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黄曲】私人教练黄先生

一发完结。ooc预警。私设如山。

湿热的吻顺着曲和的鼻尖滑到他的嘴唇,舌头却不进去,只是轻轻的一下一下触着曲和的上唇,下唇,蜻蜓点水般的舔一下,又立刻收回来。

曲和被撩拨的有点呼吸不稳,却偏偏一动不能动。他好像是坐在床上,面前的男人托着他的头欺负他,黑色背心里包裹的肉体形状绝美,肌肉匀称的分布在宽厚的臂膀里,曲和感觉到眼前的男人,双手向下滑动,摸向曲和的肩头,男人的手上积着厚茧,停在曲和光滑的肩头打转,只是这样暗示性的小动作,已经让粗砺的快感通过胳膊,传遍全身。曲和跟着他手中的动作打颤,像一艘狂风暴雨里岌岌可危的小船。

卧槽!!!什么鬼!!!

曲和掀起身上乱七八糟横着的被子,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身上黏黏的,都是汗,曲和安慰自己这是被吓出来的,然后低头看了看已经有反应的小曲,哭笑不得的进了卫生间。

曲和简直觉得羞愤欲死,他竟然做了一个春梦,对象还是一个只见过一面的散打教练啊。

只能怪他身材太好。哼╭(╯^╰)╮。

黄志雄是李熏然介绍给曲和的。
据说这个男人经历过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最后克服种种心理生理的困难,从绝境中走了出来。他以前参加过外籍兵团,功夫不错,身手很好,痊愈后在一家散打俱乐部当教练。

曲和想学散打其实是出于一时兴起,但是看见小李警官推荐的一脸诚恳,忍不住对这个叫黄志雄的男人多了几分好奇。

他白天看到黄志雄的时候其实心里没有这么大的起伏。这个男人感觉比一般人来的沉默,曲和看见他的时候,他穿着紧身的黑背心专心致志的在打沙包。

老板把他喊过来介绍曲和跟他认识,曲和伸出手去跟黄志雄握手,然后感受到他掌心,手指上的老茧。

曲和忘不了他手掌的触感,划过的地方就像特意裹上糖浆招惹了蚂蚁,爬上来,细细碎碎的搔着心尖儿。

痒。曲和洗了个澡重新爬上床,忍不住用被子蒙住脸:我的苍天啊,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他啊。。。啊啊啊啊啊啊,曲和在床上滚来滚去,跟自己做了一晚上的思想斗争。

然而,无论你今夜经历了怎样的翻来覆去,第二天太阳将照常升起。

曲和提前半个小时来到散打俱乐部,压压腿,抻抻腰,跑了两圈,热热身,提前做好准备活动。他偷瞄了一圈,暂时没有发现黄志雄的身影。

刚暗自舒了一口气,肩上就被人轻拍了一下,“嗨!”,这双手……眼熟!

曲和身子一僵,一跳三丈远。黄志雄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子,看着一脸戒备的曲和,问道“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没有。不是,不是。”曲和头摇成了拨浪鼓,黄志雄都有点替他晕。

虽然开场有点尴尬,但是黄志雄本着认真负责的教学精神,开始教曲和一些最基本的散打知识和动作。

最开始还好,黄志雄讲的是一些理论知识,曲和只是不敢看黄志雄只穿着一件黑背心的身体,但是他还可以强装镇定的跟他对视。

然后,黄志雄示范了几个基本动作让他照着做。曲和认认真真的跟着做,伸胳膊,踢腿,动作不太标准,黄志雄绕到曲和身后扶他的腰,让他端直站稳。

黄志雄的体温从身后逼近,他凑过来,曲和甚至觉得能感觉到他的胸膛里稳健有力的心跳声。然而,当黄志雄的手触到曲和腰间的时候,这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万根稻草。

曲和不可抑制的想起昨晚梦中来的莫名其妙的缠绵,也是这双手,这幅身体,卧槽!曲和推开黄志雄向旁边连连退了好几步,脸上红扑扑的站着喘气。

只要黄志雄一靠近,他就觉得身体每一个细胞都手忙脚乱,像刚稳住了要打翻的整个橱架的盘子,地震就来逼着他逃窜。

黄志雄有点懵,这个情况是什么情况。

“我弄疼你了吗?”黄志雄有点不知所措,他觉得自己没有用力啊,可是眼前这个眼睛圆圆的小伙子明显对自己的靠近写满了抗拒。

“没有。。不是。”曲和自己也是一脸尴尬,这样子确实也太失礼了,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啊。😂

“那是我身上有什么怪味道吗?”黄志雄忍不住闻了闻自己的胳膊和腋下,虽然出了一点汗,但是没有什么难以忍受的味道啊。

“也没有。。我,只是我。。。”曲和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难道让他告诉黄志雄,因为自己昨晚做了春梦,所以他一靠近,自己就忍不住想歪。。。(; ̄д ̄)……

绝对不能!

曲和知道黄志雄在看他,他必须得给出一个答案啊,啊啊啊,曲和一着急,顺嘴说出来了一句“其实,其实我有病!”

黄志雄瞪大眼睛看他,一脸的不可置信。

“就是那种,那种,被不熟悉的人一触碰就会浑身难受的那种病!叫做,叫做,应激性反应过敏症。是一种心理疾病,还没恢复好。”曲和眼睛一闭,决定彻底胡说八道下去。

黄志雄一愣,然后点点头,也没有特别大的反应,“我理解,应该就像是PTSD吧。可能是以前受了什么刺激,然后心理上就不能允许别人靠近吧,我能理解。”黄志雄特别用力的点点头,他想伸手拍拍曲和的肩膀,来表达同病相怜的同理心,手伸到一半,又想起曲和应该受不了,又放下。

这下轮到曲和有点懵了。自己想的这是什么鬼理由啊,那,那岂不是以后他都不会碰自己了吗。。。曲和心里有点小失落,然后又马上拍自己的脸,觉得自己这抽什么疯啊。。。

“但是,我教你一些动作,如果要纠正你的话,肯定要碰到你的,怎么办呢?”黄志雄有点为难,沉吟半晌,问曲和“我碰你不行的话,那你碰我呢?你也会觉得不舒服吗?”

“啊?不知道。。。”曲和没反应过来。

黄志雄伸出肌肉匀称的胳膊,伸到曲和的面前,“来,来,你摸一下试试看。”

曲和惊的往后退了几步,黄志雄跟上来,刚想跟曲和说不要怕,试一下,曲和就伸出来手指,黄志雄往前一凑,于是曲和的手指戳上了黄志雄的胸膛。

曲和“……”这是黄志雄的胸肌,啊啊啊啊,卧槽!
于是,这么想着,最近有点上火的曲和,不争气的流下了鼻血。

黄志雄赶紧手忙脚乱的找纸给曲和擦鼻血,周围实在没有,黄志雄于是掀起自己的衣服想给曲和擦鼻子。

然后,曲和的鼻血就流的更凶了。

但是黄志雄知道了,原来这种病,碰别人也是不行的,会流鼻血,更严重。


第二天来上课的时候,曲和差点下巴掉到地上。
黄志雄穿着厚厚的衣服,还带了一双厚实的棉手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这样可以避免直接触碰,我穿的很厚,应该能差一点吧。要还是不舒服,我明天再穿厚一点。”黄志雄冲着曲和笑笑,跟他这样说。

曲和看着裹的严严实实,没有一点看头的黄志雄,心里想着,我,可能,大概,或许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嗯,有点疼。

一堂课上下来,黄志雄已经是大汗淋漓。健身房的空气比较封闭,黄志雄又穿的多,曲和看见他脱下厚厚的衣服,露出被汗湿透了的背心,砸吧砸吧嘴,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后来时间长了,曲和心里就越来越不安。

他和黄志雄出去吃饭,黄志雄永远会把他围在一个安全的范围里,尽量避免别人触碰到他。

课上也是,无论天气怎么炎热,只要是给曲和上课,他都会穿上厚厚的衣服。

黄志雄很少说些什么,他话很少,却永远关注着让人感到舒适的细节。曲和从来没见过像黄志雄这样的人,他看起来好像是孤独寒冷不好接近的怪人,实际上却到处藏着洒脱不做作的温柔。

他其实有一点忧郁,是看过大浪起伏后的沉静。但这种忧郁却绝不是灰暗。这种忧郁是充满克制的忧郁,是不索求,不虚妄的忧郁。再细的东西,曲和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他不一样。

他的身边有一个漩涡,靠近的人要沉溺。

李熏然听闻曲和跟着黄志雄练散打练的有模有样的,一脸的不可思议。打电话特地慰问他:“行啊你,我以为你一时心血来潮呢!”

“我是有毅力有恒心的人!”曲和翻了个白眼。

“行,知道啦!大音乐家!你和黄哥相处的怎么样啊?改天一起出来吃个饭吧,老凌也说挺长时间没见到你俩了。”小李警官在电话那边嚼苹果,曲和顿时像踩了雷,半晌不出声。

李熏然听出不对劲,“怎么了?你们俩有啥矛盾啊?那更要一起出来吃个饭!等着啊,我这就叫老凌提上日程!”

曲和隔着话筒听见李熏然喊凌远给黄志雄打电话,一起出去吃饭,他皱着眉头想了想,又赶紧嘱咐到“出去吃饭可以,但是你记住千万别碰我啊!”

“我碰你干什么!我对你又没兴趣!”小李警官一脸的不屑。

“那正好!总之,切记,切记,还有你们家老凌,千万别碰我,记住了吗?”

李熏然奇怪,“你有什么病毒啊?为什么不能碰啊?喂喂。。喂?”李熏然拿着已经被曲和挂掉的电话,一脸的懵逼。

曲和其实算是黄志雄真正意义上接的第一个私人教练的工作。本来他是不想接手的,也许是因为潜意识里还是有些抗拒跟一个人这么靠近的相处吧。不过他跟凌远是好朋友,也不好拂了他家小警察的面子,勉强答应带曲和。

他本以为曲和也跟小警察似的活泼,结果却发现这是一个内心很细腻安静的男孩子。所以,曲和告诉他他是大提琴手的时候,自己竟然完全都没有很惊讶。

那么一双好看的手,应该天生是为乐器而生的吧?不像他,他这一双手,却是为了拿起空洞洞的枪。

凌远和李熏然匆匆赶到的时候,曲和跟黄志雄已经坐了有一会儿了。小警察刚想扑上去搂一下曲和,曲和就开始冲他使眼色,小警察瞬间想起来不能碰曲和的吩咐,于是硬生生的把手停住,无比僵硬的改成了冲着他们俩个挥手。凌远弯弯嘴角,拉开椅子坐进去。

四个人吃火锅,李熏然和曲和都爱吃辣,两个人畅快淋漓的添着辣椒。凌远和黄志雄都不是话多的人,更多情况下听着曲和跟李熏然说这说那,偶尔插进一两句话。气氛倒也和乐融融。

人在这种情况下容易放松警惕,比如吃嗨了的两个人,一谈起各种美食,简直一拍即合,两个人商量着结伴吃遍大江南北,说到高兴处一时没忍住,击了个掌。

刚一拍完,曲和就反应过来了。小警察还是没有反应,继续开开心心的吃,凌远摇摇头,自家宝贝心大啊。

曲和下意识去看黄志雄的反应,出乎意料的他好像没有看到似的,自顾自的夹着盘子里的菜。曲和悄悄舒口气,暗骂自己这是,拿一万个谎言去圆一个谎。

几个人吃完饭,凌远开车带着喝的有点多的小警察回家。

“能一起走走吗?”黄志雄看曲和,深邃的眸光里,闪动着他不太能看懂的东西。

“好呀。反正吃的有点多。”曲和点点头,两个人沿着灯火辉煌的大街往前走。

“曲和。”黄志雄喊住曲和。

“嗯?”

“要不你换个教练吧。”黄志雄声音有点低沉,让曲和想起来自己拉过的最忧郁的那首曲子。

“啊?为,为什么啊?”曲和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其实,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应激性反应过敏症吧?”黄志雄停下脚步,他的身影隐没在阴影里,说不出的孤独。

曲和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然后心脏周围都好像中了毒一样闷闷的疼起来。他不知道要怎么反驳,要说些什么,他只知道现在自己很难过,因为他感觉到黄志雄在难过。

“那天,在健身房底下,看见你跟一个女人挺亲密的拍肩膀,今天,今天跟李熏然也是。其实还有很多次,我都发现了。但是好像不太愿意承认一样,现在才说。”黄志雄自嘲的笑笑,嘴角紧紧的抿起来。

曲和瞠目结舌,原来他早就知道了,看见了。

“我,我这双手上沾过血,好几条人命,你,你不能忍受我碰你,也是应该的。我知道。这双手挺脏的,我曾经还酗酒,有暴力倾向,你怕我也是应该的,我,我真的能理解。我知道你善良,不愿意提出来换掉我。可我也真的不想勉强你。”

这大概是黄志雄跟曲和说过最多的话的一次,可是曲和一点都不想听。他什么都误会了。

黄志雄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用曲和几乎不曾见过的神情说出来的。地上是早些时候下的雨,积起来了一小滩水洼,路灯的光透过这些水洼又折射到黄志雄的眼睛里,于是他的眼睛里,也就都是晃动的光斑,像微风揉碎星光的河。

曲和想哭,想歇斯底里的那么哭,但最后还是只是扑到黄志雄的怀里,小声的啜泣。

有的时候不能哭的太大声,会惊扰到幸福。
小小的啜泣,跟一个离你很近的人,分享你的情绪,想必会更好。

----------------------------------------

“所以,你只是因为做了个跟我的春梦?”黄志雄抿了一口面前的咖啡。

“嗯。。。只要一想起那个梦,你一靠近,我就觉得很烫。”曲和点点头,起身去厨房洗他喝完了咖啡的杯子。

“还有呢?”黄志雄跟过去,倚着门框看曲和细瘦的背影。

“还有点呼吸不畅,胸闷气短的。”曲和手里不停,继续说道。

“嗯。看来只有一个办法,治你一靠近我就出现的这些病症了。”黄志雄沉吟了一下,走过去。

“什么办法?”曲和转头看他。

“就是让那个梦成真喽。”黄志雄解开自己的衬衫,露出里面的黑背心,形状美好的肌肉包裹在黑背心里。

湿热的吻顺着曲和的鼻尖滑到他的嘴唇,舌头却不进去,只是轻轻的一下一下触着曲和的上唇,下唇,蜻蜓点水般的舔一下,又立刻收回来。

黄志雄把曲和抵在操作台上,托着他的头欺负他,他的双手向下滑动,摸向曲和的肩头,男人的手上积着厚茧,停在曲和光滑的肩头打转。。

曲和迷迷糊糊的想,卧槽,地点好像跟梦里的不一样啊!
黄志雄于是更用力的吻他,曲和又迷迷糊糊的想,算了,人一样就行!











我的一发完结系列又来了。
我对黄曲爱爱爱爱不完,但是人物可能写崩了。
我文中的黄志雄一直都是设定为坚强的从一切阴影中走出来的黄志雄。他肯定不是轻快的,他是厚重的,但也不是灰色的,不是消极的,希望他重新开始的人生能获得幸福。

然后,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哦,我又想起来,有些人会没办法接受别人的触碰这种病是真的有,不过应该不叫应激性反应过敏症😂😂😂,是我胡说八道起的名,大家看看就好。







评论(107)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