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黄曲】柠檬柚子交响曲04

04. 当柚子变红了,柠檬一定不是什么正经的柠檬



如果,世界上有一种叫做时光机的东西,曲和愿意花掉自己的积蓄买上一架。

回到他答应来明家之前。

如果,世界上有一种叫做时光机的东西,黄志雄也愿意花掉自己的积蓄买上一架。

回到曲和使用时光机之前。

所以,不管有没有时光机,有些东西就是注定的。

曲和在明家一家人炯炯有神的目光中,万分悲痛的答应了帮黄志雄洗澡的要求。

黄志雄有心逗他,一进门自动坐在床边,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曲和过去坐。

曲和愤愤不平,哀自己不幸,怒自己不争!再看看手臂上缠着绷带的黄志雄,曲和又心软了,好人做到底嘛。

曲和乖乖的坐过去,轻轻用手指碰了碰黄志雄的绷带,“还疼吗?”

黄志雄摇摇头,坚毅平静的目光里全是曲和的身影,在他干净整洁的房间里,曲和安安静静的坐着,带着有点心疼的目光望着他。

好像是哪一次梦境的场景啊,黄志雄摸摸下巴,不着痕迹的笑了笑。

“在这个家里,有几个人,你绝对不能得罪。”黄志雄摸摸曲和的头发,很高兴他对这个话题瞬间表现出来的浓厚兴趣。

“第一个就是我大哥和阿诚哥!这两个人简直是人精中的战斗精,估计要在民国,肯定是个能玩转各方势力的多面间谍!你跟他们的重量级差太多了,没事离他们远点,不要去慢性自杀!”

曲和咽了咽口水,想想气场两米八的明楼和明诚,郑重的点了点头。

“第二个就是狼狈为奸的我二哥和赵医生。我二哥是上海商界数一数二的人物,商界的老家伙们都不是他的对手。还有赵医生,这是一个智商高,情商也高,关键是非常会玩的狐狸!你别跟他们俩玩,他们俩一定能玩死你。”黄志雄继续语重心长的分析。

曲和苦哈哈的点头,刚才已经领教了,这两个人随随便便两句话就意味无穷,曲和决定好好爱护自己。

“还有就是我三哥,第一医院的院长凌远。我三哥算是宅心仁厚的,但是智商和手腕那也不是寻常人能及的,总之。。。”

“总之这个我也不能惹。”小曲老师瘪瘪嘴,那这个家还剩谁啊。“啊,对了,还有熏然啊!熏然看起来好和善,吃货应该都还是很单纯的!”曲和像找到什么安慰一样,挥了挥拳。

“……忘了跟你介绍了,李熏然现在已经是市刑警队队长,侦破的大案要案数不胜数,所以。。。一个优秀的刑警,每天和狡猾的犯罪分子斗智斗勇。你知道的。。。”黄志雄耸耸肩。

曲和痛心,想到这世界上还有一句话叫做:扮猪吃老虎。

“不管怎样,至少还有明思恩呢!这个我还是有信心的!”曲和自信的扬了扬的嘴角。

“……明思恩背景太强大,整个明家都是他的后台,所以。。。”黄志雄不忍心打击曲和的自信心,然而事实是残酷的。

曲和“……(꒦໊ྀʚ꒦໊ི ) 泪目!”

曲和伤心的捶床,“所以,你直接说整个明家我谁也欺负不了不就行了吗?!”

黄志雄停顿了一下,站起身来,走到浴室门口,轻轻的说了句“不是啊。你可以欺负我。”

曲和愣住了。

狭小的空间里,曲和觉得一定是空调突然失灵,让整个屋子的温度都跟着升了好几度。沉默寡言甚至有一点沉郁的黄志雄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没有轻浮,语调不含调戏。

曲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沉默。

黄志雄好像也不在意一样,用一只手解着衬衫扣子,曲和见他解的费力,即便尴尬,还是站起来准备帮他一下。

黄志雄挥挥手“别听他们瞎起哄。你在这边坐一下。我一会儿洗完,你再出去,免得他们还要出幺蛾子。”

曲和讷讷的说不出话来,五脏六腑都有灼烧的烫热。

曲和赶在黄志雄关上浴室门之前,追上去,有些脸红,撑着门“那个,没关系的。我可以帮你。”

黄志雄一愣,忍不住笑起来。“行,那你就帮我擦擦背吧。”

曲和点头,知道黄志雄不愿意为难他。

黄志雄脱了衬衫,裸着上身站在那,等着曲和搬来一把小椅子。

黄志雄坐上去,背对着曲和,尽量不让他感觉到尴尬。

曲和原本以为自己一定会特别紧张,很可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然而真正等到黄志雄安安静静坐到他面前,把裸露的背部暴露在他视线里的时候,曲和心里突然特别平静。

肌肉线条优美的背部,比暴露在外面的胳膊,脖子的肤色稍浅一些,因此纵横其上的大大小小的疤痕就更加显眼。

疤痕的年月看起来已经很长,暗淡的纹路像无数条小蛇,肆无忌惮啃上了黄志雄的背部,有些触目惊心。

曲和鬼使神差的伸手碰了碰,带着体温的背部肌肤跟曲和的手指相贴,黄志雄不可控制的打了个哆嗦。

“快点啊。”黄志雄发现曲和在发呆,忍不住催促道。

“啊,不好意思。”曲和沾湿毛巾,轻轻擦拭着黄志雄的背部,有点小心翼翼,惹得黄志雄痒的想笑。

“没事,你使劲点。弄不坏我的。”黄志雄笑笑,忍不住逗曲和。

“……”曲和翻了个白眼,决定不跟整个人都不太对劲的黄志雄较劲。

只是背部的伤痕太显眼,刺的他眼睛痛。曲和想起来在法国那时候,猎猎的黄沙中,黄志雄疲惫又忧郁的双眼,干裂的嘴唇,和黑暗中那只紧握住他的粗糙的大手,曲和下意识低头,瞄了眼黄志雄垂放在两侧的双手。

其实关于那段记忆也没有深刻到哪里去,曲和想着之前黄志雄不也是没有认出来自己吗,已经是一段过往,他也没有道理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黄志雄一直在镜子里默默打量着陷入思考的曲和,大概也猜测到他一些想法。

黄志雄突然站起身来,曲和吓了一跳,一下子没站稳,往后退了几步,撞到浴室的挂钩上,疼的龇牙咧嘴。

黄志雄赶紧用左手给他揉后脑勺,左手不方便,动作有点笨拙,曲和一边疼,一边又有点好笑。刚缓过来一点,黄志雄就拽着他出了浴室,来到了门边上。

“嘘。”黄志雄示意曲和噤声,然后趴在门边听了一会儿。

曲和“?……”

黄志雄坏笑一下,勾勾手指示意曲和过来。

曲和一头雾水,轻手轻脚走到他身边,好奇他要干什么,然而黄志雄只是继续给他揉揉被撞疼的脑袋。

“这下是不是不疼了?”黄志雄没头没脑的问他。

“嗯,好些了。”曲和点点头,刚想说谢谢,黄志雄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嘶,疼疼疼,你轻点!”曲和有点生气斜着眼睛瞪他!

“乖,忍着点。一会儿就舒服了。”黄志雄坏笑了一下。

曲和听着这话觉得别扭,“你慢点!哎呀,疼~”曲和本来撞到头没那么疼,这下子被黄志雄揉的更疼了,实力委屈。

黄志雄放慢力道,轻轻的揉着曲和的头发,不重不轻,恰到好处。

“舒服吗?”黄志雄蛊惑一般的问他。

“嗯呢。”曲和傻呆呆的点头,点完又觉得哪里不对。

黄志雄听见外面散开的脚步,了然的笑了笑。曲和这下反应过来,立刻红了脸,推开黄志雄的房门,就要走。

黄志雄也不拦,在他身后幽幽的说“甜柚子,你变红了!”

曲和走了几步,猛的回头,恶狠狠的瞪黄志雄:“所以你那天果然是认出我了是吧!”

黄志雄耸耸肩,不置可否。

曲和又转身回来,刚把手抬起来,准备戳黄志雄的鼻子尖“你耍我!”,黄志雄立刻手疾眼快的把房门一关,“晚安,红柚子!”

“你这颗烂了的臭柠檬!”曲和气愤,又不敢大声说话,狠狠的踢了下黄志雄的房门,然后回了自己的客房。

曲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心里头又生气又好笑,还有一种他努力想压下却始终压不下的那丝喜悦。

甜柚子,酸柠檬。
那曾是过往时间里,彼此交错的短暂一刹那,他们用来称呼彼此的特殊代号。
空荡荡的姓名,比不上两个苦中作乐的昵称。


曲和趴在被袭击后的壕沟里,问黄志雄“你叫什么啊?”

“黄志雄。”

曲和抿着嘴笑起来,“没听清,听着好像酸柠檬啊。”

黄志雄愣了一下,看看曲和身上沾满灰尘沙土的黄毛衣,再看看他肆意的笑容,回了一句“那你一定是甜柚子。”

曲和闻言咯咯的笑起来。
随后笑声又被漫天的枪声淹没。





继续我的狗血剧情之旅😂😂~
ooc的飞起来。
然而,看我放飞自我多么高,又啪叽一下跌下来。
😂😂~晚安~




























【黄曲】柠檬柚子交响曲 03

03. 豪门还是鸿门.宴?

(温馨提示:忘记了剧情的可以直接搜这个名字的tag,就能看见啦。)


曲和被生拖硬拽拉上车的时候,内心隐隐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黄志雄胳膊受伤了,自然不能再开车。曲和提议他开车在后面跟着明楼的车,被明诚严肃的拒绝了,于是就变成了五个人挤在明楼的车里。

前面是明楼和明诚,后座上排排坐着黄志雄,明思恩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曲和。

曲和歪着头跳过明思恩跟黄志雄对口型:什么情况啊?

黄志雄也有样学样的做口型回他:害怕了?

曲和一瞪眼睛:不就是鸿门宴吗?怕个鬼!

黄志雄笑笑,把左手顺着椅背伸过去,胳膊不够长,只能碰到曲和的肩膀尖,于是用手指轻轻蹭了蹭,像安抚一只受惊了的小猫。

曲和差点要跳起来,虽然隔着一层衣料,但是那指尖带来的酥麻感异常强烈,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样的动作都实在太过亲昵了。

曲和不着痕迹的往另一边挪,努力躲避黄志雄不知道抽什么风的手指。

黄志雄也跟着挪,两个人你追我赶,在曲和差点就要贴上车门的时候。被黄志雄挤压的差点变形的明思恩小朋友,实在受不了,弱弱的说了一句“四叔,要不咱俩换个位置吧。”

“咳。”黄志雄尴尬,回到原来的地方坐好,满面正气的拍了一下明思恩的头,“小孩子好好学习,不要总想着当红娘!”

曲和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凌远和小警察最先到明家大宅,成年以后,他们各自有住处,不太回来住,但又舍不得阿诚哥的厨艺,倒是三天两头回来蹭饭。

明楼明诚载着黄志雄和曲和紧接着到达,从车里出来的曲和,看见这座别墅的时候有点惊呆。

不是那种奢华至极的别墅,二层小楼简简单单,院子里载着树木,还有打理的规整的草坪。让人觉得有点朴素,多了些家的味道。

曲和从医院直接就被拐带到这儿,没有来得及准备什么礼物,两手空空如也,站在门口正觉得有点失礼,手心里就被李熏然塞了一个苹果。

“这种苹果超级甜!你尝尝。”李熏然冲他眨眨眼睛。

曲和感激的冲他笑笑。

谭宗明跟小赵医生去买菜,还没回来,明诚让黄志雄带着曲和参观一下。

黄志雄和曲和前脚刚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明诚马上打开手机在他们的聊天群里,发布了消息。

“一会儿都把看家本事拿出来!
----我阿诚说的都是对的

没问题!奥斯卡的演技准备好了。
----阿诚哥说的都是对的.凌

四弟怎么谢我们?
----阿诚哥说的都是对的.谭

必有重谢!
----阿诚哥说的都是对的.雄

阿诚哥,晚上做什么好吃的?
----阿诚哥说的都是对的.然

……楼上忘了使命了吗?另外,我们已经在超市里帮四弟选好了套套,不用谢!
----阿诚哥说的都是对的.赵

到时候看你们阿诚哥眼色行事,总之牢记一条原则:阿诚说的都是对的!
----我宝宝说什么都是对的.楼


明诚满意的收线,在这个家里,我还是说了算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厨房这块战场,阿诚哥是永远的赢家,凌远或可以切磋一二,剩下的都只能望洋兴叹了。

帮不上忙也坚决不能帮倒忙,明家人秉承这种自觉,在客厅里等开饭。

曲和自然是众人聊天的中心,几个人精轮番上阵,曲和的情况便大体上都被掌握了,不过正因为人精们都会聊天,曲和也没有觉得特别尴尬。

倒是身旁不太说话,但一直就没把目光移开的黄志雄让曲和浑身都不舒服。这是黄志雄咄咄逼人的时候,曲和敏锐的认知到。

菜还没有上齐,曲和已经为自己留下来吃饭的决定鼓掌了一百次,菜色实在太好,香味顺着他的鼻子里往里钻,惹得曲和食指大动。

“咳。”等众人都坐齐整了,明楼清咳一声,示意大家肃静,饭前训话开始了。曲和乖乖跟着放下筷子。

“今天咱们明家来了贵客,明思恩同志的授课恩师,小曲老师,大家欢迎!”明楼话音刚落,在座的众人就开始哗啦哗啦鼓掌。

曲和僵了一下,随即尴尬的点头致意。。。明家这都是些什么规矩。。。(; ̄д ̄)。。。

明楼满意的点点头,接着道“今天日子比较特殊,大家有机会欢聚一堂,这也算是拖了小曲老师的福,来,让我们敬小曲老师一杯。”

曲和见明楼话说的客气,自然不敢怠慢,只得端起酒杯喝了口,黄志雄有伤在身,不能饮酒,看着曲和偷偷皱着的眉头,轻轻的扯了扯嘴唇。

但众人好像也没有灌他酒的意思,曲和心里头又糊涂了,他已经做好了这顿鸿门宴应该有的思想觉悟,明家人反正不会轻易放过他就是了。

明诚给明楼夹了一筷子鱼,然后冲着众人使了个眼神,众人立刻福至心灵,有样学样。

“来,老谭,你最爱吃这个羊肉了,多吃点。”

“老凌,你最近辛苦了,来吃点猪蹄补一补。”

“大哥,这个鱼我是按照那次你说的那个法子炖的,你尝尝味道?”明诚又夹了一筷子,极其温柔的跟明楼说话。

曲和看着一桌子的相互喂饭场景,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斜眼瞅了一眼黄志雄,却见他根本就没有动筷,也一脸妈的智障的表情看饭桌上的人。

阿诚瞪着明思恩,略有些责怪的说:“思恩,怎么那么没眼色,给你四叔夹点菜。你没看你四叔伤了右胳膊吗?”

明思恩小朋友一愣,看见阿诚凶他,眼眶立刻红了一圈。

曲和坐在黄志雄的旁边,旁边是忙着给凌院长夹菜的小警察,黄志雄那边就是明思恩。曲和认命的叹气,总不能真的让小孩子给黄志雄夹菜吧。

曲和夹了一筷子面前的青菜放进黄志雄的碗里,小声说,“你有伤,别吃太油腻的。”

黄志雄不动菜只是盯着他看,桌上众人也停下来盯着他看。

曲和不明所以,下意识的想把夹过去的菜再拿回来,明诚咳了一声,众人立刻恢复正常,继续兀自秀自己的恩爱。

黄志雄冲着自己的碗努努嘴,然后从他形状优美的唇里,吐出来几个字,“手抬不起来了,你喂我。”

曲和很想把筷子扔到黄志雄的身上,但他忍住了。这是在明家,怎么说曲和都是一个外人,做这些肯定是不合适啊,要喂饭的也得是黄志雄的哥哥们喂。

曲和抬头扫视了一圈,神奇的发现,这几对竟然还在热火朝天的相互喂饭,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情况,曲和看了看闲着的只有一脸纯真的明思恩,认命的拿起羹匙,喂到黄志雄的嘴边。

明家人的套路,真tm深!(-ι_- )。。。

有了开始,接下去就自然容易的多了。喂的次数多了,也就越来越轻车熟路。

阿诚点点头,心里头默默为曲和如此上道点了个赞。

“小曲老师,时间也不早了。今晚上就住这吧。”看众人吃的差不多了,阿诚提议道。

“不用了,今天已经够麻烦的了。我出去打个车就行。”曲和赶忙摆摆手,开玩笑,吃顿饭都这么多套路,何况是在这住一晚上!

“和和,这里是别墅区,就跟荒郊野岭差不多,很难打到车的。你还是在这里住下吧。”小警察一边解决最后一个鸡腿,一边劝曲和。

“就是,就是,这里客房也多,也有换洗的衣服,小曲老师安心的休息,等明天正好送你和思恩一起去幼儿园。”赵启平敲边鼓。

黄志雄受了伤不能开车送他,其他人曲和也没法张嘴让他们送,也只能这样了。

曲和勉为其难的点点头“实在太麻烦了。”

“小曲老师客气了,安心住下就是。”明楼醇厚的声音压过来,带着一家之主的气场,曲和点点头,彻底放弃挣扎。

阿诚摸摸下巴,故意扬起声调,“对了,今晚上谁去照顾老四洗澡,志雄手受伤了,自己洗不方便。”

“我不能去,我得对我们家小赵医生绝对忠诚!”谭宗明摊摊手,冲着小赵医生的脸颊啵了一下。

小赵医生也摊摊手“我去应该是肯定不合适吧,毕竟是小叔子和嫂子的关系。”

“我也不能去,熏然今天出警抻到了,我得赶紧回去给他按摩一下。”凌远徐徐道。

小警察咬咬嘴唇,“理由同赵启平!我反正最不喜欢潘金莲的故事。”李熏然刚说完,凌远就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这孩子,说啥呢!

阿诚他自己自然也是不方便的,又装模作样的瞅明楼。

“生来不会伺候阿诚以外的人,对不起。”明楼抿着唇一笑。

明思恩打了个哈欠。

众人一起慢慢把头转向了曲和,目光里充满慈爱。

“我?”曲和瞪大了眼睛!







所以,好不容易难产出来一个。
想我的黄曲了,于是就写了这个。
(⺣◡⺣)♡~










【黄曲】柠檬柚子交响曲 02

02. 被全体围观的一只甜柚子(ooc预警!!!)

黄志雄算好时间,提前下班去幼儿园接明思恩。

车开在路上,黄志雄又调了个方向,赶去非常有名的那家蛋糕店,默默排了一会儿队,给他的小朋友和大朋友,买了两份蛋糕。

在他久远的记忆中,模糊的记着曲和爱吃甜食,又或者是乱猜的。黄志雄想不确切,只能凭借混乱的记忆行动。

所幸,还有明思恩这个正大光明的借口,黄志雄又心安理得起来。

买蛋糕排队占了些时间,路上又有点堵车,黄志雄到幼儿园的时候,比想象中要晚了一会儿。孩子们走的差不多,但家长们的车还拥在一起,一时半会儿没法正常的流动。

黄志雄把明黄色越野车停在稍远点的地方,整理了一下形象,提着两个包装精美的蛋糕往幼儿园门口走。远远看见,曲和领着几个家长还没到的小朋友,站在门口等。

他记忆里的曲和,跟现在差不多,眉眼非常好看,五官柔和,笑起来有珍贵的孩子气,全身上下都写满了:我很暖,来抱抱我,你也能暖起来了!

现在他正在半弯着身子跟他旁边一脸镇静的明思恩说话,虽然听不见在说什么,单从表情来看,黄志雄也能猜出语气的柔和。

黄志雄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这样就能跟着他笑起来的嘴角,迈着大长腿走到他身边,默默在意着自己走路的姿势有没有爆帅。

曲和看见黄志雄走过来,心里头其实有点打鼓,又有点吃惊,曲和这次不敢自作多情,礼貌的站在门口等他过来。

黄志雄的手刚放在明思恩的小肩膀上,还没来得及跟明思恩简单交流一下,眼角余光就瞥见,路口的拐弯处有个小偷抢了一位家长的背包就跑。

正值家长们的车搅在一起,交通不便,幼儿园的路口乱成一团。小朋友慢慢悠悠的在路上走,多半都是父母来接孩子,看见抢劫的自然没有人敢扔下孩子去追,再加上,即便是孩子没在身边,又有几个人如今敢赤手空拳追小偷的?

但别人不管,黄志雄看到了自然不会不管。黄志雄顺势把明思恩往曲和怀里一推,手上的蛋糕碍事,只能扔在地上,冲着曲和喊了一句“帮我照看一下!”然后就“嗖”的一下,奔着小偷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黄志雄!哎,黄志雄!”曲和心里担心,下意识的往前追了几步,又想起来明思恩还在这里,只得硬生生停住脚步,心里头跟着着急。

明思恩倒是充分继承了他父亲临危不乱的气质,还拍拍曲和的手,一脸镇定的说“小曲老师你别担心,他身手很好的。”

曲和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成熟吗?😒”

曲和镇定了一下心神,拿出来手机报警。

黄志雄身手自然是没问题,追了大半街,把人给堵住了。堵是堵住了,没想到那人还有同伙,一时间扑上来三个人,还手里都有武器,黄志雄一时没防备被刀片划了一下胳膊。

不过即便挂了彩,身手也依旧不是盖的,等警察赶过来的时候,黄志雄已经把三个人撂倒在地,自己在旁边喘粗气,还有功夫嘲笑自己现在体力不行了。

警察把人带回去,郑重的对见义勇为的好青年表示了鼓励和感谢。黄志雄点点头,忽视路旁的围观群众,返身朝曲和和明思恩跑回去。

黄志雄三步并做两步的往回走,看见曲和跟明思恩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心里头松了一口气。“你们俩没事吧?”

曲和见他回来刚放下心来,就看见他胳膊处的血迹,顿时又慌张起来。“你受伤了?”

黄志雄挑挑眉毛,似乎不当回事,“没事,就是划了一下。”

明思恩一脸崇拜的看他,嗯,四叔就是有男人味!

“去医院。”曲和有点着急。

“不用,这么点小伤。”黄志雄无所谓的答道,当年在法国情况比这糟多了,他一样福大命大挺过来了。倒是看着刚刚被他一着急扔在地上的蛋糕,心里头有点可惜,“这个。。。蛋糕,本来想带给你吃的。那个,下次赔你一个。”

曲和翻了个白眼“这个时候还管什么蛋糕!去医院!”

曲和一手拉着明思恩,一手拽着黄志雄,气势汹汹的往黄志雄的车那边走,“把你车钥匙给我。”

曲和接过车钥匙,把明思恩安置在后座。黄志雄正想暗搓搓的想打开副驾驶的门,曲和一把拍掉他的手,“你,坐后面去!”

黄志雄张张嘴,然后又无力的闭上了。只能委委屈屈的坐进后座,苦着一张脸,跟明思恩小朋友大眼瞪小眼。

“怎么感觉偶像的光环有点破灭呢。。。”明思恩小朋友看了看曲和,又看了看小媳妇儿样的黄志雄,默默的摇了摇头,原来跟他父亲是一个套路。
-------------------------------------

关于黄志雄受伤的消息不胫而走这个事实,赵启平声称这不是他的锅他不背!

凌远咳嗽一下,示意小警察的锅他替李熏然背了。

于是,黄志雄受伤被押着进了医院这一消息惊动了各行各业的精英,引起了明家上下的广泛关注。

明楼和阿诚表示正在赶来的路上,对于弟弟受伤这一事情,他们表示强烈的关心,一定要亲自到场问候。

赵启平虽然是骨科的,但偶尔也来外科溜达溜达,凌远给他打电话说医院接诊了黄志雄的时候,他心里也是震惊的。

谁不知道啊,黄志雄是多么刚强的爷们,关键是对医院多么抵触!凌远是他哥,当个医生,他从来不探哥哥的班也就算了,等他哥哥谭宗明又找了个医生爱人的时候,他竟然抑制住了好奇心,没来医院看看赵启平是何方神圣!

而这次,据小警察李熏然传回来的可靠消息,黄志雄强势不重,竟然被明思恩的老师,给带到了医院。这简直是,明家本年度最大事件!

众人对于这位会拉大提琴的老师都抱着十二万分的好奇,想看看能让黄志雄这么听话的人,究竟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赵启平默默的给谭宗明发微信“你快点来看啊!这位高人现在还在这,你再晚点没准人就走了。热闹啊!热闹!”

“我马上就到,你们先把人拖住,万一大哥他们还没来,人就走了,肯定倒霉的又是咱们。”谭宗明飞快的回信,开着豪车,奔向医院。

凌远趁医生包扎默默的退出去,给小警察打电话“喂,熏然,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快过来看黄志雄的克星!”

“我!马!上!到!”小警察飞快挂上电话,拿起车钥匙就往医院赶。

曲和站在黄志雄身边,默默的咽了咽口水,小声的凑到黄志雄身边问他“喂,我哪里很奇怪吗?为什么你的家人们都这么看着我。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曲和有点颤抖,四周是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明家人,曲和跟黄志雄被他们围在中间,关键是看就看吧,这些人还都莫名其妙的冲着他怪笑,曲和抖了一下,总觉得自己一个不慎,掉进了狼窝。

“你们家人怎么都怪怪的?”曲和拽拽黄志雄的衣角,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黄志雄咳了一下,正色道“哎,我说你们,差不多行了啊!”

明楼和阿诚交换一个眼色“竟然还懂得疼人了啊!嗯。。。”

赵启平用手臂戳了戳谭宗明,一脸的“你看你看,你未来弟夫家教多严!有前途!”

小警察也跟凌远使眼色,“超级般配有没有!看看你高冷弟弟现在多暖!”

曲和扶额,冲着黄志雄皱了皱眉,“你们一家人都靠脑电波交流吗?”

黄志雄“……常态。而已。”

曲和同情的看了看明思恩小朋友,究竟是在怎样的氛围里长大的啊。

曲和被众人打量的有点发毛,“那既然黄先生没什么大碍了,我就先告辞了。”

明楼摸摸下巴,阿诚拦住他,“哎,小曲老师,多亏你送我们弟弟回来,还帮忙照顾明思恩。我们想请你到家里吃个便饭,以示感谢。方便赏个脸吗?”

曲和想拒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看看一脸期待的黄志雄,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然后是众人的欢呼声,“哇哦!”“耶!”,“大嫂是干大事的人啊!”,“大嫂毕竟是大嫂!”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大嫂!”阿诚冷笑。

谭宗明顿时觉得要跪,拽着小赵医生的胳膊表决心“阿诚哥,我跟启平去买菜!包在我们身上!嘿嘿嘿!”然后冲着黄志雄眨眨眼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诚又瞪凌远,凌院长镇定的扶了扶并没戴的眼睛框,然后握住小警察的手“阿诚哥,我们俩这就去开车!”然后冲着黄志雄眨了眨眼,飞快的闪身出去。

阿诚又瞪黄志雄,黄志雄抬了抬自己刚包扎好的胳膊,又默默的把曲和往自己身边拉了拉,“阿诚哥不管我们的事啊!”曲和不知道为什么,在阿诚看过来的时候,默默的吞了下口水。

气场好强。。。

于是阿诚把目光转向了一直乖乖坐着的明楼,明楼瞪大眼睛“不是吧?又是我的错?”

阿诚冷笑,“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要不是你,我能被他们叫大嫂吗?”

明楼“。。。阿诚你先不要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

“好好好,听你的。。。”



明思恩叹气,所以他才一直最崇拜的是黄志雄啊,然而。。。(-ι_- )。。。





注:是不是被我这么多的私设砸晕了😂~
我就是个对楼诚衍生合家欢有执念的人啊~
而且,我说什么来,我就说肯定得ooc嘛,一点都没有悬念😂~
谢谢各位关注的宝宝,桑榆的留言都没有回复,但是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鼓励~
爱你们❤❤~











【黄曲】柠檬柚子交响曲 01

现在的老年人,一言不合就开新坑。

所以,写了黄曲。还会有其他cp来串门~

我觉得应该逃离不了ooc的命运。

心爱的黄曲,送你们一段爱情故事。

私设众多~ ----------------------------------------

01. 跑的了来化缘的施主,跑不了被化缘的庙

夏天的热气像汽水瓶里的泡泡,打着咯的往上升。

临海城市的清晨,充斥在空气中的湿热已经叫嚣起来。

路边葱茏的树木昂首挺胸,一直从很远的地方排过来,虽然绿油油的一片,却没有多少清凉,反倒是树上悠闲趴着的夏蝉,聒噪的让人心烦。

同样令人觉得聒噪的还有,幼儿园门口挤满的家长们五花八门的车辆。有一般家用的常用车型,偶尔也有几辆名牌车,甚至出现过几辆豪车,但是今天停在靠近学校门口的明黄色大越野也太显眼了。

曲和站在幼儿园门口,抻着脖子准备看看开着这么拉风的车的人是何方神圣。

黄志雄利落下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一把提起明思恩的领子,把他拎到地上,拖着下巴看了看,又替他整理了一下书包,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

明思恩小朋友,自己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看他,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只是努力憋着,小小的拳头握的紧紧的,一脸我就是不能哭出来的悲壮。

黄志雄心里好笑,又有点不忍。冲着明思恩挥挥手,“去吧,像个男人一样!”

明思恩这下好像彻底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转过身去,一边吸鼻子,一边往校门口走。

黄志雄盯着小家伙的背影,看着他的小书包挂在小小的身体上,走起路来不算太快,但是从他身体摆动的幅度可以推测,一定是在抽噎。黄志雄挑起嘴角笑起来,睫毛覆着的地方一片温柔。

黄志雄的目光随着小家伙移动,直到看着他走到校门口,跟站在那里迎接小朋友新学期入园的老师打招呼,黄志雄才突然收住了笑,面上露出震惊来。

曲和心情复杂的摸了摸明思恩小朋友的头,把他的校牌递给他,让负责带小朋友们进班级的老师领他进去。

从黄志雄一下车,曲和就看到了他,一看到他,就瞬间认出了他。他也不知道,记忆怎么能克服那么多时光的壁垒,让一个几乎算作萍水相逢的人就这么轻易的被他所记起。

不费什么劲。他想起来了黄志雄,一个遥远时空里的怪人,英俊的怪人。

曲和犹豫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又不知为什么心里涌起点期待,黄志雄能不能认出来他呢。。。

果然,就见黄志雄快走几步过来,曲和心里一阵激动,刚想热情的回应,就见黄志雄大声对着还在操场上一步三磨蹭的明思恩小朋友喊:“Chéri,bon courage! ”

明思恩回头,努力跟他招手,小小的脸上立刻展开了笑容。

嗯,明思恩是笑了,曲和是笑不出来了。

黄志雄看着明思恩进去,转身走回了黄色大越野,风驰电掣的开走了,留给曲和一股尾气。

曲和:“。。。。。。”

黄志雄开出去一段路,摇下车窗,靠边停车,自己坐在车里笑起来。

法国的事情已经非常遥远,多半和不开心的记忆有关。

黄志雄康复之后,已经很少去想。

只有一件事情,是他心里从来没和谁分享过的秘密。

他迷途之时,曾经遇到过从天而降的天使,但他当时还是堕落的魔鬼,他能带着天使一起入地狱吗?当然不能。

现在他没有地狱背在身上了,他难道不能拐带天使吗?当然能。

黄志雄掏出手机,给明楼打电话“喂,大哥,以后明思恩上学放学,我都包了。”

明楼审阅学生论文的手一抖,墨水洇在纸面上,阿诚在旁边恨铁不成钢的瞪他。

”想必是发生了什么。回来汇报。”明教授洞察世事。关键是黄志雄一向对孩子都是十分高冷,偏偏明思恩不知道哪根线搭错了,特别崇拜黄志雄,整天以黄志雄酷酷的不太怎么爱说话的形象为榜样。往常让黄志雄送明思恩上学,那绝对是得高价收买才能成功,今儿这主动请缨的行为,要是没有鬼就出鬼了!

黄志雄淡漠的摇头:“没什么可汇报。就这样。”然后潇洒的摁下了挂机键。

黄志雄关上车窗,摁开音乐,跟着哼起了歌,嗯,今天天气着实不错。

曲和这一天都在低气压中度过。

所以,果然,黄志雄没有认出来他吧,没认出来就没认出来呗,他又不是人民币,曲和自我安慰,又偷偷瞄了眼小大人似的明思恩,觉得心里更堵得慌了,孩子都这么大了,跟太太应该很恩爱吧。。。

曲和揉揉脸,阻止自己胡思乱想,专心擦琴,准备上课。

只是今天怎么这么热,让人坐立难安,什么鬼天气嘛,曲和愤怒的握了握拳。

所以,新坑到目前为止的私设,你们看懂了吗? 堆成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