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16

16. 比比谁更让人闪瞎啊
(偶像剧预警😂)


谭宗明摸了摸小赵医生还汗湿着的头发,轻轻靠过去嗅了嗅。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好像这个人与生俱来带着让自己着迷的气味。

谭宗明知道这不科学,赵启平是再正常不过的男子,他既没有与生俱来的体香,也没有长期使用香水的习惯。

谭宗明自己总结,大概是因为,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连他周围的空气你都跟着喜欢了,于是好像是他散发出来的气味令人着迷一样。

“我很想念你呀。”赵启平轻轻的在他耳边说。

谭宗明呼吸一窒。

“有没有可能是错觉呢?”谭宗明轻轻的问,手却悄悄的握成了拳头。

赵启平摇摇头。

老谭于是抱住赵启平,狠狠的收紧了双臂。

赵启平鼻子一酸,仿佛明白自己将老谭逼到何种境地。脑海里瞬间闪过很多片段。

那个带着他秉烛夜游的谭宗明,在白芍花香气幽微浮动的夜里,给了他一个可以搭扶的肩膀。

那个千里迢迢奔赴灾区的谭宗明,在他觉得满心伤痕的时候,给了他生死相随的陪伴。

那个星光熠熠侃侃而谈的谭宗明,在上流社会的聚会里,公开给他了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


“我该说对不起还是我爱你?”赵启平趴在老谭肩膀上有点哽咽的问。

谭宗明沉默了半晌,更用力的抱住他,颤抖的说了一句。

“你说,你不离开。”

赵启平不赞同的摇摇头,双手捧住老谭的脸,吸吸鼻子,然后温柔的笑起来。

“我啊,是离不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凌远盯着小警察一百次欲言又止,沉不住气的样子简直要逗死李熏然。

“行了行了,你啥也不用说了。我都明白。”李熏然大手一挥,特别洒脱的给凌远吃定心丸。

“你确定?”凌远愣了一下,随即感慨,人民警察这觉悟就是高啊。

“这有啥不确定的?我第一次看见赵启平的时候就知道了。”小警察对自己机敏的雷达颇为骄傲。

“啊?”凌远吃惊。

“啊什么啊?我可是刑警队,(副)队长!”

“那你觉得他跟老谭怎么样?”凌远赶紧转移话题,不然小警察又要开始嘟囔转正不转正的问题。

“别装了,老狐狸。谭哥跟你这么多年的朋友,是啥人你能不知道?”小警察翻了个白眼。

凌远摸了摸下巴,顿时觉得眼前的小警察高深莫测,合着这么多年扮猪吃老虎玩的够彻底的啊。

“李熏然啊,我发现你好像学坏了。”凌远眯起眼睛。

小警察把嘴一咧,笑的无辜又纯良,“那不能够,还要仰仗远哥哥多多照顾。”

凌远把手一伸,小警察见好就收的凑过去握住。凌远十分受用,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李熏然的头发,“你就是厉害成齐天大圣,你这辈子也别想逃脱我的手掌心!”

小警察笑嘻嘻的摇头,看着渐渐昏暗下来的病房,远处墨色浓重半黑不黑的天空,莫名琢磨出来点岁月静好的意味。

他们都不是贪心的人,用心感觉到的,便不会疑神疑鬼的把精力浪费在相互猜疑中去。

爱人的岁月是用来彼此分享的,不是为了彼此消耗。

为此,凌远认为,李熏然实在是善良又大智慧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

赵启平跟谭宗明简单的收拾了下狼藉满地的办公室,趁着天还没大亮,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公司回了谭宗明的家。

毕竟,还是要脸的,万一这幅样子被谭宗明员工看见了,以后他还怎么堂而皇之的来谭总办公室一本正经的暗度陈仓?

两个人飞快的洗了个澡,收拾出来一点人样,躺倒在谭宗明那张超舒服的大床上。

赵启平累的再也不想说话,只想就此睡去,从此天荒地老。

谭总闭上眼睛,又倏地的睁开,神经病一样的坐起来。然后又紧张兮兮的把赵启平拖起来。

“那你怎么解决的这件事情?”

赵启平想一个巴掌把耽误他睡眠的谭总拍飞,又看着老谭紧张兮兮的样子,心里头的愧疚感就出来作祟,只得耐着性子好脾气的解释。

“认师兄当哥了,以后他就是我的亲兄弟。”说完又重新躺回床上,再也不想搭理他。

谭总点点头,他本来也没想让赵启平从此跟凌远恩断义绝,他自己跟凌远还是多年的好友呢,哪能说绝交就绝交,那还是不是人了。谭总相信小赵医生能搞定,心里头安稳点也躺了回去。

赵启平听见那边没什么大动静,觉得差不多该风平浪静了,意识紧跟着模糊起来。

还没等小赵医生彻底睡过去,谭总又一骨碌爬起来,窜下地拿手机。还没忘记起来的时候,把赵启平的被子给掀了。

小赵医生努力控制自己,保持微笑。

“启平,我觉得我亏了!你认凌远当哥,那以后他不也就是我哥吗?凭什么?这便宜让他占的!”

赵启平嘴角抽了抽,使劲吸了一口气,默念克制克制,使劲挤出来了个笑容给谭总。

“……你想怎样?”

谭总不愧是纵横商场的老狐狸,飞快的拿起手机拨了个号。

“……喂,谭哥?”小警察睡得迷迷糊糊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过来。

“李熏然,以后我就是你哥,你就是我弟弟了。”

李熏然还没清醒的脑子更加迷糊了,“啊?”

“反正当我弟弟,以后有好吃的都给你吃,我酒窖里的酒你随便喝,还带你出海去坐大游艇,找特级厨师给你做好吃的。。。”

“成交!谢谢哥!”小警察瞬间清醒,满心欢喜的收了个从天而降的哥哥。

谭总心满意足的挂上电话,觉得解决了个人生难题。就许凌远当赵启平的哥,就不许他当李熏然的哥吗?以后谁叫谁哥,那还得论从哪算呢。谭总心满意足的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赵启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谁啊?这个时候还打电话?”凌远迷迷糊糊的被谭宗明电话吵醒,满心不愿意的哼哼。

“谭哥。”

“什么事?赵启平不见了?”凌远睁开眼睛,脑补各种紧急情况。

“不是。就是谭哥非得要认我当弟弟。”

凌远哽了一下,半天来了句,“……智障。”

小警察当场毫无形象的笑翻在床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赵启平正式把搬家提上日程,谭总表示将出十分力配合。

但实际上的氛围,稍微有点一言难尽。

“书房这么古色古香的地方,这么多中国风的摆设,你为什么要挂一幅西方现代派的画放墙上?”赵启平摊手,表示很难理解谭宗明的脑洞。

“现在不是流行混搭吗?多别致啊。”老谭理所当然的反抗。

两个人针对一幅画开始了漫长的互相讨伐,从怎么装修是美的,到美是否具有时代性,再到究竟什么是美,生动的上了一节艺术辩论课。

其实不只这一处,包括玄关怎么设计,窗帘的颜色,甚至卫生间洗漱用品的摆放,两个人各抒己见,各执一词。

最后小赵医生气的抓起衣服回了医院自动加班,同居生活的第一章刚开始就好像面临着巨大的阻力。

老谭在公司抓心挠肝半天,还是没脾气的开车去了医院,准备接小赵医生下班。殷勤这种东西,多献几次就懂了。

结果,老谭开车刚到医院,就听见警笛声,门口黑压压的挤满了人。老谭心里头一咯噔,手有点抖,害怕是赵启平出了事。

好的不灵坏的灵,赵启平真的受伤了。受伤的还挺值的,因为还附加了一个小警察,嗯呢,现在凌远,李熏然,赵启平都在医院里面躺着呢。

谭总欲哭无泪,还能对这个偶像剧的世界说点什么?





注:搞个小剧场

谭总急匆匆的冲上楼,偶像剧般焦急的推开病房门,结果。。。

凌远:该你了!抢不抢地主?
赵启平:不抢!我跟熏然斗你。
李熏然:看我们为广大农民朋友伸张正义,打倒地主凌扒皮!
谭宗明:……

赵启平看见推门而入的谭宗明,兴奋起来,“宝贝儿,快来。我需要你。”
谭总受宠若惊。
赵启平:把朕的麻将拿过来,三缺一!

好久好久没写的桑榆。
算是龙抬头的贺礼,希望大家都能有个好开始。谢谢包容🌺~









评论(39)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