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凌李】相信科学

Ooc,
年龄差混乱。🙊
非常短小的故事。

“我……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李熏然不敢抬头看凌远,红着眼睛盯着对面凌远的裤腿,吃力的说完这句话。

七月盛夏,警校的树荫底下,两个穿白衬衫的青年相对而立,气氛诡异,夏蝉在树上乱七八糟的乱插一嘴,给这出分手戏加了点莫名其妙的特效。

毕业季是分手季,他们俩既不是一个年级,也不是一个学校,但李熏然要毕业了,还是分手季。

凌远作为一个苦逼的医学生学霸,还有若干年的书要读,李熏然却要参加工作,到第一线上去辗转了。

两个人年龄不同,凌远对于李熏然有时太过乐观的“热血”很是有些不理解,动不动就把牺牲殉职不辱使命的挂在嘴边,冲动而且盲目的英雄主义,他自己尚且放在心尖上疼着宠着的人,平白无故总是诅咒自己要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

凌远一方面明白热爱工作无可厚非,一方面又暗自懊恼小李警官太拼,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心疼呢。

结果他还没跟小警察在上岗前上上政治课,小警察自己先想了个解决方法---要跟他分手。凌远有点生气了,看着小警察半天,堵在嗓子里一句“你是不是傻”,变成了“你要分就分。”

小警察点点头,根本没力气好聚好散来个分手饭,直接逃一样跑走,踉踉跄跄,仿佛身后有鬼来追。

之后几个月,李熏然忙着各种档案的落实,没再跟凌远有什么交集。只在偶尔发呆的时候,想想他的凌医生身边会不会突然哪天多了一个乖巧的学弟,比自己听话,比自己省心,工作比自己安稳,不用动不动就得拔刀掏枪鲜血淋漓的。

嫉妒,李熏然舔舔嘴唇,觉得自己哪里都酸,尤其是心。

李熏然的新队长叫季白,能力超群,简直是偶像一样的人物。李熏然跟着他做事,心里头很满足,用心的跟着学习,平时三哥三哥的叫,很有礼貌。

有一天,季白让李熏然开车送他去医学院。李熏然愣了一下,心脏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既怕自己的胡思乱想成了真,又实在想见见凌远。

李熏然轻车熟路的把车开到医学院,季白奇怪的问他,“路这么熟,常来?”

李熏然脸有点热,轻轻的点了点头。季白便笑了起来,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医生警察这算是标配吗?”,李熏然刚开始没听懂,后来一个身材高大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过来接季白,李熏然才恍然大悟。

“我一个研究组的师弟一会儿要过来送份文件,等一下再走。”身材高大的男人叫庄恕,跟季白说话的时候很专注,眼睛里看不见别人。李熏然不在乎自己被忽略,只努力向四周张望,希望能够碰到运气偶遇凌远。

结果运气果然来了,还是特别强烈的那种。给庄恕送文件的,不就是那位同属优秀学生行列的凌远嘛,只是不是一个人过来的,身边还跟着个穿白大褂的小崇拜者,娃娃脸的小师弟,亦步亦趋的跟凌远一起过来。

李熏然愣在那里。
凌远也没想到能在这看见李熏然,心里还生着气,又忍不住偷偷瞥了他好几眼,觉得他的小警察瘦了些,黑了些,心尖尖上立刻被扎了一下。

小警察盯着娃娃脸,星星眼看着凌远的小师弟,突然间脾气见长。立刻发觉自己心里那点不热爱这个人民的阴暗面来,当着季白的面,一把拽过来凌远的手,像小孩子护食一样,气势汹汹的说了声,“这是我的。”

其他几人全部愣在当场,小学弟先反应过来,立刻慌慌张张的跑了。连庄恕忍了半天,都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季白冷静了几秒钟,终于控制不住,依着庄恕的肩膀笑的要昏过去了。

凌远不动声色的看着,心里头气消了一大半。看看季白,问道“你是他领导吗?今天跟你请个假。”

季白大手一挥,爽快的答道“准了。”

凌远拉着有点放空自己的小警察火速消失,季白大笑转成微笑,伸手在庄恕手心中抠了抠,还没逞凶多撩拨几下,便被身边的男人牢牢握住。

“年轻真好。”季白感慨道。

庄恕看了他一眼,回了一句,“我也还没老。”话毕转身,一把拉过季白扔进了车里。

小警察心情好好的想着,凌远这是不是急吼吼的要找个地方把自己给吃了,结果他发现凌远确实胃口很好,不过不是吃他,是带他吃。

凌远点了一桌子的菜,大有把这月生活费都搭进去的手笔,小警察心惊肉跳,赶紧阻止。凌暴君不为所动,执着的挑李熏然爱吃的点。

“才几天,就瘦成这样。不知道的以为咱国家编制内人员都过的这么凄苦呢?”

李熏然摸摸鼻子,讨好的给凌远夹了一筷子菜,“皇上请用。”

凌远心里头暗爽,面上仍然装模作样,“不分手了?”

李熏然摇摇头,“不分了,心里酸。不舒服。”

凌远满意的点点头,凑过去亲了亲李熏然的脸,像哄小孩似的,但奇怪的是他把自己哄高兴了。

也就不知道谁才是小孩了。

李熏然吃着吃着菜又突然间叹了口气,凌远抬头看他,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怎么都成。”凌远平常不太说这话,搞的肉麻兮兮。但他知道李熏然心里头别扭着,不能不去疏通这个结。

李熏然听见这话果然一愣,随即又垮了脸,断断续续,小心翼翼的说了句,“……我就是怕万一,我不能待在你身边了。”

凌远沉默了一会儿,紧紧握住李熏然的手。

“我是医生,我能把你救活。”

李熏然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是医生,你又不是大罗神仙!”

凌远不赞成的摇摇头,“一个警察说什么神仙不神仙的,要相信科学。就算救不成,还有下辈子呢。”

李熏然沉默了一会儿,有样学样,“你一个医生,什么下辈子不下辈子的,要相信科学。所以,我会珍惜这辈子的。”

凌远笑起来,摸了一下小警察的下巴,“就最后一句还像句人话。”

其实凌远想听的,也不过就是这一句罢了。会珍惜自己的,为了在乎他的人。

凌医生心里头的石头落下了,往小警察那边靠了靠,压低声音问了句,“小李警官,你看什么时候方便,让我袭个警?”

李熏然盒盒盒的笑出来,拿出纸巾擦了擦嘴,然后夸张的捂住胸口,“啊!这饭菜里有毒,我中了你这贼人的奸计了!”

凌远会意,扶住李熏然,邪恶的笑了下,“那就麻烦小李警官跟在下走一趟了!”

旁边餐桌的中年人看的一愣一愣,半晌感慨:年轻真好!



































评论(44)

热度(426)

  1. 怀应。苏合泽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