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赵】桑榆向晚11

11. 在医院的浅塘里尽情扑腾的大鳄鱼

上回书说到,小赵医生值班巧遇谭宗明,陌生女子装逼逞威风。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啊?”小赵医生问完这句话的时候,视线中姓谭的那位明显抖了一下。

下属们非常默契的看那位“主事”的女子,那女子迟疑了一下,然后毅然决然,挺身而出。

“我就是。”那女子杏眼一瞪,面部表情虽然唬人,但声音却不高,底气也不足,还下意识的看了眼谭宗明。

谭宗明继续装死。

小赵医生笑笑,声音温暖体贴,一副医者父母心的慈祥,“这位患者是怎么受伤的啊?”

“运动的时候伤到了。”那女子似嗔还带娇的这么一回,老谭明显感觉小赵医生握笔的手青筋都出来了,这个情况可不太妙。

“哎,我不。。。”谭宗明一看情况不对,赶紧解释,话还没说完,小赵医生似笑非笑的瞅了他一眼,“你闭嘴!”。

叱咤风云的谭宗明乖乖的闭上了嘴。

“岁数不小,还挺能折腾的哈?看不出来啊大叔,有一套啊!”赵启平冷笑。

这下老谭的手下彻底凌乱了。这个医生,刚才那句闭嘴,这莫名其妙不可直视的正宫气场是怎么回事?

小赵医生下意识说完才发现众人都在看他,略微有点尴尬,小赵医生咳了一下。把笔揣进自己的衣兜。

“家属请跟我出来一下。”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推门出去了。

那女子迟疑了一下,看看谭宗明,也转身跟着小赵医生出去了。

谭宗明摸摸下巴。

等小赵医生再进来的时候,就是自己一个人了。

“你们俩个帮我把他抬到那张床上。”小赵医生指挥谭宗明两个下属,把他移动到看诊的床上去。

“行了,没你们的事了,都回家吧。”小赵医生挥挥手,对着几个还在懵逼中的下属说。

“啊?可是医生,我们还没交医药费啊?”下属有点惊讶,这是医院没错啊,难道不用收钱。

“你傻呀!肯定是刚才那位蒋小姐给交完了。”另一个下属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他的同事,同时还不忘冲着谭宗明挤眉弄眼,一副老板我都懂的样子。

小赵医生粲然一笑,露出整整齐齐的一口小白牙,不紧不慢的说, “我交的。”

“……我靠,这年头谁再说医患关系紧张,我第一个不服!”一个下属一脸佩服,冲着赵启平竖了竖大拇指。

小赵医生慈祥的点点头,顺便伸手指了指门口。

几个下属福至心灵,不知道怎么就觉得眼前这个斯斯文文的医生不能得罪,瞬间消失在了病房里。

谭宗明躺在看诊的床上,脊背有点发凉,赶紧闭着眼睛哼哼。

赵启平双手抱着胸打量他,看谭宗明声情并茂的教科书式实力演绎疼痛。

“行了,别演了。”赵启平翻了个白眼,紧接着把手伸到谭宗明面前,又接着说“拿来吧。”

谭总心虚的冲着赵启平笑笑,褶子堆在一起,生生笑出了历史感,“嘿嘿,拿来什么啊?”

“别装啊!你家钥匙给我!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火速搬到你家,行了吧?”赵启平翻了个白眼,收回手,一脸的气不愤。

“不用那么着急,等我出院了,咱俩就一起回家。”谭宗明伸手勾住赵启平的腰,稍稍一用力,把赵启平固定在病床和自己手臂之间。

赵启平办公室的灯光很亮,白白的灯光有点刺眼,两个人其实不是高调的人,人来人往也不是没有可能有谁会推门而入,但是谭宗明就是不想放手,搂着赵启平的腰,仰着头看他。

他的小赵医生自然能看透他的一点小诡计,并且处理的如此完美,他知道赵启平怕什么,但他不能让赵启平后退。

俩个人都要不断去战胜对未来的恐惧,这不是老谭一个人的战斗。

“你就那么想让我搬过去?”赵启平俯视着老谭志在必得的那副欠揍脸,心里头既好笑又生气。

“赵医生,你要是不喜欢我的那座别墅,我们也可以搬到别的地方。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我的床榻上必须有你这个人。”谭宗明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压的很低,明明暗暗的蛊惑着赵启平的理智。

赵启平盯着谭宗明看,觉得这个人幼稚到没边,看起来花心风流,实际上思想非常保守。

赵启平弯下腰,亲了亲谭宗明的下巴。“行,谭总连激将法都用上了,我能不给你面子吗?”

谭宗明嘿嘿的笑,拉着小赵医生的手还有点促狭,“你就不想知道她是谁?”

赵启平不屑的摇摇头,“就她那个段位,连让我知道她的名字都不够格。这种战斗力的,以后你也别领我面前让我撕了,特没劲。”

谭宗明笑的更欢了,小赵医生的手慢慢的滑到谭宗明的腰上,修长的手指线条,略过谭宗明昂贵的衬衣落到了同样昂贵的皮带上。

谭总舔舔嘴唇,觉得来劲了。

然后,谭总没控制好音量,一个高音就飚了出来。

“啊!啊啊啊。。。”

赵启平扣扣耳朵,嫌弃的皱了皱眉,人家小孩子扭了腰正骨的时候也没有喊这么大声啊,真丢人。

“(꒦໊ྀʚ꒦໊ི )???逗我呢!”谭宗明趴在病床上哼哼。

赵启平冷淡的笑了笑,把护士叫进来,让把人推走,送病房里去。

“他要上厕所的话你们叫我,我没空的话就让他憋着。”小赵医生用笔拄着下巴叮嘱道,忍不住滥用职权了一回。

谭总眼泪汪汪的抻着脖子回头看小赵医生,果然激将法什么的不能随便使用,杀敌三千,自损一万。。。

------------------------------------------

谭宗明老腰确实扭了,几个人应酬应酬打打高尔夫,也不知道怎么没用对力气,腰就给扭了。

扭就扭了,已经出现了损失不可逆转,关键是如何最大限度的利用损失,达到目的。谭宗明想了想,觉得还是要对小赵医生加大力度。

那女的是谁来着,好像是个小明星吧,连他自己都记不住了。

谭宗明艰难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腰,疼的冷汗直流,果然吧,动歪心思就得遭报应。

小赵医生订的餐到了,看了看手表,跟值班的小护士打了声招呼,拎着饭菜就进了谭宗明的病房。

一打开饭盒,整个病房里都充斥着饭菜的香味,谭宗明看着穿着白大褂,一脸认真布置碗筷的赵启平,心里头跟喝了酒一样,醉醺醺,晕乎乎的。

“吃吧!”小赵医生把筷子塞到老谭的手里。

“夹不上来,手没劲。”老谭可怜巴巴的盯着赵启平。

“你还要不要脸了?”赵启平翻了个白眼。

“你还要不要我了!”

谭宗明委屈的瘪嘴,赵启平觉得医院这么小的地方,已经容不下这个放飞自我的男人了。

穿鞋的怕了光脚的,赵启平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青菜,伸到谭宗明嘴边,“来,张嘴啊,小、宝、宝!”

凌远忙活完听说谭宗明住院了,大发善心的打算过去看看,一推开门就是这样的场景,凌远觉得辣眼睛。

凌远僵硬了半天,才说“这是骨科,不是婴儿房。”,转身走了两步,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也不是宾馆。”,说完转身快步离去。

剩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吃过晚饭,赵启平去值班,谭宗明趴在病床上看股票。

半夜小赵医生和别人交接班之后,轻手轻脚的推开了谭宗明病房的门。

床头的一盏小灯,冒着暖黄的亮光。黑漆漆的病房被这盏小灯照亮,于是好像什么阴影魔障都近不了他们的身。

他自然知道这盏小灯是为谁留的,沉睡中谭宗明的
面容沉静安恬,他们一起爬过山,一起看过海,一起感受生,也一起见过死。

有什么好怕的呢。

赵启平笑笑,隔着虚空用手指描绘着谭宗明的轮廓,他突然有点理解谭宗明想要住在一起的执念。

不是想谈一次恋爱啊,是想谈一辈子恋爱。

谭宗明醒来,迷迷糊糊中看见小赵医生站在地中央,他被暖暖的黄光包裹住,谭宗明突然产生幻觉,他觉得赵启平周身长满了粗壮遒劲的藤蔓,这些藤蔓顺着这些熏黄的光线蔓延过来,把自己蚕茧一样的包裹住。

他们啊,在一起等待新生。

谭宗明努力往边上挪动了一下,掀开被子,拍了拍身侧,“过来啊。”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低低的声音在安静的病房里仍然振聋发聩。

赵启平脱了白大褂,飞快的钻进谭宗明的被子里。医院的床小,赵启平侧身躺着,和谭宗明面对面。

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的呼吸声搅在一起,赵启平恨恨的咬谭宗明的下巴,“谭宗明,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迷魂药了!”

谭总挑着嘴角笑,伸出胳膊搂住小赵医生。“你是医生啊,我还想问你是给我下了什么药?”

“医生也不能乱开药啊。”小赵医生反驳他。

“没乱开啊,我觉得你这就是对症下药。”谭宗明笑笑,用下巴蹭了蹭赵启平额头。

“肉麻。。。”赵启平嫌弃的撇嘴,然后又凑近了些,“等你好了,我就搬到你万恶的大别墅去。我要霸占小花园。”

谭宗明心里一震。特别悔恨为什么扭到的偏偏是腰。。。可惜了。。。

------------------------------------------

第二天小警察来看望老谭,带了一篮子水果,又担心谭宗明吃不完,就坐在病房里帮他吃。

真是人民的好警察。

“启平,听说你昨天手撕狐狸精了?怎么撕的?传授点经验呗。”小警察啃着苹果,忍不住八卦。

“就她那水平,根本就用不着撕。吓唬吓唬就完事了。”赵启平满不在乎的说着。

“怎么吓唬的啊?”

“哼”小赵医生冷笑一下,“也没什么,就是她问我,谭宗明什么时候能好啊?我说这可说不准了,没准以后都这样了。”

“……你这样不太符合医生的职业道德吧。。。”小警察黑线。

“我还没检查呢,当然说不准他的情况了,扭伤处理不当也可能瘫痪啊,实话实说而已。”

“然后那女的就这样走了?”小警察惊讶。

“怎么可能,我添了一句。”赵启平笑了笑。

“你添的什么?”

“我说听说谭总是个大善人,准备把钱款全部捐给慈善机构,遗嘱都写好了,我太感动了,一定好好给他治疗。”小赵医生舔舔嘴唇,笑的一脸得意。

小警察呆了半天,忍不住鼓起掌来。

果然,知识就是力量。










注:要考试了,大概会有一段时间不更文了。
于是赶紧赶出来一章桑榆,这章有点无聊。
最近不太有故事的灵感,大概是有点紧张。
谢谢各位支持,等我回来哈。(⺣◡⺣)♡






















































评论(100)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