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红豆生南国6

这一章就走个温馨风吧。
还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楼诚。
私设如山。现代明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明楼出了几天的差,终于回到了明家。
明台在王天风那里吃小灶,索性也就不回家睡。
恰好公司这几天又有些事情让明镜处理,也不能回来。于是,偌大的明宅只剩下阿诚和明楼。

“大哥,你先去洗个澡,我给你做点吃的。”阿诚把明楼的行李安置妥当,又卷起袖子,往厨房里走。
不一会儿,冷冷清清的房子就被饭菜香味充满了。

明楼简单的洗了个澡,靠在厨房门边擦着头,看见电磁炉旁的阿诚被锅里上返的热气环绕住,缭绕的水汽里,明楼好像看见阿诚对他笑了一笑,又或者没有。
明楼把视线移到厨房的玻璃窗上,因为饭菜加热使得整个厨房升温,外面天还冷着,屋里的热气在玻璃窗上形成一片片哈气,又顺着玻璃淌下来。

明楼突然间鼻头有些酸。
这座大房子就是一间大房子。这座大房子里有了那个人,这座大房子就成了家。

阿诚啊,给了他一个热气腾腾的家。

明诚回头看见倚在门口出神的明总裁,以为他奔波了一天,饿坏了。笑笑说道“再等一会儿啊,马上就好了。客厅盘子里有糖,你先去吃两块!”
明楼被噎了一下子,“你当我明台啊?”
阿诚眯着眼睛笑,厨房柔和的灯光从他温柔的眼睛里折射出来。

饭菜很简单,阿诚端上来,给明大少爷盛了鼓鼓的一碗饭。又把筷子摆到他面前,才跟明楼相对着坐下。
两个人安静的吃着饭,偶尔筷子碰到碗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
“你后悔吗?”吃着吃着,明楼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阿诚一口饭还没咽下去,差点被明楼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噎着。阿诚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明楼这风抽的从何而来。“你在说什么?”
“跟我在一起你后悔吗?”明楼放下筷子,无比认真的看着明诚。
阿诚一愣,不知道明楼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怎么这么问?”
“阿诚啊,我突然觉得我可能是耽误了你一辈子。”明楼叹了口气。
阿诚觉得心里突然被虫子咬了一口,开始酸酸涩涩的疼。在他眼中,明楼一向是骄傲自负的,这样示弱的时刻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碎碎的纹路,用他从来没见过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问着他是否后悔与他相爱。

阿诚把手伸过去覆在明楼搭在桌子的手上。
“明总裁,你可别装蒜啊!从我小时候就开始打我主意的不是你吗?”
明楼看向阿诚,是啊,他从来都没打算放过眼前的这个人。从小到大,他明楼想要的东西都必须得到。可是对于阿诚,他竟然还是会有类似于不自信这样的情绪。

“明楼,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苦命人。可是遇上你之后,我就再也没这么觉得过。”阿诚垂下眼睛,略微有些羞涩的说着。
“阿诚。你说我该怎么补偿你这辈子?”明楼反过来握住阿诚的手,神情严肃的好像在开国际会议。
明诚笑起来,把手抽回来,指指饭菜“很容易啊,这辈子,我煮的所有难吃的、好吃的饭菜你都给我打扫干净!”
明楼也笑起来,眼尖下细细的纹路更好看了“好主意!”。

吃过晚饭,两个人裹着厚厚的毯子,跑到天台上看月亮。
两个人胡乱扯了一通星座有的没的,闹够了,又抱在一起取暖。
“你说明台现在在做什么?”阿诚用脑袋蹭蹭明楼的下巴。
“应该在哭吧。”明楼神秘的笑了一下。
“为什么?”
“你以为王天风是吃素的吗?”
阿诚回想一下王天风凶狠的样子,明台做题又容易犯糊涂,阿诚觉得明楼说的有道理,吐了吐舌头。
“那大姐呢?”
“大姐在想明台有没有哭。”
“……”

“那王天风呢?”
“在想怎么让明台哭。”
“……”

“那。。。明楼在想什么?”阿诚抬眼看他。
明楼轻轻挑起嘴角“明楼在想,怎么让阿诚哭?”
“……”

“喂喂,明楼你个臭不要死脸的,你放我下来!我腰疼!”

-----------------------------可爱的分割线

“我想到你怎么补偿我了。”明诚抓起明楼的手,把玩着明楼的手指。
“嗯?”
“你比我大九岁呢”阿诚又往明楼怀里蹭了蹭,“所以,我要你健健康康的,多陪我两年,好吗?”
明楼吻了下阿诚的额头。
“哎,知道了。”



评论(2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