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谭曲】何必曾相识 上

我又写谭曲了,是一个疗伤的梗。本来还想一发完,写着写着发觉大概不行😂。。。有点狗血,慎戳~he~



江边的风吹的有点凶了,谭宗明的车停在旁边,司机安分的待在车里等他。

上海冬天的风刮在脸上,凉的人打起激灵,谭宗明的酒醒的差不多了,站在霓虹灯喧嚣的什么似的江边发呆。

他失控的机会不太多,今天晚上算是用完了好几年的份。

他不看好魏渭,一眼看穿他某种程度上对自我的过度保护,某种程度上虚伪自私,精于算计。可是谭宗明说他一万个不好,最后做决定的还是安迪。

安迪有了男朋友,谭宗明一颗心像抹了烟灰,尘蒙蒙的。

酒桌应酬上先是破天荒的喝多了,失了分寸,又在黄浦江边像个傻子似的吹了大半天的风。谭宗明自嘲自己已经四十岁的人了,却还像毛头小子一样,搞失恋的把戏。

谭宗明搓了搓手,准备回去。临走前一个转身,看见不远处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

是个青年人,看不太清眉眼,谭宗明下意识觉得应该是温柔好看的。唯一被他清晰捕捉到的是,这个人风衣领子一边立起来,一边没有立起来,挡不了江边这么嚣张的风,徒增落拓的气质,尴尬的造型。

他迎着风,仰头喝着罐装啤酒,眼神放的很远,没有围围巾的脖颈露出来,谭宗明盯着他吞咽啤酒的喉结发呆。

喉结蛮好看的。

谭宗明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随即觉得自己今天离疯魔也差不许远了。

一个人在夜晚的江边,冷风就着冷啤酒,要说这个人没有寒心事,那想必是出了鬼。

其实出鬼的事情还在后头,谭宗明吩咐司机开车回去,然后鬼使神差的向青年走过去,莫名其妙的坐在了青年人的旁边。

他说不清楚为什么,大概是潜意识里觉得,既然大家都有伤心事,靠在一起能够取取暖。

青年人似乎吃惊了一小下,之后又淡定下来,一脸平静的问“是要抢劫吗?可是我没有钱。”接着又似乎想到什么自嘲的笑了一下。

“你肯定比我有钱。我现在是穷光蛋一个,没有工作,没有钱,什么都没有。”

谭宗明摇摇头,“不抢钱。想跟你要罐啤酒喝,谁说你什么都没有,这不是还有啤酒吗?”

青年愣了一下,然后嗤嗤的笑起来。“对呀,我还有这个。那好吧,见者有份。”

青年重新打开一罐啤酒,递给谭宗明。

谭宗明接过来,无意间碰到他冰凉的手指,皱了皱眉头。谭总自认为同情心过于泛滥的时候不太多,不然也不会在残酷的商场中立足,也不知是不是他今天实在心防脆弱,竟然有种想找个热水袋给这个青年暖暖手的冲动。

他其实挺想找个人倾诉的,毕竟安迪是他藏了多年的一个秘密,他跟身边的谁都不能说,默默幻想着时间能够有朝一日把友情熬成爱情。

商场翻云覆雨的时间久了,失败的滋味已经很久没尝过,如今这场战争,他确实输的一败涂地。

悲伤的灵魂比较容易理解和靠近另一个悲伤的灵魂吧?谭宗明是这么想的。

可他说不出来,也无从开口。只能两个人静静的坐着,靠在一起喝啤酒,最终也没人问起“你怎么了?”的话题。

萍水相逢,相互分享一段悲伤的情绪。不用开口说什么,反正不熟悉,因此可以肆意释放悲伤的气场。

青年先喝完,一用力,把手里的易拉罐捏变形,发出“咯啦咯啦”的刺耳声音,好像从中找到了乐趣,他又开始折磨之前喝光的几个罐子。

谭宗明觉得有趣,仰头喝光自己的,又学青年捏扁手里的罐子。破坏欲的满足,让人高兴。

两个大男人觉得自己和彼此都幼稚,相对着笑起来。

“怎么称呼?”谭宗明看向青年,内心肯定自己先前觉得这个人温柔好看的判断。

“我叫曲和。”青年人心情似乎也比之前要轻松了一点。

“谭宗明。”谭宗明诚心诚意的伸出手去。曲和略愣了一下,也伸出手去。

两双都冻地冷冰冰的手,礼节性的握在一起。谭宗明盯着曲和纤长的手指有点出神,还是觉得太凉了,得想方设法的让他暖和起来。

曲和收回来手,两个人默默相对无语。谭宗明指了指曲和还是只有一面立着领子,略显犹豫的说了句“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曲和却笑起来,这次要比之前的时候笑的都暖和。“那你觉得我是把这只立起来好,还是把另一只放下去好?”

曲和这语气其实是有点揶揄的,大概是觉得谭宗明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强迫症患者,又或者是什么处女座?

“我觉得放下去比较好。”谭宗明回答。

然后曲和就觉得自己脖子上一暖,低调的男士围巾正挂在自己脖子上,还带着没冷下去体温。他口中反驳的话硬生生憋在了嗓子里。

“这样就行。”谭宗明满意的笑起来,眼角的褶子就更明显了一点。

“你。。。”曲和不知道该不该接受这种好意,他确实觉得有点尴尬。

“我喝了你的啤酒,你连啤酒都没了。现在我把围巾给你,你就还有围巾。年轻人,哪里有山穷水尽的时候。”

谭宗明是过来人,摸爬滚打白手起家,遭受重创的时候也不少,还不都咬着牙撑过来了。

他说的语气很平淡,没有使用的词语听起来那么矫情,温柔的声调里透着一股子睿智。

曲和呆呆的看着围巾,心里头涌起一股奇异的热流。

他其实也没到一无所有的境地,那是夸张了点的。只是,他确实觉得自己已经走入了绝境,跟崔家决裂,让现实狠狠的打了梦想一巴掌,没有正经的乐团愿意得罪姓崔的,不会给他继续拉大提琴的工作。

曲和不知所措,鼻头有点酸。
被陌生人温暖到了的感觉,真的特别不错。

谭宗明拍拍他的肩,转身要走,又回过头去,皱着眉头说了句“你的手真的特别冰。”

他竟然在吐槽他。
告别的方式很特别,就像相遇一样。



谭宗明回去的时候觉得自己郁结在心的负面情绪散了很多,果然很多时候,有个人陪着总比自己一个人孤独的扛着要好一些吧。

随后又想想要是身边待着的是安迪的朋友曲筱绡那样性格的,还不如一个人待着呢。这么想想,谭总越发觉得曲和这个人挺好。

心里头有点后悔没有留个联系方式,又觉得只是个过客,没必要太过放在心上,随缘才最好。

谭宗明在床上翻了个身,转而又觉得,当时那种情况,要是留了联系方式,跟人家说一句“有了困难来找我”,指不定要被误会别有所图,一个搞不好,又或者曲和是个要强的人,误会自己是出于怜悯同情,要高高在上的赏给他什么,那可就坏了他这份清清白白的心意。

谭宗明心思沉,越想越混乱,好在他是懂得变通的人,索性不再去想,蒙上被子安心睡觉。

曲和绕了一大圈回到自己临时租的小屋,解下来谭宗明的围巾,盯着它出了好一回神。进屋拿出个透明的袋子,小心翼翼的放进去。

又打起精神,打开电脑,浏览起招聘网站。

(未完待续ing~)




注:丧心病狂的开了一个狗血的文,绝对狗血,请相信我!😂
脑洞来源于那句: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评论(2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