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 05

05. 如果没有感情,还用什么套路

谭宗明捧着手机已经叹了一下午的气。

安迪觉得,这种情况下,要么是谭宗明的手机坏掉了,要么是谭宗明坏掉了。

刚刚接过秘书电话的手机显然是状态良好,所以,“老谭?”安迪双手合十拿出审问的架势从上到下扫视谭宗明。

“安迪啊,你说这个世界上有外星人吗?”谭宗明捧着手机一本正经的问安迪。

安迪被他问的有点措手不及,“这个,虽然好多新闻是爆出来类似的事件,但至今还没有过绝对的证据证明外星人的存在。”

谭宗明继续捧着手机发呆,半晌嘟囔道,“所以,他被外星人劫走的概率几乎没有喽?”

安迪理解不了谭宗明的玩笑,只能从蛛丝马迹中发现,这是一个人口失踪案。

“所以是谁消失了?Amy?Lily?Fiona?还是 Cissy?”

“这你都记得!我自己都记不住了。”谭宗明一脸懵逼的听着安迪好像把他的情史,不,准确的说是艳史给爆出来了,这些人名他好像有印象,但也不太深,毕竟他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谭宗明。

这次不一样,这次这个好像既不是花,也不是叶,更像是一根刺,扎进了肉里,生生磨的他谭宗明肉疼。

那天两人告别了谭老爷子,谭宗明匆匆送小赵医生回医院上班,自己也一转身又飞去了国外。

除了两个人偷偷一起分享的那些桃花源样的日子,还要面对的是残酷的现实世界。

等谭宗明折腾到国外,忙了个昏天黑地再加上倒的乱七八糟的时差之后,已经三四天过去了,谭宗明发短信给小赵医生,没有人回,打电话也没有人接。他刚开始没放在心上,以为彼此都忙,结果一个星期过去了,他手里的事情忙的差不多了,结果小赵医生还是全无音信。

按照以往的游戏规则,不再联系的炮友就意味着,关系终止,彼此都不必纠缠,迅速寻找下家,转换目标。

虽然被终止关系这种事情发生在谭总身上屈指可数,但也不是没有过,然而谭宗明心里也没有太大起伏,炮友又不是伴侣,他在这方面一向随缘。

但是这一次,谭宗明咂咂嘴,怎么都不是滋味。

赵启平,怎么能喊停?而他还没玩腻。

谭宗明把笔狠狠一摔,吓了安迪一跳,要知道谭宗明一向道貌岸然保持绅士风度,别说扔笔了,就连大声的打开文件夹都没有过。

谭宗明从椅子上站起来,拽拽自己的领带。“安迪,这次谈判剩下的事宜由你负责,我还有点事,需要立刻回国。”,谭宗明大步流星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安迪还没反应过来。

安迪之前一直在想到底为什么她和谭宗明互相知根知底却没有在一起,后来她觉得,不是她的问题,是谭宗明一直以来太绅士了,他一直保持一个有礼貌的距离,不违规,不越界,安分守己的像个教徒。她还是更需要奇点那样霸道的指定用餐地点,霸道的插手她的生活的人。

她以为谭宗明骨子里不是霸道总裁,现在看着莫名其妙摔门而去的谭宗明,安迪突然懂了,不是老谭天性绅士温和,是她不能够触动老谭暴躁激烈真性情的那个点。

显然,有人是了。

安迪苦笑一下,磨着牙憎恨老谭又平白无故给她多了两倍的工作量!

------------------------------------------------
谭宗明心急如焚的回到国内,一刻也没闲径直赶往第一医院。

公司派人来接,堵在高速上。谭宗明一打开广播,铺天盖地的是云南特大地震的事情, 7.8级大地震,震源浅,地震发生的时候又值深夜,人员伤亡惨重。广播里实时报道地震的惨烈情况,人员搜救情况,还有医务人员,消防官兵的采访。

谭宗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王秘书,以公司的名义向灾区捐款三千万,嗯,再以我个人的名义捐五百万,嗯,宣传工作你来做,掌握好时机。嗯,股市那边情况怎么样?嗯,肯定多多少少要损失一些,没关系,你跟进。嗯,就这样。”

谭宗明挂了电话,揉了揉太阳穴。这种大型的自然灾害,其实和商业息息相关。款项的捐赠,企业的名声,向社会和政府展现的公众形象,其实至关重要。谭宗明的手在云南伸的不长,但总会有些牵连,损失显而易见,但是利用好灾害做好广告,收买人心所创造的利润远比损失的要多。

谭宗明是商人,既能够满足他力所能及救人回报社会的高尚理想,又能满足公司维护正面社会形象的要求,这样双赢的事情,他谭宗明何乐而不为?

谭宗明在选择找不还是不找凌远的选项中,着实纠结了一番。他先到骨科,等了半天没有看到小赵医生的影子,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后来他又想起,赵启平曾经当着凌远的面,亲口承认过自己是他男朋友,这么一想,谭宗明又立刻自信起来,他急冲冲的敲开凌远办公室的门。

凌远从厚厚的一沓文件中抬头看他,“哟,稀客啊。谭总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谭宗明“唰啦”一声拉开凌远面前的椅子,坐下,抱着胳膊一脸高深莫测的盯着凌远看。

“你有毛病啊?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凌远被他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把赵启平藏哪去了?”谭宗明瞪他,很有些大刀要向鬼子们头上砍去的意思。

“你不知道?他没跟你说?”凌远轻笑了一下,很显然已经抓住了问题的核心,欠揍的抬着下巴看谭宗明,笑容里都是挤兑。

谭宗明被噎了一下,脸上不太好看。“别废话,快点说!”

凌远递给他一张报纸,是一份卫生报,报纸上写着第一医院的三个救援小组已经全部到位,并且已经立刻投入到救援行动当中去。谭宗明从报纸上的图片隐隐约约分辨出了小赵医生的面容,“啪!”,谭宗明把报纸狠狠地拍在桌子上,心尖上的那块肉好像突然被谁拧了一下,让他一下子就乱了节奏。

“你把他整到那了!他好歹也是你师弟!不是说还会有余震吗?你让他去送死吗?”谭宗明从来没对凌远发过这样的脾气,谭宗明久居上位,震慑力强大,凌远一时都没反应过来,他跟谭宗明相识十余年,这还算谭宗明正儿八经的跟他发的第一次脾气。

“赵启平首先是个医生!医生就要去到病人需要的地方!那里成千上万的人等着人来救命呢,他不去难不成你去吗?”凌远说着说着口气也有点凶,他这也是焦头烂额,深明大义和私心护短也正在他心里打的不可开交呢。

“赵启平专业技术过硬,年轻,体力好,没有结婚,不拖家带口,他去最为合适。”凌远语气柔和下来,他能理解谭宗明,如果小警察也被老李局长弄到抗震救灾第一线,他估计也淡定不了。

“更何况,这事情一出来,启平第一个报名要去。”凌远已经彻底平静下来,对面的商界大鳄也好像渐渐冷静下来,谭宗明发了一会儿呆,细细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事赵启平确实能干的出来。

“难怪打电话,发信息都不回,那边的通讯应该还没有恢复吧。”谭宗明撑着额头,面上已经显露出疲惫的神色,心中一方面觉得释然,一方面又被担忧紧张压迫。

凌远眨巴眨巴眼睛,觉得谭宗明这么大一块肥肉送到自己嘴边了,要是不狠狠咬一口,是不是对不起平时被资本家剥削的穷苦大众啊?

“听说那边情况不太好,水电供应都比较紧张,帐篷可能不够用,也不知道小赵有没有帐篷可以睡,有没有罐头可以吃?唉。”凌远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谭宗明这样的老司机自然知道凌扒皮的意思,翻了个白眼,写了张一百万的支票,扔到凌远面前,“只给你们院的医疗队做补贴。专项资金啊!”

凌远抿嘴,盯着面前的支票,又说“小赵医生的被子也不知道暖不暖,那边这几天很可能下雨,温度也得下降,暖瓶热水袋这些东西也不知道供应的够不够?还有啊,医生最重要的就是消毒,要是能运进去一批新设备,那真是对医生和病人都是福音。”

谭宗明翻了个白眼,又签了一张空白支票,推到凌远的面前,“你看着填。我只要求保证赵启平该有的都有,还要给他买一份最好的保险。”

“没问题。成交。”凌远拿出签字笔,面不改色的在支票上写下了一千万,谭宗明哼了两声,表示肉疼,想想小赵医生又觉得值得了。

“还有,你帮我安排一下,我要跟着医疗小组去灾区。”谭宗明说出这句话时,凌远以为他开玩笑,他抬头看谭宗明的表情,处处都是大写的认真。凌远于是觉得自己可能撞鬼了,面前这个好像不是他十几年混迹风月场的老友,这等情痴怎么可能是谭宗明。

开玩笑!逗他玩!然而凌远笑不出来。

“老谭,你对小赵真是认真的?”凌远有点不可置信,老谭出手大方,对情人更是如此,如果说他喜欢赵启平很有可能为他一掷千金,这没什么稀奇,哪怕为了赵启平老谭捐的再多他也都不诧异。

唯独,老谭自己要去灾区看他。这就不是简单钱不钱的问题了,这可是命不命的问题!

谭宗明抿着嘴矜持的笑了一下,有些志得意满,“我和他一起在床上睡了三次,都没有上床。你觉得我认不认真?”

凌远沉默了一下,然后沉声道“我们医院的男科还不错,二楼左转,你去我让老吴给你优惠。”

谭宗明“……”

“凌扒皮你把我的支票还我!”谭宗明撸袖子,决定就今天跟凌远同归于尽。

“我替灾区人民谢谢你。”凌远点点头,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们医疗队都是专业人才,带你去纯是浪费资源,又带来太多麻烦。最后,我不是一个允许走后门的人。所以,不好意思,你的要求我帮不了。请便。”凌远赶在谭宗明发飙砸了他的院长办公室之前,飞快的溜出去。末了还嘴欠的添了一句,“对了,友情提示人民币玩家,启平那个队伍,去的基本都是美女。”

“凌远!你大爷的!”谭总从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抓起一把烟头,稳准狠的丢进了凌远的水杯里。然后摔门而去。
-------------------------------------------------
去往灾区这种小事情,怎么可能难住谭宗明。虽然灾区已经严格限制进出的人员,但是谭总还是轻而易举的搞定了社会志愿者的名额。

谭宗明瞒着安迪,偷偷跟着志愿者队伍去了灾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余震的灾区,安迪怎么可能同意老谭去,董事会也肯定持不赞同的态度,但是谭宗明有办法搞定合作伙伴的董事会,却没办法搞定为他担忧的朋友安迪。

谭宗明跟着队伍赶往重灾区。

路况比谭宗明想象的要糟一万倍,路面上坑坑洼洼,还有几处严重的塌方,车子在断裂的路面上勉强穿行,七扭八歪的行车路线让习惯了高档汽车平稳驾驶感的老谭,吐的胃里的酸水都要耗尽。

他成功赚到第一桶金以后,就再也没糟过这样的罪了。

山路长的让人绝望,逼仄狭小的汽车空间里,谭宗明不得不和其他人分享着晕车带来的强烈呕吐感,眩晕感,和空气里到处充斥着的难闻的味道。

车上没人有力气或者兴致说话,来之前都是兴致高昂,精力充沛的模样,现在才行到这,已经有人打起了退堂鼓。

谭宗明迷迷糊糊的要昏睡过去,要睡过去之前,还在想,也许他的钱捐少了,至少多弄几辆机器,保持交通的畅通。

谭宗明做了一个梦,梦里梦见浑身是血的小赵医生,拉着他钻进废墟,还拿破板子,破砖头把周围的缝隙堵上。小赵医生坐下来笑呵呵的问他,我们两个留在这里好不好?

谭宗明吓了一身冷汗,醒来往车窗外看去,车子已经行驶到视野开阔的地界,尚且平稳。

窗子外惨白的星星挂在夜幕上,他们无声穿行的汽车,蝼蚁一般,匍匐过疮痍的大地。









所以赶出来一章过渡,算是尽力祝大家节日快乐。😘
下一章小赵医生就会出现。
谢谢所有喜欢这篇文的人,爱你们,比哈特。(˶‾᷄ ⁻̫ ‾᷅˵)
还有,我总觉得我写的漏洞百出,希望小伙伴们多多批评,我努力改正。(⺣◡⺣)♡













































评论(88)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