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15

15. 一切错置的重归

赵启平迷迷糊糊梦见他曾经养死的金鱼又活了,倚在鱼缸外面质问他“你怎么把我养死了?”

赵启平冷汗直流,哑口无言。

汗涔涔的从梦中惊起,发现自己已经在谭宗明的办公室里,身上盖着谭宗明昂贵的外套。

他好几日不曾见到的男人,此刻正站在落地窗前,愣愣的对着窗外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启平坐起来,吸了吸鼻子,顿时皱起了眉头,好浓的烟味,要熏死个人。

“抽烟喝酒作大死。你犯了医生的忌讳~”赵启平把老谭的衣服整理一下,搭在沙发的靠背上,然后站起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来了却不告诉我,一个人在外面等着。做无用功,你也犯了商人的忌讳。”谭宗明听见赵启平起身,转过身来跟他说话。

他没有笑,面容也不严肃,赵启平看不出来他的悲喜,这时候才有点惊醒,也许远远误判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个,一起吃点饭吧。总不能空着肚子。”赵启平涌起不好的预感,即便如此仍然觉得,在这种时候,也许应该依靠食物带来的些许安全感,至少有胜于无。

“赵启平,我有事想跟你说。”谭宗明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他知道赵启平是个聪明人。

“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好不好?我值了一天班,饿死了。”赵启平放软口气,瞪大眼睛看着谭宗明,有点可怜巴巴的意味。

他故意的。

但问题不在于谭宗明是否知道赵启平是故意的,问题在于,不管谭总是否清楚的知道,他都会妥协。

这是很可怕的。如果纵容没了底线,一切就像汪洋大海,谭宗明清楚他要有个退路,不然两个人都得淹死。

谭宗明愣愣的看着赵启平,还是站在窗子旁,没有动弹。身后是城市交相辉映的霓虹灯光,有过一瞬间,穿透谭宗明的身体,向赵启平扑过去。

于是赵启平走到老谭身边,握住谭宗明的手,拉着他往桌子那边走。

“走啦,走啦,吃饭去。”

谭宗明没有抗拒。

那么就吃一顿饭吧。

人家都说他商人无情,他却知道,自己这个性子对感情太过认真,一旦认真,就有满盘皆输的风险。

他之前不是太无情所以薄情,他是太深情所以不得不薄情。

但遇上赵启平,一切全完蛋。
逻辑已死,凭感情昏天黑地胡乱挥霍。

于是还是不忍心,安安稳稳坐在茶几前跟赵启平吃饭,当然是吃不下去的,只能沉默的看赵启平貌似兴致很高的夹菜。

“啊,对啦,我也有事跟你说。”赵启平边往嘴里塞饭,边说话,也不等谭宗明回应,就自顾自说下去。

“上次你找来帮我搬家的人好像不够,要再多找几个,我书多,不然一次搬不完,还得再折腾,麻烦。衣服之类的我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要不一会儿你开车直接送你家去吧,还能省去点事。”

赵启平一口气说道,好像是认认真真打算履行之前答应谭宗明要搬过去跟他一起住的承诺。

谭宗明盯着他不出声。

“当然啦,你要是找不到人的话,我也可以自己。。。”赵启平自顾自说着。

“赵启平,我们分开吧。”

赵启平不接茬,空气中漂浮着僵住的沉默。谭宗明努力了半天,也还是没勇气说出来第二次。

谭宗明拿起沙发上的外套想夺门而出,实在不能忍受这样的一刻,充满着对过去的讽刺,对自己真心的讽刺,对这段感情的讽刺,还好他不年轻了,没恶心吧啦的说过“永远在一起”这种话。

谭宗明抓起外套,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挪动一步,赵启平就出乎意料的摔了筷子。

方便筷子被用力摔在玻璃茶几上,虽然够不成对茶几的威胁,但发出的声音还是刺耳。

谭宗明不再动作,他以为赵启平要发火,要气势汹汹的质问他怎么说分手就分手,要么按照小赵医生一惯内心骄傲的做派,大概十有八九扔了筷子,摔门而出,断的比自己更干净。

在这段感情中,谭宗明哪有什么十拿九稳?他从来都不敢在赵启平那里对自己自视甚高,前有凌远一座八年大山,后有自己之前劣迹斑斑的风流史。

他们相遇是偶然,相爱是在特殊环境中催生的产物,万一赵启平答应跟自己在一起只是从灾区带回来的相互依偎的幻觉呢?要么自己只是凌远的一个影子?。。。谭宗明不敢往下想了,他很挫败,无论从哪个角度。

摔了筷子的赵启平自己也很懵逼。他心里早有预感,谭宗明在做这个打算。

只是,当谭宗明真的说出来这句话时,他还是涌起巨大的失落与悲愤。

“坐下来好好谈谈吧。就算你走出了这个门,你就可以马上不难受,马上停止对我的感情,明明白白处理好这件事情?”赵启平把筷子又捡起来,有秩序的放进外卖盒里,又把装外卖的袋子打包系好扔进垃圾桶。

谭宗明静静的看着赵启平用好看的手井然有序的做着这一切,他的眼神很悲伤,语气又出乎寻常的平静。

老谭这下明白过来,赵启平不是为了跟他吃饭而来,而是来找他解决问题的。

“你在生我的气吗?”赵启平问老谭,两个人之间有点谈判的架势,但是彼此都不清楚自己和对方有多少筹码。

谭宗明坐在沙发上看他,不说话也不否定。

“怎么跟你说呢,好像怎么说都是个长长的故事。”赵启平叹了口气,叹的老谭又不想聊下去了。

赵启平一提到过去就这样万千感慨的样子简直让谭宗明抓狂,他是个成熟男人没错,他知道小赵医生也不是个机器人,执念那么多年的男人也不可能像扔垃圾一样说扔下就扔下,他清楚他明白,但他不仅不是圣人,还是个锱铢必较的商人。

一个在爱情面前有点自卑的男人。

索性小赵医生接下来却说,“不过我也没什么可说的,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告诉你。我只想跟你说一件事。”

老谭眼眶有点发红,他告诉自己大概是因为好几天几乎没睡。

“我本来真不想说,怪肉麻的,说完了自己就嫌弃自己那种。”

谭宗明抻长脖子瞪他。

“我自己想想也觉得矫情的不行,真是一句俗套的不能再俗套的话。”

谭宗明死死的盯着赵启平,喉咙动了动。

“哎呀,这话说完了之后我会不会被人笑话?人家要说品味高的赵医生也这么俗套了。”赵启平故意停下来,眉梢抬了抬,还冲着老谭略微弯了下头。

谭宗明扯了扯领带,盯着坏家伙赵启平的嘴,简直要咬牙切齿。

“快!说!”一晚上也没几句话的谭宗明还是被逼的开了口。

小赵医生眉尖带出来笑意,心里头略略放松了些,浅浅咬了一下唇,然后又一派天真的说着“这句话嘛,十个人有九个人说过,真是一句常见的不得了的话。也不知。。。”

于是谭宗明忍无可忍,一把拽掉领带,干净利落的扑过去扯小赵医生的衬衫,咬他的唇。

衬衫扣子被粗暴对待,绷落在茶几上,好几颗参差不齐的落上去,嘀嘀哒哒的像奏乐。

赵启平趁着两个人换气的当口,笑着问老谭“你还听不听了?”

谭宗明没回答他,直接封了他的唇舌。狠狠的惩罚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却能深深撩拨他心弦的男人。

老谭真的发了狠,咬破了赵启平的唇。这一次,他不想跟赵启平一起爽,他只想跟赵启平一起疼。

老谭咬他,从唇到脖子到肩膀,不是亲吻是真的咬,带着恨带着爱带着欲带着悔,凶狠狠的,赵启平疼的直抽气,又觉得莫名的兴奋。想起老谭刚才说要分开的屁话,心里头也气,于是纠缠着咬回去,不等完全准备好,就带着老谭往里进。

两个人都疼的直冒汗,老谭拍了下他的后背,从身后俯身过去咬他的耳朵,用气声跟他说“你,找,死。”

赵启平笑起来,眼睛湿润的去吻谭宗明。他动情起来的眼睛很漂亮,特别特别漂亮。老谭觉得自己被蛊惑,除了占有想不起别的。

沙发太小,两个人就滚到地毯上,膝盖上都是暧昧的印子,赵启平抬起胳膊摸谭宗明汗湿的头发,因为老谭的动作不得不变成蹭他的头发,于是赵启平搂住他的脖子,努力弯起身子用头蹭谭宗明的下巴。

“招我是吧?”谭宗明努力喘息,欲望之火烧成莽原,肉体迷恋非常真实而赤裸,他感觉到正在被赵启平需要,由此产生巨大满足。

赵启平细细的哼,然后坏心眼的在老谭屁股上掐了一下。又在谭宗明准备发作的时候,故意小声的呻。吟,能怎么样,就是打定主意让彼此发疯。

最好都丧失理智,让身体知晓你崇拜谁,你眷恋谁,你因为谁而变成谁。

-------------------------------------
两个人穿着七零八落的衣服,靠在落地窗边等天亮。

做个爱的后果比打架都惨。

赵启平没有力气,老谭也好不到哪去。两个人现在除了靠在一起气若游丝的说话,没有别的力气再做别的。

“谭宗明,我以前看见凌远跟李熏然在一起,我心里总是在想那句歌词,真是去他妈的,‘可惜不是你!’””

谭宗明没说话,静静的听。

“可是我师哥从手术室出来那天,我在玻璃外面看见他们俩靠在一起,我突然觉得好庆幸,还好不是他’””。

谭宗明不说话,用力握住了赵启平的手。

“谭宗明,我很想你。”

我很想你呀。




注:终于填了一点土。憋死我了😂。
不想写虐了,接下来一定好好的谈恋爱。
而且这样一本正经的写文我都不习惯了。
那个多担待呀。谢谢你们的等待❤
谢谢🌺~

























评论(43)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