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10

10. 真假美猴王?!

(注:总觉得是非常狗血又没啥内容的一章😂)

小赵医生终于被谭宗明带回到陆地上的时候,觉得自己活生生的瘦了一圈。

两个人在海上漂了三天,每天过着原始人的生活,吃饭,睡觉,再吃饭,然后各种意义的睡觉。然后又醒了,再吃饭。虽然吃饭,但是比不上消耗的体力多。

小赵医生提出严重抗议,最后又被食物和吻瓦解。

在小赵医生终于看够了每天都一样的海,一样的蓝天,一样的海鸟,还有一个一样的老男人的时候,彻底待不住了。

“我建议,你下次带我去私奔的话还是带我回你老家吧,至少花花草草还有点看头。”赵启平在甲板上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不敢扭。。。

谭宗明饶有兴味的就着海上的夕阳看他身形俊美的恋人,这个人啊,从头到脚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小赵医生,你准备什么时候搬来我家,和我一起消磨生活呢?”谭宗明真诚的问道。

“怎么?谭总想金屋藏娇?”赵启平转头看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这显然是一个防备的姿势,谭宗明了然,并不揭穿。

“谁爱去谁去啊,我可不去!”小赵医生赶在谭宗明回答之前,快速的表明了看法。

“真的不去?你觉得我那张超级大床的感觉怎么样?另外,你不是一直都想种点东西吗?花园里一大片地方,你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夏天,咱俩坐在花园里头乘凉,吃你种的东西。。。还有泳池,你不是说很喜欢吗?咱们可以一边。。。”谭宗明循循善诱,小赵医生用手捂住自己耳朵。

“不听!不听!我不听!你先别说,过一阵子你再说!”小赵医生死命摇头,好吧,他承认谭宗明说的超级有说服力,但是,他还是有一种一旦搬进去谭宗明的豪宅,就好像迷失自我一样的恐惧感。

赵启平家境良好,工作出色,年轻有为,一旦住进这个富商的豪宅,总让他有一种从此被笼罩在某种光环下而沦为一个人的影子的错觉。

谭宗明托着下巴看小赵医生红口白牙的耍无赖,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但也并没有追问下去。

这是有一个成熟恋人的好处,不该追问的时候,绝不让彼此难堪,给予彼此充足的空间和尊重。

“一会儿回去了,你想去哪儿?”赵启平转移话题。

这是有一个知情识趣的恋人的好处,懂得见好就收,调节局面。

谭宗明呷了口红酒,把赵启平拽到怀里,用自己宽大的睡袍把两个人围住,低下头亲了亲赵启平的额头。

“去凌远家。”谭宗明在赵启平的耳畔回答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小警察爱吃鱼,这么些鱼我们也吃不了,给他们送点。”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道 “不就是想去显摆吗?幼稚!”

谭宗明抿着嘴笑,手又不规矩起来,在小赵医生的睡袍里乱跑,然后嘴也不老实,低下头就去蹂躏小赵医生美好的嘴唇。

“知我者莫如赵启平。”谭宗明厚颜无耻的又扯掉了小赵医生的小内内。

------------------------------------------

凌远不知道他刚才到底为什么要给这两个人开门?!

现在这两个人坐在他的沙发上,跟他的小警察相谈甚欢,而他,提着一桶鱼,还要像个老妈子一样进厨房给他们做饭。

“我说你们倒是来帮个忙啊?”凌远黑着一张脸站在客厅中央,身上是李熏然特别挑选的小鸡围裙。

谭宗明恍若未闻,还从兜里掏手机给凌远这身装备拍照,拍完了给赵启平看,然后两个人就一起笑趴。

凌远又把眼光投向他家小警察,小警察接收到信号,准备起身去帮忙,凌远赶忙冲他摆手“别别,小祖宗你千万别来!”凌远只能长叹一声投身进厨房,自言自语道,刚才差点一时猪油蒙心,又毁了一个厨房。。。

赵启平跟小警察讲述这次豪华游艇之旅,特别夸赞了一下自己的海钓天赋,初次尝试,就收获满满。“鱼缘”特别好,小警察特别同意的点点头。

“我跟你说我这钓鱼技术简直是神了!刚才你看没看见那条特别大的,就是我钓的!”小赵医生讲的眉飞色舞,十分起劲。

“嗯,你确实是特别善于钓大鱼,比如,大鳄,鱼,之类的。”小警察眨眨眼睛,特别耿直的说。

赵启平眯着眼睛瞅他,半晌道 “行啊,李熏然,你这水平见长啊!”

小警察往后陷进沙发里,笑的一脸纯真。

“大鳄,鱼,我现在特别想买下来这座楼,然后强行让他们俩搬出去。”赵启平转头看谭宗明。

谭宗明赞同的点点头,昏君总是特别好骗,“买买买,你开心就好。”

小警察瞪圆眼睛,“你少骗我,这房子当初签了合同的!”

赵启平无所谓的摊摊手,“我赔!违约金多少都赔!”

小警察语塞,摸摸下巴,“要不,你也教教我怎么钓大鳄鱼?”

“李熏然,你最爱吃的奶油黄花鱼好了!你进来把它端出去。”凌远在厨房里叫道。

小警察立刻起身,毫不犹豫的奔向厨房,赵启平拽住他的衬衫,笑他“怎么?不学怎么钓大鱼了?”

小警察抻着脖子冲厨房喊“没有小黄花鱼,要大鳄鱼有什么用!又不能吃!”李熏然瞅瞅厨房,又用满怀悲痛以及万分同情的神情看了看赵启平和谭宗明。

“愿上帝保佑你们,可怜的孩子。”小警察摇摇头,一转身进了厨房,留下一头雾水的两个人。

后来,这两个人深切的意识到,即便有钱,也绝对不能得罪医生,因为你不知道,他会对你的食物做些什么。

人们啊,总要去成长。
虽然代价是惨痛的。(-ι_- )。。
-----------------------------------------------------
小赵医生终于回医院复了工,第一天上班就轮到值夜班,正好谭总回到公司也是事物缠身,晚上又有应酬,两个人说好今天不见面。

小赵医生一下午忙的脚打后脑勺,除了接诊病人之外,还得去院里做一次灾区行的报告,等小赵医生义正言辞长篇大论一通,回到办公室,刚准备点个外卖,歇一会儿,就听见走廊里骚动了起来。

听起来像是一窝蜂来了很多人的样子,一时间走廊里人声鼎沸。小赵医生懒得出去看,心里头默默的吐槽:排场还挺大。

赵启平刚准备下单,小护士就急急忙忙跑进来,“赵医生,病人家属特别拽的要找你。”

赵启平不为所动,心里头最看不起特权阶级,“这还用我说,找我看病,让他们先挂号。”

小护士不敢走,站在那里一脸的为难,“可是,来了个女的,气势可足了,进来就要找主治医师,我觉得像个大人物,我怕得罪不起那位姑奶奶!”

赵启平皱眉,“病人什么情况?”

“初步断定只是扭伤了腰,情况也不是特别严重。”小护士越说声音越小。

赵启平点点头,心里头把这种土匪强盗式的行为骂了一万遍,也知道这样难缠的患者家属简直就是医闹的最大定时炸弹,小赵医生准备会会这位“气势很大”的女人。

“你先带他们去挂号,说我一会儿就来。”赵启平拍拍小护士的肩膀,安抚道。小护士如蒙大赦,飞快的闪人。

然而,说好了今天不见面,万万没想到今天他们还是见面了。

而且,情况有点复杂。

赵启平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送来的扭伤腰的患者竟然是他早上刚刚吻别的老恋人。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站在地中央竟然还有一位指挥这个,指挥那个一脸正宫娘娘范儿的女人。

赵启平倚在门口,挑着眉头看地中央的女人发号施令。

“哎呀,这个床不行,这是什么破床,也能给谭总用?换掉!”

“啧啧啧,这儿的被褥多脏啊,换掉!”

“开窗通风。这儿的气味难闻死了,好人都得熏坏了。”

“谭总,这儿哪里是你来的地方啊?干嘛非得来这里啊!委屈您了~”那女人还算有几分姿色,好吧,其实长得很美,妖艳高挑,除了风尘气重点,长相还过得去。

小赵医生听着她跟谭宗明说话的腔调,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默默的感慨了一下,要不要这么夸张……

周围应该是公司里的人,众星捧月般的围着谭宗明,众人见谭宗明特意叫来这个女人,又对这个女人的发言持纵容态度,心里头便将她默认成了未来的老板娘。

赵启平打量了一下谭宗明,见他还能简单活动,心里头知道肯定伤的不严重,也就不着急。谭宗明视线扫到门口的小赵医生,还冲他笑了笑,露出白花花的一口牙。

赵启平不想鸟他,直接冲他翻了个白眼。

小赵医生依在门边不急着发言,充分给予了新老油条拍马屁表忠心的机会。

赵启平默不作声的看着,人群中的谭宗明一一接下来自这群下属,或恶心死人,或肉麻起来不偿命的陈词滥调,然后恰到好处的回应,游刃有余,心里头更加不舒服。

最不舒服的地方,在于别人在恭维或者关心他的时候,时不时影射出来那位女人,谭宗明竟然含糊的盖过去,并不解释清楚。

小赵医生皱了皱眉头,觉得谭宗明在玩火!

小赵医生故意打了个呵欠,走到人群中央,一脸笑模样的问道。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啊?”










注:又短又狗血的一章。(-ι_- )。。。
算是一章过渡吧,总觉得要完结了😂~
最近心里七上八下,灵感也不怎么有,好久不更文,感觉慢慢的越拖越懒,赶紧起来编两笔,对抗拖延症,懒癌,各种负面情绪。
对不起,真的非常狗血😂,我的锅,我背。
最后,谢谢大家一直关注。😭😭









评论(29)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