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泽绍

曾把日月抱怀中,也肯附身就清泥。

【全员古代au】琅琊山秘闻录 开篇

说明:脑洞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所以,也可能
刮的太快,就刮没了。😂
大概的内容就是,蔺靖在琅琊山的藏书阁里,发现了一卷秘闻录,里面的故事是从楼诚到各个衍生的各种故事,一卷讲其中一对。
蔺靖全篇承上启下。😂。

楔子

今儿又是晴朗的一天。

自从萧景琰辞了皇帝的职务,把已经算是井井有条的江山扔给萧庭生之后,跑到琅琊山住下,已经有大半年的光景。

蔺晨从那之后就觉得,琅琊阁少有不是晴天的日子了。

他这一生,大半的雨雪天已经在萧景琰没来琅琊阁之前过完了。

蔺晨捧着刚出炉的小点心,急急忙忙往萧景琰的房里跑。

白衣胜雪虽有绝世风流,奈何面上表情却十足像个幼稚的着急献宝的孩子。

小厮勤勤恳恳的清扫着小径,突然一阵邪风飘过来,影影绰绰中掠过一团白色的影子,地上就又平白无故多了一摊树叶。

小厮叹气,准备这就去找萧先生去告状。

曾经的琅琊阁少阁主终于变成了阁主,除了阁主,如今这里,又多了一位镇场子的萧先生。

毕竟,一个动不动就破坏卫生的阁主,需要一位敬业负责的“阁主管理员”。

如今的琅琊阁,阁主说话得听,萧先生说的话更要听。

阁主和萧先生起了争执,千万不要站阁主这边。他保准是第一个叛变投降的,站到萧先生那里去了之后,还要反过来质问你 ,“你凭什么欺负我的琰琰!”,真是信了你的邪!

前几天,阁主夜里不知怎么被萧先生从房间里赶了出来,硬生生的坐在门边睡了一夜。小厮半夜去劝他到别的房间先凑合一晚,阁主死活不走。第二天,小厮再来,看见依在门边睡的一脸满足的阁主,身上不知道被谁披上了薄被。

小厮摇摇头,觉得原来不怎么靠谱的老阁主,跟蔺晨一比,竟然让人觉得特别安心。

自从萧景琰来了以后,琅琊山上的大厨,就开始投入到不断的科研创新当中,伙食大改善项目的总负责人就是蔺晨。

萧先生的一日三餐,蔺阁主不仅亲自督促,还负责快递。

萧景琰自觉不到半年光景,身上就多了些肉。好在琅琊山风景奇秀,到处走走,总能碰到别出心裁的东西,不至于枯坐着静长肉。

有趣的地方,有趣的人,有趣的食物,有趣的生活。萧景琰半生戎马,如今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神仙一样,没有一样不合心意。

哦,可是,还有时时闯祸出幺蛾子的蔺晨。

萧景琰想到此,就想扶额,如今琅琊阁形成了有事就举报的良好风气。投诉对象只有一个,他们的蔺阁主。

小厮,仆人们,好像突然找到了能做主的青天大老爷,一言不合就去告蔺晨的状。

今天是蔺晨打碎了白玉碗,明天是蔺晨偷偷去鸽笼把鸽子拿出来,逗鸽子玩,要么是蔺晨去厨房偷点心吃,竟然还有人投诉他写废了太多张纸,造成浪费的。

萧景琰想着想着,笑出来。

山中岁月长,迷途不知返。
但和有情人,倚霞看微澜。

蔺晨匆匆忙忙端着刚出炉的点心,推开萧景琰的房门。

“景琰,快来吃点心。吃完了带你去个地方。”蔺晨三两步走到萧景琰面前,把点心盘子放下。

“去之前,你先解释一下,你上午在书房里翻翻找找大半天,把书房翻的乱七八糟,是要干什么?”萧景琰,星眉一竖,声音不怒自威。

蔺晨笑眯的,去拽萧景琰的手,挠挠他的掌心,笑的一脸神秘。“先吃饭,吃完了再告诉你。”

萧景琰默默的把手从蔺晨手里抽出来。

“嗯。记得自己翻乱的屋子自己收拾。”萧景琰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满意的点了点头。

“(꒦໊ྀʚ꒦໊ི ) 泪目,大爷的,又是谁打我小报告!”

---------------------------------------
吃了饭,蔺晨拽着萧景琰,往后山走。

日头虽然足,路上的树荫也多,两个人找阴凉地方走,倒也惬意。

萧景琰看着神神秘秘的蔺晨,心里不知不觉也好奇起来。

两个人走了大半天,终于在一座看起来有些老久的房子停下来。这里好像荒废了一段时间,四周的植物长势茂盛,把这座二层房子围在中午,别有一股阴沉肃杀之气。

萧景琰细细打量了一下,牌匾已经很旧,但笔力雄厚的盘亘着“藏书阁”三个大字。门上落着锁,锁上也积了厚厚的一层灰。

“我找了一上午,就是找这个。”蔺晨摊开手心,在他的掌中,静静的躺着一把钥匙。

“这里我好想从来没来过。”萧景琰皱了皱眉头。

“这里大部分的书我都搬到新藏书楼了,不太来这里。小时候,我倒是总来这里看书。”蔺晨一边说着,一边开了锁。

许久未打开的屋子,一打开,一股子浓浓的霉味扑鼻而来,呛得两个人直咳嗽。不过还好都不是娇惯之人,蔺晨拉着他进去,径直上了二楼。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萧景琰奇怪。环视四周,果然很多书架都空了,零星还有一些书籍安置在架子上,一派凋敝零落的景象。

“突然想起来,老爷子以前总是不允许我打开二楼的那个箱子。好奇心犯了,想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以前我只要一接近,我爹就用藤条抽我。”蔺晨一脸悲痛的说着,萧景琰听了却只想笑。

两个人上了二楼,果然发现墙角里的那口大箱子。

“你说我爹会不会藏了什么绝世珍宝啊?”蔺晨用袖子拂了拂箱子上的灰,暗运起内功,准备直接破坏锁头,一探究竟。

“你还缺钱吗?”萧景琰看他那么起劲,心里头好笑。

“所以我才不希望是什么珍宝呢,我觉得可能是我爹以前给哪个姑娘写的情书!”蔺晨一使劲,锁头落下来,又掀开箱子的顶盖,箱子里面倒真是码的整整齐齐的卷轴。

“呦,还真是情书啊?”蔺晨摸摸下巴。

萧景琰伸手从里面拿起一卷来,抖落开。

“琅琊山秘闻录。”

“哎呀,琅琊山还有我不知道的事?”蔺晨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夺过去往下看。

“卷一:海县县令和师爷不得不说的故事!”蔺晨翻了个白眼,接着念下去,“同进同出县令师爷配合默契治恶匪,相知相守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萧景琰沉默了一会儿。“可能只是第一章是这样,往后看看。”

蔺晨接着往后翻“卷二:风流商人俏郎中!妙手回春治身伤,情意绵绵医心病。。。”

萧景琰“……”

“我好像知道我爹为什么不让我看了。”

“没想到老阁主是这样的老阁主。。。”








所以,第一个故事,就是明县令和明师爷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评论(52)

热度(191)