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07

07. 企业家的自我修养

赵启平坐上车刚走,这边的太阳就躲进了云里。老天爷变脸的速度也是神奇。

谭宗明托着下巴叹气,觉得这个天气跟他真是同病相怜。小赵医生啊,你一走,就带走了我和这儿的阳光啊。

谭宗明对着一屋子小朋友,觉得比面对几个亿的收购项目还难搞。

作为一个连正经女朋友都没交过几个的中年男人,他对孩子这个东西始终抱有的是敬而远之的态度。

谭宗明还来不及多想,就听见角落里几个月大的婴儿哭了起来,谭总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婴儿面前,伸手比划了半天才敢抱起来软软嫩嫩的小孩子,这时候哭了,应该是。。。想喝奶?

谭宗明一手抱着孩子,一边手忙脚乱的翻奶瓶,刚塞进宝宝的嘴里,就感觉有人在拽他的裤子,低头一看,是一个脏兮兮的3到5岁的小男孩。

“怎么了?”谭总低头柔声问他,小男孩使劲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冒了哭腔,“叔叔,我。。。尿床了。。”

谭宗明哭笑不得,俯下身来,安慰他“没事,尿过床了也是男子汉。乖,你把裤子脱下来,然后上旁边的那张床上跟别人挤一下。”男孩子似信非信的点点头,脱掉湿漉漉的裤子,泪眼朦胧的钻进旁边的被子里。

谭宗明把抱着奶瓶喝奶的婴儿放下,想把小男孩尿湿的床单撤下来,结果一掀开被子,就发现几块进口巧克力,糖果,安然的躺在那里,谭宗明愣了一下,嘴里嘀咕着“小兔崽子!”,面容上却已经浮起了笑容,这个牌子的巧克力他熟悉,可不就是他塞给赵启平的么。

谭总发了一会儿呆,还来不及晾好床单,就听见有个小姑娘喊他,谭宗明问声过去,小姑娘怯怯的用手指了指旁边的人,“他,他好像生病了。”

谭宗明心里一惊,伸出手去摸那个孩子的额头,滚烫的触感让谭宗明一时没了主意,发烧的话,还是要烧点开水吧。

谭宗明这边把小男孩的湿裤子,湿床单晾上,刚准备去烧掉热水,角落里又有孩子哭起来,谭宗明心里想着可能突发的状况,结果小孩子仰起被泪水浸的湿漉漉小脸儿,抽抽搭搭的问他“叔叔,我爸爸妈妈去哪了?”

谭宗明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时间心里酸的一塌糊涂。

听了这句话,一屋子的小孩子都像懂得了什么一样,相互感染着,都哭了起来。

谭宗明被周围大大小小的哭声淹没,愣在当场。

只能一脸懵逼的看着一屋子嚎啕大哭的孩子。
嗯,妈妈呀,我也要哭了。。。
--------------------------------------------------
小赵医生这次出任务十分顺利,余震虽然强烈,但大部分人员已经转移安置,伤亡人数得到有效控制,当然了,财产损失还是不可估计的。

小赵医生一天半以后坐上返回安置地的汽车,心里头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雀跃。这些可说不可说的盼望雀跃,不可抑制的浮在面容上,自然跟前几日死气沉沉,心灰意冷的神情大相径庭。

大概是归期在望,这里的情况也一天一天的好转,众人心情都敞亮了起来。有几个医疗队的小护士,蹭到赵启平身边,脸上带笑,有些促狭的问他“哎,赵医生,你那个朋友长的好帅啊~可以不可以介绍认识一下?”

赵启平看着几个小姑娘一脸花痴的等答案,想了想,开口道“我跟你们说,看人啊,不能只看外表,你们这样的小姑娘最容易被骗了。”赵启平神情严肃的像开批斗会,一本正经的准备教育一下现在的年轻女孩子。

“这个男人,也就是长的好看,实际上啊,我跟你们说,吃喝嫖赌抽,没一样不占的!”小赵医生摸摸鼻子,心里有点虚。

远方正准备烧水的贤惠谭总,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能吃喝嫖赌的肯定是个有钱人,而且还长的那么帅~肯定有经验,会撩~好想认识~”几个小姑娘挤在一起叽叽喳喳,明显更兴奋了。

小赵医生翻了个白眼,心里暗自腹诽现在姑娘们怎么都堕落到这种境界了,想了想又说“关键是他性格特别不好,三句话不合就动手,而且招招下狠手!”

“阿嚏!”谭总揉揉鼻子,想着是不是自己也要着凉了,总是打喷嚏。

“哎呀哎呀,好有男人味。我好喜欢那种对别人都冷,就对我自己暖的。好有安全感!”

……这都可以,赵启平一脸懵逼,貌似只能使出来杀手锏了,“他这个人卫生习惯也不好,吃饭不刷牙,上厕所不洗手,内裤一个月换一条!晚上睡觉还磨牙打呼噜放屁说梦话!”

无辜的谭宗明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啊啊啊啊嚏!”一个喷嚏打了出来,耳朵还有点热。怯生生的小姑娘见状往他手里递了张纸,谭宗明接过来,冲着小姑娘感激的笑笑。

“咦。。。”小护士们脸上总算露出了一点鄙夷,但又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小赵医生,你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换内裤?晚上睡觉什么样啊?”

赵启平噎在当场。

到底是说自己撒谎,还是说自己跟他睡过?卧槽!又挖坑把自己埋了。。。
------------------------------------------------

众人回到大本营已经是傍晚时分,赵医生跟带队领导报备了一声,就赶紧去看“谭妈妈”和一群宝宝。

赵医生担心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以谭总久居高位,不食寻常人间烟火的生活经历,会不会把孩子们的帐篷点了?没准还有可能对孩子们造成二次伤害吧。。。

小赵医生迫不及待地掀开帐篷,却见里面静悄悄的一片。门口的折叠椅上,是窝成一团的谭宗明。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皱在一起,只有眉头舒展着,嘴巴周围冒出青青的胡茬。

小赵医生屏住了呼吸,他的大孩子啊,领着一群小孩子在睡觉。小赵医生恍惚了一下,看着帐篷里挂起来的衣服,床单,案头烧开的水,孩子们床头摆放整齐的小零食,心里头拧巴成一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感觉到心里头最深处的温柔被调动起来,默默的波涛汹涌着,赵启平下意识的想摸摸谭总的脸。结果刚弯下腰,就发现地上躺着一张纸。

赵启平好奇地捡起来,发现上面标题写着“最佳方案一”,内容是一群奇怪的符号,三角形,菱形,对号被安置在各种句子之中,然后小赵医生找到了自己小学奥数题的原型,“三角形泡奶粉3分钟”,“对号换床单3分钟”“菱形烧开水15分钟”,“圆形,星号讲故事6分钟”,分析:烧开水的时候可以同时换被单,泡奶粉,讲故事的同时可以哄睡觉。。。综上所述。。。最节省时间方案为。。。

赵启平看着这一套标准的逻辑推理范式,忍不住黑线。。。果然,有钱人的思维不能理解!只是这些乱七八糟的符号都是什么东西啊,赵启平奇怪。

“哇。。”小赵医生一愣神的功夫,小婴儿大概是醒了,哇的一下哭出来,赵启平还来不及反应,这边谭宗明已经一下子从椅子上窜起来,大概扫视了一圈,然后飞快的走过去,嘴里还念叨着“是小三角醒了啊,正好,第一步先给你泡奶粉。”

赵启平“……”这下终于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符号啥意思了。。。

谭宗明感觉有哪里不对,一转身看见一脸黑线杵在门口的小赵医生,立刻喜笑颜开,“你回来了?等我先喂孩子吃奶啊!”

小赵医生“噗嗤”一声笑出来,谭总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看着小赵医生笑的一脸灿烂,也忍不住跟着他笑起来,嘴里是“反了你了!”,眼睛里却分明都是纵容。


小赵医生去领盒饭,连带着谭宗明的那一份也取回来,两个人坐在树下的空地上捧着饭盒吃饭。

伙食简陋粗糙,小赵医生侧眼看谭宗明,担心他吃不惯,但意外的却见他吃的一脸平静,赵启平心里头微微有点酸。

“吃不惯吧?”小赵医生指指盒饭,言语间带上了点歉疚。

谭宗明笑笑,又特意夹了一大口,“虽然没想到我谭宗明也有吃救济粮的一天,但是,能活着吃东西的感觉真他妈好极了!”

赵启平忍不住笑起来,担忧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个人吃完饭,坐在地上聊天。夕阳要落不落的挂在天边,说不清红光还是黄光杂糅在一起,从远远的地方弥漫开来。

赵启平借着复杂的光线打量谭宗明,心里头暗暗猜度在这场感情投资中,他和谭宗明各自所持有的股份,他不是精明的商人,对于即将面对的风险打击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他只知道,一旦投资失败,就是满盘皆输。

“我小时候一直是传说中的“别人家孩子””赵启平缓缓的说着,谭宗明闻言转过来头看他。

“看出来了。”谭宗明抿着嘴角笑,像是对小赵医生突如其来的这一句很有把握一点也不意外似的。

“我爸妈领我去别人家,总要让我展示我的背诗能力。短诗看不出来水平,我总是能把长诗倒背如流,越长背的越溜,尤其是《琵琶行》。”

“嗯?”谭宗明耐心的等着他讲。

“你知道吗?有一句诗我印象最深。”小赵医生也不看他,只自顾自说着,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哪一句?轻拢慢捻抹复挑?”谭宗明笑。

“……污!”赵启平翻了个白眼,“是,商人重利轻别离。”赵启平盯住谭宗明,眼神像是要把谭宗明盯穿。“商人重利轻别离。”小赵医生又重复了一遍,谭宗明不笑了。

谭宗明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宣布自己已经冒出来后退想法的小青年,心里既开心小赵医生已经把这段关系提上考虑日程,又觉得自己有点委屈,另外再加点心疼。

谭宗明眨眨眼,“所以这个商人只是一个小茶叶商人,没成什么气候。来,我向你郑重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晟煊集团CEO,上海市著名,优秀,杰出,企业家代表!注意,企业家,谭宗明。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商人。”

“……能谦虚点吗?”小赵医生替谭总的脸羞愧了一下。

“生意里面的有些东西你不太清楚,这么跟你说吧,做生意的十个里有十个都是人精儿,聪明人不愿意跟不在乎利益的人做生意,但也不愿意跟太在乎利益的人做生意。既然都是聪明人,又怎么会轻易允许跟比自己还狡猾的人一起合作呢?那不摆明要吃亏!所以,能把生意做好,做到各家都愿意合作的地步,就绝不是只贪图利益的蝇营狗苟之辈!比如,你面前的杰出企业家,我。”谭宗明耸耸肩,绕了一圈,解决了小赵医生的一个困扰。

赵启平忍不住又好好审视了一下谭宗明,只觉得此人简直深不可测,幸好和他没做敌人,不然真不知道这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能怎么扒皮喝血。

赵启平心里头去了一半的负担,又隐隐觉察出另一种不安稳的来源,谭宗明水太深,赵启平不敢赌他百分百没有游戏的成分。

但是晚风中的谭宗明来的过于真实鲜活,他忍不住靠过去,像一条船终于靠了岸,但海浪还在持续动摇着他的船身,他战战兢兢的浮在浅湾里,心里头祈祷着要么拉他上岸彻底和海水分离,要么斩断绳索重回大海。

---------------------------------------------------
终于到了第一救援小组返程的日子,谭宗明不愧被称为处理复杂关系的天才,乃至,极其复杂的关系对他来说,比如,和孩子们的关系都被他处理的极好。

他拿出一笔钱,捐赠给安置灾区孤儿的慈善机构。并嘱咐专人跟进,不让这笔灾款,石沉大海。

小赵医生和老谭跟孩子们惜别,把自己身上差不多能留的东西都留下之后,登上了返程的火车。

赵启平挨着谭宗明坐,那些小护士都用一副“壮士英勇”的神情看着赵启平,在谭宗明看不见的地方暗暗向他竖大拇指,赞扬他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

谭总总觉得今天小护士们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火车一出了重灾区,通信就得到了恢复,几乎与此同时,谭宗明的手机就疯狂的响起来。

谭宗明盯着手机上来电人,犹豫了半天,还是没点开接听。小赵医生奇怪,凑过去看,看见屏幕上闪烁不停的“安迪”两个字,眨眨眼睛,撇了撇嘴。

“哟,怎么不接啊?是不是谭总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心虚不敢接啊?(〃'▽'〃) ”

“你想什么呢!”谭宗明轻轻拍了拍小赵医生的脑袋,叹了口气,把手机调到安迪的通讯录,拨了回去。

电话很快被接起,安迪的声音立刻就涌了进来。

“喂,老谭,现在电视里在播一位在灾区接受采访的谭总,跟你长的挺像的,你要不要解释一下?”安迪努力控制自己的音调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啊,那可能是我弟弟。”谭总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继续编。

“谭宗明!你知不知道你去灾区,董事会有很大的意见!公司一应事宜大大小小还等着你决策呢!你。。。”安迪忍不住越说声调越高。

“安迪啊,别唬我,你就告诉我咱们股票没涨吗?营业额没增加吗?我亲自慰问灾区带来的宣传效应,还不够堵住他们的嘴吗?另外,我已经谈妥了灾后重建的几个大的承包工程。我就不信他们还有什么怨言!”谭宗明实力分析,赵启平听的一愣一愣的,感情在他不在的时候,谭宗明还干了这么多事,赵启平掏出一瓶矿泉水,准备给自己压压惊。

“好,那我们不谈公事!作为朋友,谭宗明,你为什么到了灾区,你知道那有多危险吗?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安迪都快要咆哮出来,她在电视看看见谭宗明的时候,心差点都要跳出来,这是开玩笑的事吗!

给一个解释啊,谭宗明看看旁边吞了一口矿泉水的小赵医生,微有些羞赧的笑了笑。

“合理的解释就是:我恋爱了。”

“噗”小赵医生没忍住一口矿泉水喷出来,洒了一身。

安迪听着电话那边谭宗明手忙脚乱的唠叨小赵医生喝水不小心,然后一本正经的挂了电话。

安迪“……”

对对对!你恋爱你了不起!(; ̄д ̄)!





所以,我又码了一章。
哈哈哈,趁着夜色浮上来,趁着夜色又沉下去。
小赵医生和谭总终于从灾区回去了。
所以,还是一如既往的感谢大家的支持,鼓励,包容。
希望大家都每天愉快的生活,愉快的追文,遵从本心,热爱生活。爱你们❤❤






















评论(58)

热度(323)

  1. 沫陌的秋天苏合泽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