐在他自行车后座上问他,“我不沉吧?”

小哥哥说“你别替我担心了,你还是担心担心你阿诚哥吧。”


05.

每次放学我跟小哥哥一起去车棚取车,他的自行车车筐,车座上就堆满了各种粉红色礼物盒子,粉红色信封。

都把我坐的地方占了。

我很愤怒,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行车后座是用来坐人的!

机智如我,很快就想出了办法。

第二天,我裁了一条纸,贴在自行车后座上。

“此座已占。”

小哥哥对于我在他自行车上贴条的事情好像也没什么反应。

倒是我大哥摸着我的头,高深莫测的说我孺子可教。


06.

我的体育特别好,我喜欢打篮球。代表学校最高水平跟别的学校约战。

约着约着,真的战了起来。

不知道哪个龟孙在场面混乱中踢了我一脚,我一个没站住,就把脚给崴了。

小哥哥恰好经过,成功发现了我。

然后我就被扔在了他的自行车上。他推着我走,一边走一边数落我,还威胁我要告诉我大哥和阿诚哥。

我都懒得理他。

就觉得他今天衬衫明显比之前的更板整一些,发型也要好看点。

关键是,站他旁边的小姐姐是谁?


07.

他推车把我送到了诊所。

陌生小姐姐一路跟随。小姐姐长的挺好看的,声音也挺好听。她看见我好像很疼,就给我了块糖。

“小弟弟,吃块糖吧。”

我拒绝了。我大哥说,陌生人给的糖绝对不能随便吃。我这次长记性了。

小哥哥对小姐姐说抱歉,熏然这孩子不太懂事。

我听了之后,真诚的向凌远小哥哥翻了个白眼。

后来,天色晚了,小哥哥骑自行车先送小姐姐回家,再回来陪我。

我眼睁睁看着属于我的专座上,坐上了别的屁股。

一股气怄上来。

妈卖批,明天我就要给车座重新喷漆!



08.

我脚崴了养了大半个月。

大哥跟阿诚哥每天念叨我一遍,念叨的我已经能心如止水,权当做奏乐。

小哥哥已经不给我糖吃了,自从阿诚哥发现了我的蛀牙,并且拿着扫把满院子撵凌远小哥哥之后。

小哥哥来看我,我捏着他的衣角跟他说我想吃糖。

“远,你真的不在乎我了吗?你答应过我的要一直给我吃糖的。”

小哥哥翻了个白眼。

“都跟你说了在家休息的时候不要看太多乱七八糟的小说电视剧。”

“你真无情!你这个没有心的恶魔!”

小哥哥眯着眼睛看了我半天,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李熏然,你知道什么是‘情’吗?”




09.

去他大爷的。谁不知道啊!

不就是长大了,梦了一晚上酱样那样都是跟那一个人吗?

青春期虽然青春了点,但又不是傻。

之后小哥哥要高考了,早上不来送我上学。大哥跟阿诚哥也很忙。

我不敢打扰他们。

但我想念我的专座。


10.

之后他们高考完了。

三个人当然都是优秀的很。

凌远小哥哥再次出现在我家,他们三个开了酒,笑嘻嘻的说着要庆祝一下。

我偷偷的喝了一杯,暗暗赞叹哥哥们就是哥哥们,上来就喝白的,够劲!

后来小哥哥和我大哥好像喝多了,阿诚哥让我送凌远回家。

他走着诡异的太空步,我扶着他在胡同里各种撞墙。

后来他赖着不走,非得坐地下。黑漆漆的小路上,他拽着我的胳膊问我。

“熏然啊,你还想吃糖吗?”

“想。”我点点头。

然后他就开始翻兜,上衣翻完翻裤子,最后啥都没翻出来。

“可是我他妈的没有糖了!”他两手一摊,灰心丧气的坐在那。

你说坐在那,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这又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这不是在勾引我是什么?

当时我就凑过去机智的“mua”了一口。

“没有糖有你也行。”

寂静的胡同里然后就响起来了一声响亮的“啪”声,嗯,是他给了自己一巴掌。

然后我听见他很悲伤的说 ,“熏然,我也是你哥啊。”



11.

放他娘的狗臭屁!(我平时绝对没这么粗鲁。)

别变相占我便宜,我的哥哥们都在家呢。

你才不是我哥。

你只是一个好看的给我糖吃的小哥哥。



12.

之后我上了大学。

小哥哥在挨了我哥哥们轮番毒打以后,终于降级成了我男朋友。

每次他们同学聚会,小哥哥从平级变成小辈这个梗总是玩不烂。

我高冷的问他是不是觉得当年还是坚持当我哥就好了~

他一边给我做饭,一边说那不能够。

唇角跟眼角的褶子一起笑起来。

(扯淡)End







注:我编完了。😂































评论(65)

热度(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